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八十二章 白痴带土
    “卡卡西的问题牵扯得比较多,先放一放,从带土开始——没问题吧。”

    对于袁满的安排,卡卡西并无异议。

    “没问题,他容易激动,也等不来这么久。”

    “谁容易激动了啊。”带土抗议道。

    “谁接话谁是,你这表现不是激动是什么?”

    卡卡西淡淡地回了一句,说得带土哑口无言,只能选择强行转移话题。

    “袁满所长,你说斑是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我不相信。”

    “不相信很正常,如果你一下子就信了,我反而会觉得有问题。”

    袁满不慌不忙地摆了摆手,顺带喝了口茶润润喉咙。

    “我问你,你今年多大年纪?”

    “十三岁。”

    “宇智波斑呢?”

    “没查过,不知道,应该有八、九十岁,也有可能更多。”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一位吃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的长者——”

    “——我不喜欢吃米饭,比我吃得多很正常。”带土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袁满简直无语:“我是在比喻,比喻懂么!听不懂我换一个,这么一位年纪有你8、9倍的长者,如果诚心想骗你这个毛没长齐的小孩子——”

    “——我不是小孩子!”

    带土又一次打断袁满的话,并让后者认识到这确实是漩涡鸣人的翻版,逗逼程度也是。

    “你——还想不想知道真相?”

    “想。”

    “那就先别说话,听我说!”

    “哦。”

    “我刚才说哪了?”

    “小孩子。”卡卡西提醒道。

    “对,小孩子。宇智波斑这样的人物如果真的想欺骗你,你觉得你能看出破绽?”

    “……”带土沉默。

    “问你话呢。”

    “不是你不让我说的嘛。”

    “你——”

    袁满好久没尝过这种被熊孩子折腾的滋味了,有时候真想把带土打一顿,但现在不是时候。

    “问你话,你就回答。”

    带土哦了一声:“我应该看不出来,除非他故意留下破绽。但这只是你的猜测,我没有办法相信你。因为我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怀疑你,而且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长。我需要确实的证据。”

    “证据我当然有。首先,你不觉得白绝煽动你从地下出去的时机太巧合了一点么?”

    在卡卡西、琳、带土三人交流的时候,袁满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并成功找到了答案。

    “他们既然知道卡卡西和琳对于你的重要性,为什么不先把两人救下来?别说没有那个能力,白绝怎么说也是用柱间细胞制造出的生命体,基本战斗力并不差。”

    “退一步说,就算正面打不过,也可以直接把人拖入地下带走。白绝有着能和大地融为一体的特殊能力,一般忍者根本无法察觉——这些问题,你能解释吗?白绝先生。”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直都嘻嘻哈哈,话唠无比的涡卷白绝男的正经一回。

    袁满反倒面带微笑:“我已经说过了,超次元事务所所长,袁满。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不想被怀疑的话。”

    “回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话唠型白绝这么说着,“出去的人又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袁满眼神一闪:“不是吧,你们不是同一个原型诞生出来的分体吗?能够直接进行思维共享。”

    “那也要对方主动共享才行,就算都是白绝,我们也是不同的个体,有着不同的思维和性格。”

    “哦,还有这种解释啊,好吧,姑且算你说的是对的。”因为这种事袁满无法查证。

    “如果你非要知道,那就放我出去,我直接问他。”

    “你觉得可能吗?”袁满反问,“你也应该发现了吧,在这里你无法和其他人取得联系——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把消息传递给宇智波斑。”

    “这样的话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我不知道斑大人还有其他人的事。”

    “好吧,既然你坚持。”袁满也不纠结,“如果我问你为什么会知道波风水门的动向,你是不是也会说是听卡卡西和琳说的?”

    “也可能是雾忍说的,具体我记不清了,我就听到一句。”涡卷白绝真就这么说了。

    “哼哼,这么近的事情都记不清了,还怎么探听情报。”

    “因为我当时很着急,急着通知带土。”

    好理由,够无耻,不愧是后来黑化带土最好的搭档——袁满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也不会读心术,更不懂拷问。虽然也不是不能去请这方面的专家,但这么得到答案,带土心里肯定会有抵触。”

    “是的,他帮了我很多,我不希望你这么对待他。”带土点头,此时的他依旧是阳光少年。

    “白痴。”卡卡西小声骂了一句。通过刚才的对话,他基本相信袁满说得是真的。

    “骂人的人才是白痴。”带土不甘示弱。

    “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听袁满所长说话。”琳继续调停。

    “没关系,有时候吵架也是感情好的表现。我知道你们下一句一定是——谁和他感情好!”

    一句话顿时噎得两人说不出来,袁满也得以继续说下去。

    “白绝不承认没关系,我也没觉得他会这么容易承认,不然不会得到斑的信任。我还有其他的证据,决定性的证据。带土,你知道琳为什么非要往卡卡西的‘雷切’上撞,而不是选择自杀?”

    一个人只要想死,有太多太多的方法,为什么非要选择让同伴承受杀死自己的罪孽,这一最沉重的方法?

    “这……是不是因为她怕疼,自己下不了手?”

    带土这一不过大脑的答案,连一向好脾气的琳都受不了了,给出了和卡卡西一样的评价。

    “白痴!”

    被暗恋的人骂了,带土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慌得不行,“琳,我错了,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哼。”琳把头一扭,不去理他。

    带土更慌了,急得汗都下来了。卡卡西看不下去,出声说道:

    “如果我的分析没有错误,应该是被特殊的术式限制住了,所以她无法自杀。”

    “回答正确。”袁满说着将目光稍稍偏移,“同样的限制,带土身上也有。”

    “纳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