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五十一章 伪神亚尔达拜特(第五更)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这是薛之谦的《绅士》中的歌词,也是袁满此刻的心声。

    他的救援计划本就是争分夺秒,在钢丝上跳舞,稍微有一点偏差就是失足坠落的下场。

    幸运的是,在全心全意,全力以赴之下,袁满每一步都做得很好,只要传送完成绝对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壮举——以菜鸟之身在隐藏BoSS萝莉双子的手中成功逃脱,足够他得意上好一阵子。

    然而,袁满万万没有想到,要拯救的目标,被强行带到这里的C.C.居然会用后退一步的方式抗拒传送。

    虽然从物理的角度上说,这一步不算什么,依旧在传送的范围内,但袁满的精神却因为这一举动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我放着其他人不管,放着BoSS不打,不顾危险地来救你,你居然这么对我?

    精神上的动荡影响了袁满的反应,也让卡着时间的传送慢了下来。

    结果火雨降临,电击到来,一瞬就足以了结他的生命。就算“生存本能”还在挣扎,也不过多苟延残喘几个瞬间——如果没有这个声音的话。

    “停!”苍老的声音,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让袁满心中的死亡阴影一扫而空,连逼迫到极限的“生存本能”也平复下去。

    本能地抬眼望去,空中降下的流星被凝固在头顶,已经抵在后腰上的电击棒也没了可怕的电弧。

    电击棒的主人,卡萝莉娜让银色的短棒在手中打了个转,放回腰间,扫兴地说道:

    “捡回一条小命了呢,入侵者。”

    芮丝汀娜看都不看袁满一眼,目无表情地问:“主人(Master),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她们的主人,自然是坐在监牢一般的房间中央的老者,冒牌伊戈尔,亚尔达拜特,只有他才拥有阻止双子的能力。

    老人略带好奇地打量着袁满,平静地说着:“他不是我们的敌人,虽然进入的方法不太合适,但本身没有敌意——原来如此,你就是我的同类所在意的人类,有趣。”

    “你的同类?”好不容易从死亡的威胁中恢复过来的袁满眉头微皱。

    “就是坐在你身后的那位C.C.小姐。”

    袁满僵硬地扭过头,看着C.C.,后者点头道:

    “伊戈尔先生没有恶意,只是因为好奇请我过来聊天。”

    “没有恶意你不早说?没有恶意把你关在牢房里?没有恶意用这种方式把你请来?外面可是在打BoSS的关键时刻,万一团灭了怎么办?”

    袁满不淡定了,敢情老子拼死拼活,全塔喵是在自作多情?

    “你过了那么长时间没联系我,我以为你知道。”

    C.C.如此回答,听得袁满一头雾水。

    “蛤?你告诉我在天鹅绒房间后我立刻就传送过来了,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可我这里已经过去至少十五分钟了……”

    “看来你不仅聋,脑子也不太好。”卡萝莉娜嘲讽道,“知道这里是天鹅绒房间,难道不知道这里的时间和物质世界不同吗?”

    “渣滓就是渣滓,有奇怪的力量也改变不了渣滓的本质。”芮丝汀娜的嘴比卡萝莉娜更毒。

    “请两位小姐赐教。”袁满平静地朝着萝莉双子拱了拱手。

    他当然不是抖M,也不是被C.C.女王欺负得习惯了。之所以不生气,是因为他知道双子的嘴毒不能怪她们,双子的本体是一只超可爱,超直率,超萌,一点都不毒舌的萝莉,被亚尔达拜特强行扭曲撕裂,一分为二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渣滓。”卡萝莉娜傲娇地一甩头。

    “说了,你可能也听不懂。”芮丝汀娜表情漠然。

    “还是让我来说吧。”冒牌伊戈尔挥了挥手,打断了双子的闹剧,“梦境中的时间流速和现实并非同步。”

    这么一说,袁满就懂了。梦里经过了一整天,现实可能才过去一个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天鹅绒房间是链接梦与现实的空间,拥有这种能力很正常。

    因为时间差异,所以C.C.不知道袁满的担心,反而认为这里没问题,可以放心地和伊戈尔交谈。

    因为时间差异,冒牌伊戈尔也不会担心外面的BoSS战会出问题,真要有问题可以及时把人送出去。

    “时间的问题我理解了,但你还是没有解释突然把人带走和牢房的问题。”

    既然是请,为什么不能好好地请?为什么要把人关在牢房里?不能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泡一壶茶,大家好好聊一聊吗?

    对此,冒牌伊戈尔是这么解释的:“因为几位的来历很特别,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不通过特殊的媒介,我无法将C.C.小姐请到这里。”

    “特殊的媒介?”

    “奇术师,就是被你们称为雨宫莲的人类,准确的说是他的梦境。这间房间会变成牢狱,就是因为他。因为是以奇术师为媒介,所以她出现的地点和奇术师进入这里方式相同,以囚犯的身份。”

    “……”

    听上去毫无破绽的回答,和袁满的通过游戏和动画得出的认知也很相符,但他还是不敢完全相信,因为对方大BoSS的身份,就像他对大蛇丸那样,永远都抱有一份戒心。

    冒牌伊戈尔似乎并不在意,平淡地问:“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只是人类对于无法理解的事物总会抱有一些疑虑,希望先生理解。”

    因为对面是认知空间的伪神,所以袁满不敢说谎,只能用模棱两可地方式应对。

    “今次用这种方式冒昧闯入,也是担心C.C.的安全,请您见谅。”

    “没关系,你能够进来这件事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惊喜,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异世界来的客人。”

    “这……”袁满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先生和认知空间有关,我也不瞒您。我不太敢说出我的名字,怕被人在不知不觉间扭转认知,篡改心灵。”

    这就是袁满在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说过真名的原因。

    PS:五更完成,接下来就看书友们给不给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