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七十七章 宇智波闰土
    话痨,毫无疑问的话痨。

    袁满不说话,他就一直说,叨叨叨个没完。

    从诞生方式到存活方式,从进食到排泄,从分裂体之间的互通有无,再到各种技能,完全不带停顿,偏偏语速极快,就像又一千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嗡嗡,搞得人心烦意乱。

    袁满烦,“双头食人魔”的另一个脑袋自然更烦,他一巴掌揪住旋涡型的脑袋。

    “别废话了,我们没有时间。不管你是谁,立刻放我出去!!!”

    话痨被打断了,袁满也终于看清了另一个脑袋上的脸,之前一直都被黑色的兜帽遮住,看不真切。

    不愧是奇葩多的白绝系列,这一张脸虽然没有旋涡型那么奇特,却也算不上正常。

    半张脸凹凸不平,布满褶皱,另外半张却很光滑。

    光滑的半张脸上眼睛紧闭,褶皱的半张却是睁开的。

    等等,独眼,还有这个像是被从中劈开过,又拼在一起的脸……还有这个旋涡型的逗比话痨白绝。

    这个人该不会是——

    “你该不会是——宇智波闰土吧。”

    “不,兄弟,你只说对了一半。”话痨白绝纠正道,“他是宇智波,却不是闰土,他是带土。”

    袁满猛地一拍脑门。

    他想说的其实就是宇智波带土,但因为三次元网络老是把他用鲁迅先生笔下的闰土来吐槽他以至于袁满的潜意识里把他的名字当成了宇智波闰土。

    说起这位宇智波闰土啊……咳咳,带土,在火影迷中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毕竟这可是贯穿了漫画七百多话的BoSS啊。虽然不是最终BoSS,却是活跃时间最长的BoSS,与剧情中各大重要角色都有联系。

    忍者家族中最强一角的宇智波一族出身,曾和主角团的老师旗木卡卡西是一个班的同学兼战友。在重伤濒死之际,将自己的一只“写轮眼”送给卡卡西,造就了后来的“拷贝忍者”。

    被祖先宇智波斑救活后黑化,害死了主角漩涡鸣人的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让鸣人变成孤儿。

    和宇智波鼬一起屠杀宇智波一族,让佐助也变成了孤儿。

    其后又为了自己的目的杀死了很多人,躲在幕后策划并主导了第四次忍界大战,险些将世界逼到毁灭的边缘。

    单看他的所作所为,绝对称得上是十恶不赦。但看完整部动漫的都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可怜人。他的黑化,乃至之后的所作所为,都是由宇智波斑一手推动。要知道那会儿的带土还是个少年,遇上宇智波斑这种老狐狸还不被吃的死死的。

    况且,他在最后也幡然醒悟,用尽所有的力量帮助主角团取得最终胜利,守护了世界。

    所以,大多数火影迷并不讨厌带土,反而为他感到惋惜,觉得他可悲可叹可怜。因为其经历和形象都太过苦大仇深,名字里又有个土字,于是和鲁迅先生笔下的闰土联系在一起,成了一个经典的二次元梗。

    有不少火影迷都曾感叹过,如果当初四代火影能够救下带土,或许之后的那么多悲剧都不会发生。

    明明是速度最快的忍者,却总在关键时刻迟到——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看带土现在的样子,毫无疑问已经过了神无毗桥之战,错过最佳救人时机。

    不过错过最佳救人时机,不代表错过了所有挽回悲剧的机会。

    能够让带土如此不顾一切,真诚祈愿,触发事务所机制的只有一个可能。

    野原琳,宇智波带土一生的挚爱。

    正是她的死亡导致了带土的黑化,在此之前,带土几乎就是漩涡鸣人的翻版,标准的主角模板——想想也是,没点天分和能力怎么当BoSS?搞了那么多年事?

    如果能够避免野原琳的死亡,带土就不会放弃希望走上黑暗之路,《火影忍者》的故事也会变得完全不同。

    虽然不可能让世界变成美好的乐园,但至少可以少却很多遗憾。

    一念及此,袁满不再迟疑,伸手按住带土的肩膀。

    “宇智波带土,我知道时间紧迫,但你无论如何都要回答我几个问题:你着急的原因是不是要去救你的同伴?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是。”

    “我知道了。”袁满心道果然如此,“离事发地还有多长的距离?移动过去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这……”带土犹豫了一下,摇头道,“没算过,不是很清楚。”

    差点忘了现在他还是个笨蛋,和卡莲一样的身体派,不怎么动脑子的那种。

    好在带土不行,有这方面的专家在。

    “根据刚才观测到的雨雾分析,直线距离大约是五公里,带土的移动时间差不多五分钟。”

    五分钟?

    带土进来耽误的时间已经超过三分钟了,这样岂不是说一定赶不上了?

    按照动漫剧情,带土赶到战场的瞬间,正好看见卡卡西杀死野原琳,这个时间差该怎么弥补?

    去请万能的大蛇丸?

    来不及了,传送、解释、找人都要花时间,剩下的时间换波风水门也赶不上。

    鲁路修那边的交通工具也排不上用场。难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野原琳死亡,带土黑化?眼睁睁地看着遗憾发生?

    不,不仅如此,带土是因为自己才浪费掉的时间。虽然带土本来就赶不上,但他进入事务所本就就意味着新的希望,而自己却把这份希望剥夺了。

    袁满接手事务所的初心是弥补遗憾,不是创造遗憾。圣母不圣母的随别人怎么说,他是真的不想给予希望,又亲手将希望剥夺。

    或许带土不会知道这一切,可袁满过不了内心这道坎。

    不行,必须要想出办法,还有时间,还有几十秒的时间。

    事务所不会让我接触到完成不了的委托,一定还有方法!

    袁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自己的脑力开到最大。

    三分多钟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绝不算长。走正常流程,不管是鲁路修、亚丝娜还是铃井志帆、红月卡莲都处在戒备状态,都没进入正题。

    带土不可能上来就自报家门,而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也注定了袁满不可能一眼就认出他来。就算认出来,去找大蛇丸,大蛇丸也不太可能无偿出手,到时候谈条件还需要花时间。

    也就是说,自己刚才的思考方向是错的!

    PS:我记得有不少书友说要闰土的,这不就来了吗?一代名言制造机,大作家鲁迅先生关于闰土的描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这么一想带土还真就挺像的,那么问题来了,谁才是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