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四十三章 卡门
    “Boss房间么?很好。”

    桐人冷冷地扫了一眼虚掩的大门,将双剑收起。他已经习惯了用攻略游戏的方式来认知殿堂,这样才能发挥出黑衣剑士的最大实力。

    “爸爸,喝水。”结衣抱着一瓶矿泉水飞了过来。

    “大家,吃点东西吧。”

    铃井志帆比结衣稍微慢一点点。经过了一路的奋斗,她已经不会再为光怪陆离的世界,和这群神奇的人而感到惊讶,专心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

    就在这时,眼前的大门内部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这个声音,志帆顿时变了脸色,手中的背包掉落在地。

    “杏——”

    高卷杏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绝对不会听错这个声音,即使这个声音因为凄厉、痛苦而严重变形。

    当即什么都不顾了,包袱、防爆盾牌,甚至自身的安危,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必须要尽快赶到朋友身边。

    至于赶到了后该做什么,能做什么,她根本来不及想。

    袁满见状叹了口气,对着C.C.和桐人使个眼色,紧紧跟在志帆身后。

    虽说没把血蓝回满,Buff加好就去开Boss是大忌,但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就是个新手村的Boss,难也难不到哪去,再说了还有摸炉石回程这一终极绝招——袁满的炉石不需要读条,随摸随走。

    志帆三两步跑到大门前,正要用力推门,却又在下一秒听了下来,双目圆睁。

    最近遇到的奇怪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但之前所有的事情加起来也没有现在看见的多。

    “怎,怎么会有两个杏?”

    少女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确实有两个高卷杏。

    一样的亚麻色头发,一样的自然卷,一样的分成两股,一样出众的容貌,一样高挑的神采,一样精致的妆容。

    唯一不同的是两人的处境、表情和身上穿着的衣服。

    正对大门的高卷杏穿着秀金学院的制服被绑在处刑架上,脖子上夹着两把剑,表情惊恐。显然,刚才的尖叫就是从她嘴里发出的。

    另一个则穿着一身暴露的粉色比基尼靠着一个头戴皇冠,身披骚气披风的健壮男人身上。虽然看不清容貌,但通过背影,志帆依旧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鸭,鸭志田——他,他怎么也会——”

    “那是他内心具现而成的形象,别忘了,这里可是他的殿堂,他的城堡。”袁满的脑袋出现在了志帆的上方。

    “那其中一个杏也是——”

    “当然,恐怕他对于高卷杏的觊觎比你想得要深得多。在这个人渣心中,这才是高卷杏应有的姿态。这样一来,你就应该知道了吧,谁才是真正的高卷杏。”

    “我知道。”志帆用力点头,“杏她绝对不会露出这么恶心的表情,被鸭志田抓住的才是真真的她——我,我必须去救她!”

    “稍微等一等。”C.C.伸手按住志帆的肩膀,“你朋友的状态好像有点奇怪,好像和什么东西交流。”

    “哦?感觉到了吗?”袁满眼睛一眯,人格面具的觉醒。

    “当然,我姑且也是C的魔女。你说得的是正确的,这里是C的世界。”

    这时,里面又传出了一个声音,与鲁路修极为相似的,雨宫莲的声音。

    “这样好吗?就这样放弃!放弃你自己,还有铃井,她不是你唯一的朋友吗?”

    “是啊。”高卷杏颤抖的身体停了下来,“从初中开始就是这样了,我在班级里不合群,肯跟我说话的只有志帆一个。但是,她却被你这么折磨,不可原谅!没错,我怎么能一声不吭,放任你这种人渣作威作福!”

    这一瞬间,杏原本天青色的眼眸突然变成了金色。

    她的表情极度扭曲,似乎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仿佛有某种全新的东西正要破开她的身体直冲天际。

    很快,“那个东西”出现了。

    首先是青白色的火焰,从杏的身体皮向外放射,却没有损伤她的身体和衣服。

    但束缚住她的双手,把她禁锢在处刑架上的镣铐却被点燃,烧得一干二净。

    “我明白了,我忍无可忍了!”

    伴随着这一声宣告,杏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面具,覆盖在颧骨以上的部位,像是一只骄傲的,凶猛的猎豹。

    挣脱束缚的杏用自己的手抓住面具,用力往下撕扯。

    是真的在用力,因为面具紧紧地粘连在脸上,完全与脸皮粘连在一起,撕下它,等同于撕下自己的半张脸皮。

    高卷杏没有放手,就算真的撕下脸皮,撕得满脸是血,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来越用力。

    最后,真的给她把面具撕了下来。

    脱离脸颊的一刻,面具被青白的火焰点燃,紧接着化作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

    在火柱的最中央,少女高卷杏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

    校服,被与面具同一风格的红色皮衣取代,她的背后,一尊高度超过三米,同样浑身鲜红,衣着华丽的女性巨人傲然屹立,她的名字是——

    “卡门!”

    在杏的呼唤声中,巨人卡门放射出巨大的火球,汹涌着奔向眼前的鸭志田卓和守卫它的卫兵。

    趁着这个机会,杏捡起掉在地上的,准备用来处刑自己的长剑来到身穿比基尼的另一个自己面前,一剑毫不留情地斩下。

    被一分为二的比基尼女人没有流血,破布般消散在空气中,充分证明了自己假货的事实。

    杏反手一甩长剑,冷冷地看着做做帝王打扮的鸭志田卓,吐出一句:

    “我可不是那种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廉价女人。”

    一句话说的志帆既羡慕,又惭愧——一直承受鸭志田欺压,默不作声,连友人都不曾告诉的自己不正是那种“被人为所欲为的廉价女人”吗?

    真是的,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做些什么啊。

    这样的自己,还配做杏的朋友吗?

    那样骄傲的,高贵的杏,和丑小鸭一样的,廉价的自己。

    就在志帆因为杏的爆发陷入迷惘、彷徨的时候,桐人开口说道:

    “不,不是的,你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PS:桐老爷开始松冈行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