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六十九章 脆弱的梦境
    由于病人的所在地距离登入地点很近,仅仅过了几分钟,一行人便到达了目的地,卡莲母亲的精神具现化。

    与之前见过的所有具现都不同,卡莲母亲的身上没有任何黑暗与阴影,那是扭曲的欲望,人心恶念实体化的表现。

    这足以正面袁满刚才说的都是真话,这确实是一个好人。只不过好人不代表是正常人,即使是性格最大咧,看上去像个笨蛋的坂本龙司也能一眼看出她精神方面的不正常。

    不正常之一,脆弱。

    怪盗团在“认知世界”中探索已经有几天时间了,还没有看过这么脆弱的精神具现。

    先不说第一个Boss鸭志田卓,就算是探索过程中遇到的不相关的路人,至少都是和物质世界里差不多的实体。

    可卡莲的母亲不是这样,她的具现虚幻、透明,就像是一个泡沫,轻轻一戳就有可能破碎。

    不正常之二,不稳定。

    不算扭曲欲望达到极致的“殿堂”,“印象空间”里精神具现都是收拢而内敛,不受到外力刺激不会向外发散。

    卡莲的母亲则不然,她的具现始终呈现向外发散的状态。

    以她为中心,一块绿草茵茵的草坪向外蔓延,草坪之上,年幼的红发少女,和稍微年长一些的黑发男孩正在玩耍。

    而她就这么微笑地看着,时不时柔和地说上一句。

    “卡莲,不要跑太远哦。还有直人,不好好看着卡莲是不行的哦。”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就是袁先生所说的精神错乱。”雨宫莲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那两个孩子,应该是她的儿子和女儿吧。”龙司转过身,用力抹了把眼睛。他是单亲家庭,从小被母亲一个人拉扯大,所以比其他人体会更深。

    “我想是的。”高卷杏低头说道,“她的孩子很有可能出了问题,所以她才变成这个样子。是这样吧,袁先生。”

    “是的。她的两个孩子,儿子故去了,女儿卡莲因为一些事情不能相认。”

    袁满没有隐瞒。《女神异闻录》又名《比惨异闻录》,里面的登场的人各个都有黑历史,都有悲剧的过往。

    正因如此,遇到类似的事情是,才会更有共鸣。

    “原来如此,所以才会变成这种状况。失去儿子和女儿的打击,让她开始逃避现实,沉溺于过往的幸福回忆,无法自拔,最终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摩尔加纳一边分析,一边上前几步,试着走进这份由回忆编制而成的空间。

    然而,才触碰到草坪边缘,附近的地面便“啪”地一声分解成粉末,很快消失了。

    “诶……”摩纳身体一抖,触电般退了回来,“……这下麻烦了。”

    “什么意思。”袁满沉声问。

    “她的精神比吾辈想的还要脆弱。恶人的欲望会影响周围,是因为欲望超出了精神容纳的极限,才会向外膨胀。她正好相反,她是不惜牺牲自己的精神,也要维持这一场梦,所以才会如此脆弱,如果我们强行介入,就会变成刚才那个样子,最快的结果——”

    “——变成空有肉体,没有精神的废人,是么?”

    袁满接着摩尔加纳的话继续往下说。杀死“印象空间”的精神具现,会让物质世界的人变成一具空壳,游戏里早有明证。

    “没错。”摩尔加纳点了点头,“原本吾辈是想通过‘人格面具’的力量击碎梦境,或者将梦境与本人隔离,让她认清现实,不过这样一来就不行了——连我的‘重量’都无法承受,更不要说你们或者‘人格面具’了。”

    “怎么这样啊。”龙司夸张地挠头,“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方法还是有的。不同的‘人格面具’拥有不同的特殊能力,如果能找到不会损毁梦境,或者能够为本人补充能量的‘人格面具’,应该还有机会。”

    “那就要靠我们的团长啦,发挥你更改人格面具的本领,找出一个最合适的‘人格面具’吧。”

    杏说着,用力拍了一下莲的后背,后者没有推辞。

    “我会努力的。不过今天只能……”

    “不,等等。”袁满脑中灵光一闪,开口阻止准备离开的几人,“摩纳,你刚才说为本人补充能量?是什么能量,精神能量吗?类似C.C.上次在‘殿堂’使用的那种?”

    “对,就是那种,我都忘了,C.C.小姐的神奇力量。”摩纳猛地一拍手。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这就把她带过来。”

    袁满瞬间传送离开,又在下一个瞬间回到原处,身边跟着一身护士装的C.C.。

    她其实就在《女神异闻录5》的世界里,准确的说是卡莲母亲的身旁,救护车内部。卡莲的母亲现在是病人,身边不能没人看护,于是C.C.就兼职当起了护士。一旦出现异常状况,她会第一时间告知袁满,避免陷入好心办坏事的窘境。

    顺带一提,换护士服是C.C.自己的兴趣,看过鲁路修的都知道,C.C.很会打扮自己,衣服一套接一套的换,完全不遵守二次元人物基本只穿一套衣服的基本法。

    要不是“搬运工计划”一切顺利,并且陆续有收入进账,袁满真养不起这败家娘们。

    现在嘛,当然是无所谓了,除了事先截取部分以作生活用度和存款保障,剩下的随便她花。反正大半搬运工作由她负责,具体的点子也是由她提出来的,这是她应得的,袁满不是守财奴,更不贪心。

    听完具体的作战方针,C.C.毫不耽搁,当即启动Code,进行精神力的转移和分流。

    可能是因为来自同一个世界,Code的效果比上一次还要好,很快,精神体就变得凝实起来。

    摩尔加纳见状,再度迈开脚步,尝试踏入虚幻的梦境中。

    这一次,边缘的草地没有崩坏,确实承载住了摩纳的身体。

    摩纳继续向前走了几步,确定没有问题后,不再迟疑,飞速跑到卡莲母亲的身边,准备就这么把她拖出梦境。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