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二十三章 香饽饽朱雀
    理所当然的,这也是鲁路修的算计或者说预案。

    他还清楚自己这位皇姐对同父同母的亲生妹妹的情感,那份情感几乎比得上鲁路修自己对娜娜莉的爱。

    那是一种极为矛盾的情感。

    一方面,希望给予她最周全的保护,修建一座童话般的城堡,让她无忧无虑地生活在里面,不会受到外界的纷扰,看不见世界的阴暗面,远离一切伤害。

    另一方面,又知道这其实并不现实,她总有一天会长大,会成年,会离开自己独立生活,所以又希望她能成长起来,成长得比自己还要优秀,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心的放手。

    正是这份矛盾的情感,导致了柯内莉亚看上去有些矛盾的做法。

    先是保护过度,后是干脆放手。

    来到动乱的十一区,却总让妹妹待在安全的大后方,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会把这里打扫干净,再交给她来治理。

    知道有鲁路修的打算后,又干脆地选择放手。

    如果不是鲁路修同样是个终极的妹控,还真不一定能理解柯内莉亚的想法。

    理解之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所长,我想请你作为赌局的见证人。”

    听到柯内莉亚的回答,鲁路修转身看向袁满。

    后者确认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真的有把握吗?我可不想你搞砸了。”

    “请所长放心。”鲁路修笃定地答道,“不要忘了,我在总督府也有棋子。之后的战术构想也已经完成,包括应对修奈泽尔的策略,V.V.的策略,圆桌骑士的策略,甚至布里塔尼亚全面进攻的策略。”

    “你最近这么忙还有时间做这些,真是服了。”

    尽管已经尽力高估鲁路修的智力,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这已经不是看三步,而是看到十步百步了吧。就算有“先知先觉”的优势,也未免太夸张了些。

    当然,鲁路修的智力越夸张,袁满就越高兴。等他解决了这个世界的事情,专心为事务所服务之时,袁满大概就可以学齐桓公,遇事不决鲁路修了。

    “既然你有把握,那我这就拟定一份契约,由双方签署确认,用事务所,也就是我的能力强制保证实施。”

    接了几次委托,发了几张雇佣合同,袁满对于契约的掌控越发熟练,不到一分钟就将赌约发动到了两人的大脑内。

    “我最后提醒两位一句,一旦签署,就无法反悔,你们想清楚了。”

    “我很早就想清楚了。”鲁路修毫不犹豫,选择确认。

    倒是一直以强悍果断形象示人的柯内莉亚有些犹豫:“不行,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万一发生了我来不及反应的事情……”

    “皇姐,你可真是……不,其实我没资格说你。”

    鲁路修本能地想要吐槽,却又想起同为妹控的立场,及时止住。

    “我已经说了,我在政府里安插了棋子。而且尤菲也不是没有属意的骑士……”

    “等等,属意的骑士,我怎么不知道?”

    “尤菲不是小孩子了,有点自己的小想法很正常。”

    “唔……”

    柯内莉亚越听越不自在。

    老巢被人渗透不算什么,毕竟这是战争常用的手段。

    鲁路修对尤菲米娅的信心与了解居然比自己这个当姐姐的还深,这也不算什么。

    毕竟鲁路修也是尤菲的哥哥,而且从小就和他亲近。小时候还和娜娜莉两个人为了争夺谁当鲁路修的新娘而吵过架。

    但这个属意的骑士又是怎么回事?自己还算不算尤菲最亲的人?

    不行,非得弄清楚不可。

    “是谁?”

    “那个人你也认识,就是之前在红莲二式手中救了你的那个人。”鲁路修毫不犹豫地把人给卖了。

    “红莲二式,是那台红色的Knightmare,救了我的人——是枢木少尉?这,怎么可能?”

    看着柯内莉亚惊愕的表情,鲁路修有些坏心眼地笑了起来,他就是想看到这个表情才故意说出来的。

    “为什么不可能?皇姐,你还记得么,你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尤菲有偷溜出去过。”

    “这你都知道?”

    “如果我不知道,又怎么能把皇姐请到这里?”

    “也对。”

    想想确实如此。

    战斗未开,情报先行的道理,她这位女武神再清楚不过。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尤菲晚上自己回来了,问她她只是说随便走了走,到处看看。”

    “这就是保护过度的坏处了,容易让人产生逆反心里,尤其是在这个年纪。”鲁路修半是调侃,半是提醒。

    “我以后会注意的,比起这个,那天——”

    “那天正好也是枢木朱雀被释放的日子,从总督府办完手续离开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出走的尤菲,就这么当了她一天的骑士。”

    “我想起来了,尤菲好像帮枢木办过调动手续,原来是为了这个……”

    因为当时枢木朱雀还是一等兵,所以柯内莉亚根本就没当回事。

    “这一次枢木来救我……”

    “也是因为尤菲的命令,她知道朱雀的实力,本身对Numbers(指布里塔尼亚人对殖民地居民的统称,日本是十一,中东是十八)也没有偏见。如果没有所长他们帮我,我的处境就危险了。”

    确实很险,都逼C.C.开Code了——袁满在心中吐槽的同时,也暗暗有些庆幸。

    因为这一次,正是鲁路修和C.C.羁绊加深的关键,鲁路修在这里看到了C.C.的记忆,知道了C.C.的真名,C.C.真正意义上敞开心扉。

    不过现在,都因为事务所的介入而不复存在。

    袁满的心声柯内莉亚自然是听不到,她正在纠结枢木朱雀的问题。她不明白,为什么尤菲还有鲁路修会对这个战败国的士兵这么看重,难道——

    “你称呼他朱雀,他也是你的人?”

    “目前还不是。”鲁路修摇头,“我正在努力让他成为我的助力。”

    “你们——”

    “是朋友啊,我和娜娜莉被送到日本后唯一的朋友。老实说,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打算让他成为娜娜莉的骑士。”

    微笑着解释的同时,鲁路修在心中暗中发誓。

    朱雀,这一次你我一定不会再敌对,一定不会再走那么多的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