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十三章 (差点)杀死带土的忍术
    由于鲁路修刻意的手下留情,柯内莉娅的gloucester还留着一只手臂。

    虽然战斗力有所下降,比鲁路修还是要强出不少。

    怎么说柯内莉亚也是布里塔尼亚首屈一指的驾驶员,卡莲的红莲二式倒也罢了,只凭一台连gloucester都比不上的无赖实在很难与她匹敌。

    更何况鲁路修也没和她战斗的打算。

    “……撤退,撤退,全部撤退!”

    “啊……?”

    “没时间了,再这样下去就会变成消耗战,在不列颠军重整完毕前撤退!”

    鲁路修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驾驶座驾无赖离去。

    既然卡莲和朱雀的结局毫无变化,那么之后的事情也该差不多才对。

    “所长,轮到你们出场了了。”

    “收到。”

    看戏看了很久的袁满伸了个懒腰,一扫先前的懒散,一一接通各位雇员的精神链接。

    “带土,你跟着鲁路修,担当他的护卫。”

    “包在我身上。”

    “卡卡西,你盯着枢木朱雀,就是那台白色的机甲,找个机会把他困住,最好像卡莲那样掉到山下去。”

    “任务了解。”虽然没见过卡莲,但一句掉到山下已经足够卡卡西做出判断。

    “琳,你继续在原地待命,随时做好出现意外的急救准备。”

    “明白。”有野原琳这位专业的医疗忍者在,就是安心。

    “C.C.,监视和火力支援就拜托你了。”

    C.C.没说话,轻轻地一挥手,示意袁满赶紧走,别在这碍眼。

    “那么,久违地来大闹一场吧。”

    袁满咧嘴一笑,烙印在身体里的记忆随着查克拉的流传而复苏。

    下一个瞬间,他的身体如同大雁般跃起,每一次落下都在五、六米开外,赫然是忍者必修的——林间移动。

    仗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和强悍的身体素质,最多一分钟,袁满就能从山腰赶到柯内莉亚所在的谷地。

    ……

    朱雀没有去追跌落谷底的红莲二式。

    自己不是为了与强敌战斗而来到这里的。

    虽然VARiS的攻击挡下,但那架Knightmare已经遭遇到了失去右臂的重创,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zero和无赖也没了踪影。

    Lancelot调转方向,来到柯内莉娅身边——保护总督,这才是自己从尤菲米娅那里得来的任务。

    走近一看,断了一臂的gloucester像是用尽了力气一样跪倒在地。

    “总督!您——”

    柯内莉亚没有给朱雀提问的机会,直截了当地下令:“去追zeRo!”

    “是,可您——”

    “只是能量用完了。快去!”

    “是!”

    Lancelot动力全开。它跳跃般行进着,将充满了各种各样感情和思绪的战场抛在了脑后。

    身为第七世代Knightmare,Lancelot的移动速度差不多是无赖的两倍。

    就算无赖已经先跑了一分多钟,Lancelot要追上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拖过显示器捕捉留在地面的车轮印,朱雀轻而易举地判断出了无赖离去的方向,同时让Lancelot的负重轮与地面的印痕相互重合,用这种最省力的方式进行追踪。

    最多再过两分钟,自己就能追上“黑之骑士团”的首脑。

    接下来,只需要将他活捉,就可以为这场战斗划上句点。

    不,不止是这场战斗,还有十一区的和平。

    老实说,朱雀对正体不明的zero并没有恶感,相反还有抱有一份谢意。没有他公开的资料,自己可能已经被当做谋杀前总督的罪人被处死了。

    不过个人的好感与谢意不能与原则性的立场问题相提并论。

    zero的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也确实做了很多的好事,但他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他的手段本身就是违背法律,违背现行的秩序。

    因为秩序才能有和平,因为秩序才会有安稳,他的行为或许伸张了正义,却会带来更大的动乱。

    所以,他必须要抓住zero,终结这一切。

    “嗯,已经能够听到无赖引擎的声音,就让一切的连锁在这里结束吧。”

    朱雀这么对自己说着,一口气将引擎的出力调到最高。

    突然,Lancelot脚下的地面陷了下去。

    不是因为引擎出力过大,地面不堪负荷,而是与红莲二式一样的,更加糟糕的坍方。

    “不好!怎么会在这种时候!”

    朱雀表情瞬间一黑,双手爆发出最大的速度,在控制台上飞快操作。

    下落中的Lancelot以一个不可思议地角度翻身,胸口的两枚“毒矛”激射而出,钉入山岩,以此来固定自己的位置。

    然而,附近的地理解构意外的脆弱,“毒矛”直接击碎了附近的山体,根本无法固定。

    驾驶舱里的朱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机体不断坠落,与近在咫尺的zero失之交臂。

    Lancelot失足坠落后,一道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塌方的边沿。

    接着,他身形闪动,以惊人的速度追上了依旧在奔驰的无赖,被面罩遮住的嘴巴淡定地突出八个字。

    “目标坠落,任务完成。”

    “辛苦了。”鲁路修闻言立刻踩下制动,让无赖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名黑发黑眸的少年从路边钻了出来,大声质问。

    “卡卡西,你这家伙刚才用的是什么忍术?”

    “土遁·岩宿崩。”

    “我就知道!你,你,你居然学会了这个杀死我的忍术,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这不是没死嘛。”卡卡西翻了个白眼。

    “没死也不行,你这家伙是不是盼着我死,是不是,是不是!”

    少年激动地拽着卡卡西的衣领来回乱晃,卡卡西忍无可忍,一拳把前者放翻,转身就走,酷酷地丢下一句:

    “无聊!”

    “你这家伙别走!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少年一骨碌从地上爬起,紧追不放。

    留下鲁路修一个人在无赖里叹息。

    这两名少年忍者实力足够,也不像大蛇丸那样精明,确实是非常好用的下属。

    只是性格嘛……一个智商够却毒舌冷漠,另一个倒是够开朗可惜头脑简单。

    如果不是还有野原琳这个正常案例,鲁路修会认为那个世界的每个忍者都是奇葩。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黑之骑士团”里的奇葩也不少。

    软弱无主见的扇要,比带土还蠢的玉城,还有认死理的卡莲。

    唉,各家都有各家的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