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十六章 再次开始行动的鲁路修
    对于不平凡的憧憬,不希望力量失控而伤害他人的心情。

    两种渴望的推动下,袁满用出了连高三都比不上的冲刺劲头。

    每天不是跟着大蛇丸的学习,就是回训练室自己锻炼或者接受C.C.的指导,连拍摄委托都拒绝了,一心闭关潜修。

    尽管依旧无法弥补与娜娜莉等人之间的差距,却也取得了相当喜人的成果。

    三天,有了初步的查克拉感知,并凝聚出第一丝属于自己的查克拉。

    一周,初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要注意力足够集中,就不会再出现“走哪哪炸”的糟糕状况。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鲁路修找上了他和大蛇丸。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大蛇丸问:“怎么帮?”

    “帮我保护人质的安全。”

    “人质?那什么会议酒店劫持事件?”

    听到鲁路修的请求,袁满很快联想到了动画中的一段剧情。

    “是。”鲁路修点头承认。

    袁满眉头微皱:“我记得之前不是还有个事件吗?好像是柯内莉亚针对你布的局。”

    鲁路修若无其事地说道:“你说那个啊,那件事没有发生。”

    袁满好奇道:“没发生?怎么回事?”

    “两个原因,第一,柯内莉亚不知道是我杀了克洛维斯。”

    令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剧情之中,柯内莉亚死盯着zero不放,是因为他为了救出朱雀,在大庭广众下来了一场灵车冲脸,自爆是他杀了克洛维斯。

    一个杀害帝国皇子的罪犯这么嚣张,柯内莉亚当然不能放着不管,这不仅有损皇族颜面,更损害了帝国的权威。

    所以她故意套用克洛维斯在新宿事件中的手法,在同类型的琦玉贫民区也来了这么一出,准备把zero引出来并实施抓捕。

    现在不同了,世人认为谋害克洛维斯的元凶是克洛维斯的属下巴特雷将军,罪证确凿,本人也对此供认不讳——通过大蛇丸施下的幻术。

    对,幻术,不是geass的强制力。巴特雷这样的重犯很有可能会回国受审,贸然动用geass可能会被查尔斯看出破绽,为防万一,鲁路修才特地请大蛇丸出手,以这个世界不存在的忍术干涉了巴特雷的认知和记忆。

    有了这样的前提,柯内莉亚对于zero的恶感没有那么高,反而觉得他有可能是政府内部相关人士,否则不可能拿到这些影像资料。由于对于巴特雷所作所为不满,这才以此种方式为克洛维斯讨还公道,顺带为枢木朱雀洗清嫌疑。

    “第二呢?”其实第一个理由已经足够,但鲁路修特意说了有两个,所以袁满更加好奇了。

    “第二,就算她还打算布局也没了目标。”

    “没了目标?琦玉那边的恐怖分子……”

    “是啊,转移了,我让扇给他们送了一封信。”

    虽然没有灵车冲脸,但得益于网络的传播速度,zero的名气不减反增,尤其是在情报和对政府的渗透方面。

    再加上扇要的身份——反抗组织之间都有联系,扇要亲自出面本身就足以说明zero的可靠。

    因此,琦玉方面毫不犹豫地转移了。

    完全遵照鲁路修的安排,走得干干净净,连可能与附近贫民区的联系都切断了,不给新总督留下任何线索。

    没有非要布局的理由,也没有用来做局的棋子,柯内莉亚还能怎么样?只能按部就班地接手十一区,为无能的皇弟克洛维斯留下的烂摊子善后。

    鲁路修这边,暂时也不会去没事找事,柯内莉亚不比克洛维斯,没那么好对付,他必须做好足够的准备。

    他需要自己的班底,也就是那一支“黑之骑士团”。

    “黑之骑士团”的登场首秀必须足够抢眼,为此他必须要利用即将发生的人质骚乱。

    不管在哪里,都存在极端分子,日本也不例外。

    日本最大的反抗组织“日本解放战线”中就有这样一群极端分子,他们打算劫持在河口湖开会的政商要员,以及去附近郊游的布里塔尼亚民众,以此来要挟政府。

    在这群极端分子眼中,布里塔尼亚的一切都是敌人,就算是民众也不例外,人质落在他们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可想而知。

    人质死得太多,“黑之骑士团”的登场便不够完美,达不到最佳效果,所以他需要有人暗中保护人质的安全,直到他带着“黑之骑士团”闪亮登场。

    这对于鲁路修来说已经是尽善尽美的策略,不过袁满依旧不满意。

    “人质那么多,要顾全所有的人质实在是太难了。就不能直接把这群极端分子控制起来,直接从源头上杜绝这样的事件。”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士兵战死是职业风险,但平民与此无关,不应该被牵扯进来,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如果可以,我也想用更好的方式解决,但目前的我们无能为力,情报太少了。”

    说到这里,鲁路修的表情多少有些苦涩。

    他虽然聪明,却做不到全知。

    他虽然冷静,却做不到绝对冷酷,尤其是在知道了未来的走向,意识到自己会犯下的错误后。

    如果他真的能做到视人命如草芥,他也不会提前安排琦玉的反抗组织成员撤离。

    “我们只知道这群极端分子来自‘日本解放战线’,首领叫草壁,会使用超电磁式榴散弹重炮,其他的一概不知。恐怕连‘日本解放战线’的其他高层都未必清楚,会有多少人参与,有多少事先潜伏进了度假酒店,其他人又潜伏在那里,具体的劫持计划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一点点问题,都有可能进一步激化矛盾,轻则撤退更换目标,严重的话说不定会从劫持变为屠杀。”

    鲁路修这番话可说是有情有理,有理有据,有据有节,说得袁满哑口无言,就连大蛇丸听了,都暗暗点头。

    袁满不傻。

    他知道有句话叫:“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

    他也知道日本有两种战术叫“万岁冲锋”和“神风突击”,深受极端分子的喜爱。

    恐怖分子之所以会成为社会毒瘤,引人厌恶,就在这两点上。

    对于这群毒瘤,就算是鲁路修和大蛇丸这样的聪明人,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更何况袁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