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九十四章 阿飞和袁满
    咦?

    是不是忘了什么人?

    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带土、野原琳是一组没错,但袁满还签了一个新雇员,某个和吴京饰演的成名角色同名的涡卷白绝,阿飞!

    虽然是计划外的,但怎么说都是正式签约过的。而且战斗力仅在大蛇丸之下,稳坐事务所第二把交椅。

    绝对没有夸张。在原著中,他辅助带土杀掉了让卡卡西和琳陷入苦战的雾忍暗部。更在第四次忍界大战中控制大和(天藏)阻挡忍者联军的步伐,实力极为强悍。

    袁满愿意雇佣阿飞,也有这方面的考量,毕竟事务所还是很缺乏战斗力,尤其是高端战力。

    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阿飞没有参加大蛇丸的训练课程。这种对于中忍和精英上忍的课程,对他这位从辉夜年代一直存活至今的老怪物来说的用处并不大。

    阿飞目前的职务其实是袁满的教官。

    没错,训练袁满。

    仔细想想不难发现,整个事务所内就属他和袁满最像。

    都融合了木遁细胞,但不像带土那样掺杂了宇智波的写轮眼体系,也不像大蛇丸那样融合了包括白蛇因子之类其他的东西。

    他的技能基本都是基于木遁细胞所施展的木遁。

    更重要的是他拥有一个其他人都不具备的能力——附体,像一件衣服那样穿在他人的身上,以增强被附身者的力量,行动力等等。

    附在同样拥有木遁细胞的个体身上,还能一定程度上形成共感,帮助被附体者使用他所拥有的忍术。

    这对于袁满来说简直就是开挂。

    别忘了,袁满的适应力是被动向,附体在某种程度上也属于被动,两者搭配绝对是天打雷劈一般的合拍。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袁满在跟着大蛇丸学习的时候各种出丑丢人跟不上,到最后大蛇丸都不让他和另外三人一起上课,免得拖慢教学进度。

    但有了阿飞这一强力外挂后,袁满的训练课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查卡拉的认知有误解?

    没关系,阿飞附身共感告诉你怎么凝聚,怎么流转。

    忍术学不会?

    没关系,阿飞附身辅助你施展忍术,让你切身体会忍术使用的每一个步骤。

    哪怕是水上行走,树上行走,身体机能强化这种对控制力要求极高的技巧,阿飞一样可以带你体会。

    就连白绝招牌的遁地隐匿,阿飞都可以带着你一起。

    简直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呸,打架战斗,必备辅助啊。

    这里必须要实名点赞一波阿飞,他说白绝没什么人权,接到命令必须执行的确是实话实说。

    不管是袁满还是带土,只要开口拜托他什么事,他就没拒绝过,哪怕再有怨言——仿佛身体和语言是不相干的两个系统。

    阿飞这么给力,袁满也没有再丢脸下去,他的适应力终于得到了发挥的余地。

    基础技能,一遍记忆,两遍上手,三遍就能施展出来。

    复杂一些的术式也不过是多体验几次,很快就能把握其中的关键。

    就像是一张复写纸,只要在上面写过的东西就能很快复印并记录下来——这或许就是袁满适应能力的精髓。

    当然了,也只是复写到能够使用的程度。如何在实战中运用,如何真正化为自己掌控的力量就不是阿飞能够带来的。

    他能做到的终究只是身体上的共感,而非经验上的传递。

    即便如此,袁满的实力也像是坐了火箭,一天一个飞跃。如果不是高等级的忍术和技巧需要将低等级的技法熟练掌握后才能继续学习,袁满此刻已经将阿飞的技能“榨干了”。

    毕竟忍术就那么多种,阿飞又不是猿飞日斩(三代火影)或者未来的卡卡西那样走广博路子的忍者,忍术储备也就两位数。

    感受到了实力飞速提升的愉悦,尤其是大蛇丸看到自己用出“木遁·扦插之术”时惊愕的目光,袁满心里一阵飘飘然,对阿飞的好感度也是直线提高。

    “要不你以后就跟我组队吧,我们绝对可以成为非常好的搭档。”在一次从大蛇丸的研究所回归后,袁满对附在自己身上阿飞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对此,阿飞表示认同,“但是,很遗憾,我必须要拒绝你。”

    “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袁满也不生气。

    “不是,你做的很好,按照你说的‘同步率’,我和你是最高的。”

    “那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的拍档已经决定了啊。”

    “带土?”袁满心领神会,“又是因为斑或者是本体的命令?”

    “是啊。”阿飞坦然承认,“对我们来说,那才是绝对的。就算违背契约我下一秒就会死,但只要有本体的命令,我还是会去做,我们这些分体一开始就是这么被设定的。”

    “我就知道。”

    袁满并不觉得意外。他在签下契约的时候就决定了,除非白绝本体、黑绝、斑都被干掉,否则他绝不会放阿飞回去,因为一旦回去,阿飞就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对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没有接到任何强制的命令,你会怎么选择呢?”

    “这个啊……”阿飞一边思考,一边慢慢解除附体,从袁满的身体上脱离,“还是会选择带土吧。”

    “哦,理由呢?”老实说,这一回袁满是有点受打击了,我们这个高的同步率居然比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小屁孩?

    “第一,带土的同步率本来就不低,学习东西的速度不比你慢。”

    这个理由不意外。虽然带土一开始是和鸣人类似的不擅长学习的形象出现,但那只是没有找准方法。看他黑化后,才过了两年就成长到能和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过招,并成功把水门坑死的程度,可见他的天资绝不会比卡卡西逊色。

    “第二,他和你不一样,他有什么都会表现出来,你心里藏了很多事情。”

    这么说其实还是轻的,真正的关键应该是带土待人真诚,对阿飞毫无保留,而袁满却还因为白绝的出身留了一份戒心。或许表面上看,两边都很亲切,但对于白绝这样能够直接进行思感交流的,肯定是能感觉到到差异的。

    之所以会用这种说法,大概是因为阿飞和带土一样,也输入天然类型的,脑子里缺根筋没法很好地把本质表达出来。

    “……”

    听到这样的评价,袁满只能认输。

    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丧琳之痛”的带土,能够毫无保留地为人付出。

    他已经是成年人了,不再是天真少年,习惯了保留一份最低限度的戒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从小就是听着这样的话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