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十八章 姐弟再会
    “不用了,我不渴。”

    柯内莉娅摇了摇头,拒绝道。

    “是真的不渴,还是怕我在水里加东西?”袁满扭过头,似笑非笑地问。

    柯内莉娅哼了一声,意思非常明显,既然知道还问。

    袁满也不生气,不急不忙地解释道:

    “不随便吃敌人给的东西,这是基本的常识,你会这么做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不过你忽略了一点,所谓常识是针对正常的情况,现在你遭遇的情况明显是超常的,你的常识里总不会有被荆棘之树挤爆的Knightmare吧。”

    “这......确实没有。”柯内莉娅不得不承认。她跨越了那么多战场,经历了数不清的战斗,中华联邦,eu,世界有实力的军队都打过交道,还没遇到过这种异常状况,以至于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见柯内莉娅有点动摇,袁满继续说道:“既然我能操纵树木,还能操纵空间,为什么就不能直接读心或者直接把某些不太好的东西注入你的身体?你觉得我真想对你做什么,你能挡得住?别忘了,我不仅没有把你绑起来,连你的手枪都没有收走。”

    “......”

    柯内莉娅活动了下手指,感受着粗糙的枪柄和手掌摩挲的熟悉感触,最终点了点头,认可袁满的说法。

    “你是对的。”

    “所以,你就不要执着于常识了,我真要对你做什么会直说的。”

    “那么红茶,谢谢。”

    “oK。”

    袁满拿起红茶罐和茶具,熟练地操作起来。和C.C.生活了那么久,泡红茶的手法早已烂熟于胸。

    不多时,两杯正统不列颠风味的红茶新鲜上桌。

    “对于红茶我还是有点自信的,请皇女殿下品评。”

    可能是相信了袁满的话语,也可能是意识到敌我之间的巨大差距,柯内莉娅没有一开始的处处戒备,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给出评价:“不错。”

    “不错就好。”袁满颇为满足。

    自从和随C.C.学习泡茶,还是第一次泡给C.C.之外的行家喝,难免有点忐忑。

    既然皇女都说不错了,那肯定是真的不错。

    尽管柯内莉娅的评价还有后文:“不如尤菲泡的。”

    但这对袁满构不成影响:“这很正常,我是前不久才开始正式学泡红茶,如果能超越尤菲米娅殿下,那我就可以考虑改行了。”

    一边说,袁满也端起茶杯小口啜饮,随意的姿态让柯内莉娅又是一愣。

    “你……不戴面具了?”

    既然是喝茶,自然是要摘下面具的,又不是专门为鲁路修定做的可拆卸的版本。这就是在贫民区里花了几千日元买的劣质产品而已。

    “不戴了。”袁满不仅把面具丢了,斗篷也一并丢弃,“那是在外面隐藏身份用的,到这里就没必要了。”

    “!”

    听到这句话的柯内莉娅瞳孔一缩。对面这么说,意味着他有绝对的自信自己跑不了,同时也说明对方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柯内莉娅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明显有着东方特征的男人。原以为他是打算用自己来威胁十一区政府,达成政治或者军事上的目的。

    仔细一想却发现根本没这个必要,以他的能力,别说解放十一区,直接推翻布里塔尼亚也不是不可能。

    只要从上到下,一层一层去搞斩首行动,要不了多久布里塔尼亚的政体就会大乱,现有的警备体系根本不可能挡住这种瞬移式的暗杀。

    相比之下,区区一个第二皇女又算得了什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对于柯内莉娅的疑惑,袁满只是呵呵地笑了:“我?我没目的啊。非要说有,就是想近距离看看你这位名满天下的战场女神。剩下的就和我没关系了,我就是受人之托,一定要把你活着带到这里,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

    “受人之托?那个人是谁?”柯内莉娅直截了当地问。

    “那个人你也见过,老相识了,身份容我卖个关子,马上就会见到的——这壶茶可不单只是为你泡的,耐心等待就行了。对了,还有利用这段时间尽可能调整自己的心态,因为接下来你要接触的东西会完全颠覆你的三观。”

    “比你的特异功能还要颠覆?”

    “当然,因为那甚至可以否定你过往的人生。”

    “......“柯内莉娅没有再说话,但她的眼神里却透出了明显好奇。

    又过了几分钟,袁满从沙发上站起来,像是在和什么人对话似的小声道:

    “哦?已经准备好了吗?这么快?”

    “原来如此,没有和‘黑之骑士团’汇合,直接去的研究所。”

    “确实,失去柯内莉娅的政府军已经陷入混乱,想走不难,不管是‘黑之骑士团’还是‘日本解放战线’。”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来接你们。”

    说完,袁满直接从原地消失,十秒钟后又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两个同样身穿黑面具黑斗篷的人。

    一个明显和袁满类似的山寨版,传送刚一结束她就摘下了脸上的面具,让一头颜色特异的长发披散下来。

    另一个则是要精致许多,和柯内莉娅研究过无数次的视频非常相似。

    结合袁满刚才提到的“黑之骑士团”,柯内莉娅瞬间明白了此人的身份。

    “zero?”

    “正是。”zero点头回应,“这种见面方式还是第一次吧。”

    “是啊。是你的胜利,zero。”

    柯内莉娅的脸上难掩失落,半小时前她还在盘算如何从zero身上找回这一局,没想到很快就沦为了他的阶下囚,甚至连报复回来的机会都不一定有,等待她的只有完全未知的命运。

    出乎她意料的是,那个zero,被她认定为激情犯罪者的zero居然平静地摇了摇头。

    “不是,你错了,我离胜利还很遥远。而我说的见面方式也不是胜利者对失败者,单纯是指用zero的身份面对你——”

    说到这里,zero伸出手,打开了面具的锁扣,缓缓摘下,刻意伪装的声线也随之恢复正常。

    “八年没见了吧,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