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六十四章 你不会忘记我的声音了吧,Q1
    “如果你真的能够实现愿望,请救救我的母亲。”

    这才是卡莲真正的愿望,发自内心的话语。

    母亲就是这样,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默默付出,不计回报,甚至不求理解,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过上好的生活。

    曾经的卡莲不理解,现在她懂了。

    心中的不满、愤怒、怨怪全部转化为感动,转化为失落许久的亲情。

    妈妈,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卡莲不是鲁路修那种城府深沉的人,什么事都写在脸上,袁满看一眼全明白了。

    “呵呵,这就对了,我喜欢和坦率的人打交道。现在就出发吧,我想先看一看病人的情况。”

    “现在?”卡莲略显迟疑。

    “怎么?不方便?”

    “嗯。”卡连犹豫了一下,把情况一五一十都说了。

    包括今晚黑之骑士团的扫毒计划,自己和同伴一起行动,自己突然消失,又突然带着一个陌生人出现,很难不引人怀疑。

    “这样啊……那你先回去,和你的同伴们一起离开,之后我再去找你母亲……不,好像不用这么麻烦了。”

    说话的同一时间,袁满接到了一条通过契约联系发来的信息。

    发件人:鲁路修。

    “所长,卡莲是不是在你那边?”

    袁满回复:“这你都知道?”

    “因为她突然消失了,而且附近没有任何移动过的痕迹,在我的认知中只有事务所的传送能够做到,而且她母亲的状况也符合事务所的运作规则。如果我没有猜错,她的愿望应该和她的母亲有关。”

    “不愧是你啊。”袁满心服口服,“是的,她就在我这边,愿望如你所想是治好她的母亲。正好,我想请你帮个忙,你先把你的人都弄走,方便我过来带人。”

    “不必了,我马上带人一起过来,你等我通知准备传送。”

    “马上?那卡莲怎么办?她人还在这里。”

    “就是要她在!”

    “你是想借助事务所……不,你是打算对卡莲坦白身份!”和鲁鲁修接触得多了,袁满也多少学会了一点他的思维方式。

    鲁路修坦白承认:“是的。无论多么孤高的领袖,都会有几个绝对信赖的左膀右臂。哪怕不信任人类的查尔斯皇帝,也有俾斯麦这一位忠诚的骑士。”

    “所以,你选中了卡莲。确实,她要实力有实力,也足够坚定,有信仰。”

    “你少说了一点,卡莲和我一样,都是阿什福德学院的学生,还是学生会的成员,在必要的时候,她可以帮助我打掩护。”

    “理是这么个理,不过你们走得太近的话,夏莉会伤心的。”

    “谢谢所长提醒,我能处理好。”

    “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不等袁满说完,鲁路修已经先一步给出答案。

    “——请所长放心,我有足够的把握收服卡莲。”

    “你这个收服……啧啧,令人浮想联翩啊。”

    鲁路修不为所动:“只是字面的意思,别忘了,她的母亲还在我们手上。”

    “喂喂,你这个态度容易把女人吓跑,小心最后娶不到老婆。”

    “没关系,我只要有娜娜莉就足够了。”

    “……”

    这个死妹控真是无可救药,有本事你就和妹妹结婚,上演一出喜闻乐见的缘之空!

    联系中断,袁满抬起头,正对上卡莲忐忑的双眼。

    “那个,袁所长,我妈妈那边……”

    “不用担心了,你安心在这等着,最多一杯咖啡的功夫,就会有人送她过来,而且是你的熟人。”

    “熟人?难,难道是——”

    “嗯嗯。”

    “——所长身边的那位小姐?”

    “……”袁满再度无语。

    卡云长,你丫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不管你说黑之骑士团还是阿什福德学院,我都可以顺理成章地接一句没错,可你怎么会想到C.C.的?

    “你和她很熟吗?”

    “不熟。但不是她……难道是米蕾会长?她知道我是混血。”

    卡莲不是一出生就拥有休妲菲尔特家大小姐身份,她还有哥哥红月直人以及两人的母亲过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受了不少欺负。

    所以卡莲的母亲才会想尽办法让发色、肤色更接近布里塔尼亚人的卡莲进入休妲菲尔特家。

    最后的确得到了休妲菲尔特家的认可,但卡莲的过往没有那么容易消除,米蕾很容易就通过卡莲之前的学校知道了她混血的身份。

    幸运的是,米蕾本性善良,不仅没有将此事声张出去,反而帮着隐瞒,因此卡莲才没有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

    不过,这也不是袁满想听到的答案。

    “不对再猜,已经比较接近了。”

    “那夏莉?妮娜?”自从人质事件后,这两人就成了卡莲的迷妹,有事没事都粘着她。

    “……”袁满长叹一声,努力忍住拿脑袋撞茶几的冲动。

    怎么两人的思路就是对不上线呢?

    “我猜不到。”看出袁满的失望,卡莲直接放弃了思考,和鲁路修完全是两个极端。

    “算了,你也别猜了。”袁满无奈地一抬手,“人已经到了。”

    顺着袁满手指的方向,卡莲真的看见两张熟悉的脸庞。

    一张是自己的母亲,她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嘴角却挂着笑,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好梦。

    另一张是一位年纪相仿少年,黑色的头发,深紫色的眼睛,英俊与冷傲并存。

    “妈妈,还有……鲁路修?你怎么会……对了,你的妹妹,你是通过事务所治好了娜娜莉的身体。”

    “是啊,你大可以放心,事务所的能力比你想得要大得多,这里一定可以治好你的母亲。”

    鲁路修一边说,一边把手中抱着的女性放在长条沙发上。

    “我也是一样,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现在的样子?”

    卡莲一愣,因为注意力都在母亲的身上,她没有仔细看鲁路修的装束。这么一提,她突然发现鲁路修身上的衣服比鲁路修的脸更加眼熟。

    “你,你怎么穿着zero的衣服?”

    “因为我就是zero!”

    一边说,鲁路修一边从披风内取出面具,戴上面具的瞬间,他的声线彻底变成了卡莲记忆深刻的声音。

    “你不会忘记我的声音了吧,Q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