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二十一章 就你了
    “我们是‘日本解放战线’,我们是为了日本的独立解放而战!”

    “听着,布里塔尼亚,尽快按照我们的要求释放被你们囚禁的同胞。如果在日落之前,我还没有看到他们,将会每隔三十分钟杀死一个人质!”

    “在这里的人虽然不是军人,却是布里塔尼亚人,是妄图支配我们的人!要恨就恨你们生在布里塔尼亚吧,要恨就恨为什么自己的国家要侵略我们的土地!”

    这是极端分子的首领草壁公开放送的录像,录制地点就在囚禁人质的食品仓库里,对着被控制的全体人质。

    在仓库的各个通道和角落,有总计超过十名手持自动步枪,腰悬各类手榴弹的武装人员看守。这等规模的火力,足够在十秒钟内杀死除袁满、C.C.、大蛇丸外的所有人质。

    而在仓库外,还有数量更多,更为庞大的火力驻守。

    河口湖会议酒店建立在湖中央的岛屿上,连接岛屿的各处桥梁除了主桥全部切断,主桥上也事先布置好了炸弹,随时可以引爆。

    会议酒店各处屋顶有专人手持单兵导弹和重机枪,全方位蹲守,不管是飞机还是伞兵空投都足以保证在落地前予以歼灭。

    酒店附近各处可以登陆的滩涂也事先布置了防御攻势,专门针对蛙人的泅渡袭击。

    唯一不可以炸毁,且可供重型武器通过的湖底隧道也布置了日(本)改(造)超电磁式榴散弹重炮“雷光”,无论是Sutherland还是glasgow都挡不住它一击。

    而隧道狭窄的地形也限制了机甲的机动性,可以说是限定条件下的最强武器。

    十一区总督柯内莉亚唯一能够想到的方案只有“俄式营救法”——人质是任务的关键,当敌人不再拥有人质时,任务也就完成了。即将人质和恐怖分子,乃至是整座河口湖会议酒店一起毁灭。

    而以柯内莉亚的铁血性格,到最后肯定会这么做,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是因为她同父同母的妹妹尤菲米娅也在人质之中。

    那是她这位战场女神唯一的软肋,从小时候开始她就很爱护,甚至溺爱这个妹妹。

    从打得热火朝天的eu战场离开,来到“偏远”的十一区也是为了将这里打扫干净,再送给妹妹当属地。

    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却不可以不在乎这么个妹妹。

    她可以不眨眼地毁灭成千上万的敌人,却无法杀死尤菲米娅,哪怕只是下令。

    幸运的是,尤菲米娅没有公开出席会议,只是暗中乔装旁听,是以极端分子并不知道她的存在,不然早该以此为筹码和柯内莉亚交涉。

    也因此给了鲁路修足够的时间为“黑之骑士团”的登场首秀做准备。

    在他准备的过程中,柯内莉亚前后派了十波人试图潜入营救,却都被“日本解放战线”打退。

    时间也在不断轮换的攻防中一点一点过去。

    从中午到下午。

    再从下午到日落。

    人质们也在静静地等待中备受煎熬。

    当然,其中最受煎熬的一定是袁满。

    人质们畏惧的事情只有一件——不知何时会到来的死亡。

    袁满则想得要多得多。

    柯内莉亚提前强攻怎么办?

    鲁路修进不来怎么办?

    进来了营救失败怎么办?

    错过了时间,绑匪撕票怎么办?

    还有更重要的,十多把自动步枪同时对准自己,自己到底能不能活下来?

    这不是什么被害妄想症,也不是自己吓自己,而是一个没有经历过这些的普通人的正常想法。

    就连鲁路修每次赌命玩惊险操作的时候都会紧张,何况是袁满?又不是C.C.、大蛇丸这样经历过无数大场面的老手。

    至于烂熟的动画剧情,C.C.早已给出了最正确的对待态度——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可以作为参考,但绝对不能盲信,否则迟早吃亏。

    因为太过患得患失,袁满一度出现了过呼吸、抽搐、心动过速等等异常症状。好在被劫持的人质也都处于担惊受怕的状态,没人觉得异常,也没人笑话他,还引起了女性的同情心。米蕾、夏莉甚至妮娜轮着照顾他,就连不远处的尤菲米娅都多看了几眼,看得C.C.一阵好笑,连连在精神联系中调侃:“因祸得福”。

    不过落在大蛇丸眼中,这又是另一幅光景了。在他看来,袁满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把目标都聚集在自己身边,方便保护。

    “不愧是拥有‘适应’天赋的所长,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最佳的方案。”

    这是大蛇丸通过精神联系传来的话,又是和C.C.的安抚一起,让袁满差点抓狂。

    你俩这是约好了逗我呢?还有大蛇丸,你越来越会脑补了,好好加油,努力成为大·迪米乌尔哥斯·蛇丸。

    终于,在不安、忐忑交织的情绪中,太阳被地平线吞没,最后一丝光辉消失了。

    极端组织的干部,草壁再次走进食品仓库。

    背对昏暗的灯光,拄着日本刀,表情狰狞,他用略带惋惜的口气说道:

    “很遗憾,布里塔尼亚政府似乎并不在意各位的生命,又或者没有把我们决心放在心上,所以我决定用更激烈的方式表达我们的意志。”

    “我曾是个军人,军人最注重承诺,我既然说了日落之后每隔十分钟杀一个人,就会说到做到,谁会成为第一个呢?”

    草壁抬起眼皮,目光扫过全场,没有人与他对视,因为谁也不想成为那个第一个。

    所以,他自己决定了。

    “那个躺着的,就是你了。我看你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等死了就不会不舒服了。”

    袁满当时就是一个:“卧槽!”

    由仓库面积有限,几乎所有的人质都是或坐或靠,躺下来的只有一个——过呼吸的袁满本人。

    他刚才还在想怎么救下这第一个人,现在好了,自己就是第一个。

    有了长官的命令,两名恐怖分子立刻走过来,拽着袁满的胳膊往上提。周围的少女们都被吓傻了,浑身颤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更过分的是他们一边拽,草壁还一边说:“没关系的,一下子就好了,从楼上落下去很快的。”

    袁满差点当场开骂:你大爷,信不信我先把你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