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九章 木遁·扦插之术
    一声敕令,一个法诀,剑去剑来。

    这是传说中的剑仙手段,早在中华古代的“三言二拍”中就有此类描写。

    不过这里就是随便吐个槽,如果真是剑仙的手段,袁满的胸口早就开了个大洞,哪还有心思吐槽?

    这剑光虽然夺目,速度却算不上太快,没有超出袁满的应对范围。

    就在他准备控制肌肉,强化防御将这一剑硬挡下来的时候,有人先一步迎了上去。

    是旗木卡卡西,他手持苦无,随手一挑便将“飞剑”挑开,随后扭头:

    “所长,你——不好!!!”

    话才起了个头,异变又起。

    几人头顶的空气不正常的流动,一道称得上巨大的黑影从上方落下,将一行人全部笼罩在内。

    好在下方的五人都不弱,带土的动作最快。

    只见他一脚用力踩踏地面,同时开口说道:

    “我来,卷——阿飞,帮我。”

    “没问题。”

    下一个瞬间,带土腾空而起。

    阿飞的身体跟着拉长,如同铠甲一般包裹在带土的手臂上,合成一只巨大的手臂。

    “给我滚开!”

    在“天地组合”共同的咆哮中,黑影下落的轨迹发生了偏移,与带土一前一后落在两侧。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看清楚黑影的正体。

    那是一只成年黑熊大小的猛兽,不过表皮不是黑色的,而是不正常的白,但不是北极熊那种纯白,而是不健康的惨白。表皮之上没有毛发,反倒是有几根尖刺从皮下刺出,看上去有些狰狞恐怖。

    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猛兽被落在地上后,双眼发红,嗷嗷直叫,气势汹汹地一路狂奔,目标赫然是破坏它好事的带土。

    “还敢来?”带土一咧嘴,不甘示弱地发起反冲锋,“阿飞,一起上。”

    “了解。”

    话音未落,阿飞整个人都披在了带土的身上,提高带土身体能力的同时也不忘提醒。

    “小心一点,那个东西给我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没关系,在这里的可不止我们两个。”带土毫不担心。

    木叶村的忍者平时都是以三人为一个小队展开行动,有琳,有卡卡西,带土自信空前。更何况他还想着在琳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让他看到自己的实力!

    “接招吧,怪物!”

    下一秒,被阿飞强化过的拳头,比熊掌还大的爪子互不相让地碰撞在一起。

    相互倾轧的巨大力量,刹那之间摧毁了脚下的地砖,裂缝顺着缝隙向外蔓延,在地面上留下一张不规则的蛛网。

    “这个异世界的怪物有点厉害啊。”保持着角力姿势的带土小声咕哝。

    “好像不是异世界的怪物,而是——小心!”

    阿飞声音里流露出些许的疑惑,他还没说完,怪物的身上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原本固定在背后的骨刺突然生长,如同一把把利枪朝着带土刺了过来。

    骨刺的生长速度不快,带土还有时间大叫。

    “这是什么啊啊啊!”

    吓了一跳的少年正准备撤力后退,却被阿飞阻止。

    “不需要,回想起之前的感觉,这种攻击你可以应付。”

    “之前?啊,你是说那个啊。”

    带土很快反应过来。这里的之前,其实是袁满阻止带土前进时,带土下意识地发动的攻击。

    记得好像是顺着查克拉自然流动,让身体的某些部位像植物一样生长?

    回想的瞬间,查克拉开始流转,由木遁细胞重塑的身体不断活性化,最终化作出了与人类不同形式的生命——树枝。

    树枝以带土的身体为主体,不断生长,以类似与骨刺的形式向外蔓延。

    “木遁·扦插之术!”

    阿飞将忍术的名字告知带土下一秒,带土创造出的树枝抵住了不断蔓延的骨刺。

    虽然树枝只有手指粗细,却拥有着超越金属的强度,就算是怪兽的骨刺也无法刺破。

    于是一人一怪兽又一次陷入僵持。

    “喔喔,这不是做的挺不错的嘛。”

    领悟了新的忍术,带土信心大振,正准备一鼓作气地将怪兽干掉。

    就在这时,刀光一闪,精准地从后颈切入,将怪兽的整个脑袋都切了下来。

    没了头颅,怪兽顿时失去了行动力,巨大的身体摇晃着倒在地上,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画上了休止符。

    带土不高兴了。他出力最多,最后却被抢了击杀。

    “卡卡西,我说了我能对付。”

    “我知道。”利用僵持的机会,以家传刀法抢下人头的卡卡西面无表情地说道,“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我们正处于未知的环境中,必须尽可能保存战斗力,以防遇到突发状况。”

    “你是对的。”带土不得不承认,侧头看向袁满,“所长,这是怎么回事?你没说过有战斗啊。”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还想问呢。”袁满摊开双手,“喂,你们谁来给我个解释啊,我刚才差点被穿心,很危险的知道不?”

    “我来,我来。”

    元气满满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位黑色长发的少女小跑着靠近,刚才提醒的声音也是她。

    “我们正在进行实战训练,不知道所长哥哥回来。”

    黑色长发,会这么称呼袁满的少女只有一位,优纪,绀野木绵季。

    “木棉季?你怎么——你能离开无菌病房了?”

    “嗯嗯,可以了哦。”少女兴奋地晃着脑袋,“不过不能离开太长时间,每天只能有两个小时。”

    “木棉季小姐的免疫系统再造工程已经完成,身体里旧有的并发症也有了明显的好转,医生说她可以试着接触正常的生活环境。”

    白色的身影一闪,一身女仆装的筱崎咲世子来到在木棉季的身边。

    “原来如此。”

    袁满微微点头。很简单的道理,人类生活的环境中充斥着各种病菌微生物,只有适应了这些才能称得上恢复健康。

    “不过进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不是说最少需要三个月吗?”

    “还是让我来解释吧。”

    又有人走了过来,一身白大褂,蛇一般的男人,大蛇丸。

    他的身边还跟着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娜娜莉,对着袁满行淑女的礼节。

    “贵安,袁满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