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十三章 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尽管有着一定的的限度,但所长的适应能力依旧非常珍贵。那可是最原始的样本,居然就这么适应了……”

    最原始,意味着直接从柱间本人的身上提取,拥有最高的活性,最强悍的生命力,同时也意味着最大的风险,最高的移植难度。

    如果不是这样,大蛇丸不会如此重视袁满的特性。

    “如果能得到这份能力,说不定不需要依靠灵魂转移和那个Code,也能实现不老不死。”

    一边喃喃自语,大蛇丸又一次重复了先前的适性实验。在给袁满做检查的过程中,他悄悄截留了部分还没有融合过木遁细胞的样本,就是为了后续的研究——他绝不会放过人任何一种可能性。

    解封,激活最初始的木遁细胞,注入培养皿,最后等待……每一步都重复得非常完美。

    然而,半小时过去了,他期待的一幕并没有发生,袁满的细胞被吞噬后再也没了动静。

    “这怎么可能?”

    这已经是足足五倍的时间了啊!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困惑的大蛇丸用舌头舔了下嘴唇,最终伸出手主动打开培养皿的盖子。

    可器皿中仍是一片死寂,不要说暴走,连动都不动一下。

    一定有哪里不对!

    为了解开疑惑,大蛇丸将培养皿放在显微镜下观测。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所长的细胞……没有了?”

    没有了!

    袁满的细胞完全被柱间的木遁细胞吞噬,不留一丝痕迹。

    不甘心的大蛇丸又一次重复实验,结果却和上一次一模一样。

    没有适应。

    没有融合。

    没有暴走。

    不管怎么尝试,都只有一个结果——袁满的细胞被木遁细胞吞噬,这也是木遁细胞移植实验最常见的打开方式。

    “不应该啊……明明所长已经成功融合了柱间的细胞,到底是哪里欠缺了。”

    多次的失败终于让大蛇丸彻底静下心来,他闭上眼睛,仔细回顾初次实验的每个细节。

    离开办公室。

    查克拉潜质的测定。

    袁满提议木遁细胞融合。

    提取原初样本。

    培养皿培养。

    袁满的细胞被吞噬。

    自己认为实验结束,将培养皿交给袁满,并解释说明。

    在谈话的过程中,木遁细胞暴走。

    之后多重阻截失败,暴走细胞和袁满融合,使袁满拥有了“仙人体”部分特性。

    每一步都是清楚明白。

    非要说有哪里不符合,只有实验室里的人了。

    现在是大蛇丸一个人在做实验,之前则是袁满、C.C.、鲁路修都在。

    等等,难道这就是原因?

    培养皿在实验台上没有反应,到了袁满手中才开始发生变化。

    这样一来,细胞组织不是关键,或者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袁满本人的存在。

    人的特性分为肉体和精神……

    精神???

    应该就是这一点了。

    前所长说过,袁满会昏迷三天的。在身体完好的情况下,失去意识的时间也未免太长了——精神上的变化反而更为合理。

    精神和肉体之间会相互影响。所长因为刚刚得到geass,无法熟练控制,无意识间释放出了精神力,影响到了培养皿中的细胞。

    是了,这就是目前能分析出的,最接近真相的答案。

    完成脑内推演的大蛇丸睁开眼睛,半是苦恼,半是无奈地捂住额头。

    “精神,为什么偏偏是精神?这样一来,就算有细胞都没用,还需要所长的配合。而所长又是那种容易满足的性格,真是的……我所走的路为什么这么艰难?是命运的玩笑吗?还是——前所长暗中设下的限制?”

    一想到这里,大蛇丸的脸色阴沉下来,蛇信般的舌头来回伸缩,像是一条被激怒的毒蛇。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我现在能够对抗的东西……看来,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过分违逆所长的意愿。”

    好在,这个状态仅仅是短短的十几秒,很快,他又恢复如常,呵呵地笑了。

    “其实,所长的性格不错,比恶趣味的前所长好得多,跟着他不会太辛苦……姑且先扮演一个好员工吧,”

    ……

    大蛇丸这边总算归于平静,袁满那边却像是被点燃的鞭炮,走哪哪炸,根本停不下来。

    爆炸的导火索是名为兴奋的情绪。

    能不兴奋吗?

    做了二十多年的,咸鱼,在一天之间两度翻身。

    先是得到了geass,接着又融合了木遁细胞,精神肉体双双一步登天。

    简直不要太牛掰!

    辛苦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有回报了。接下来就可以拳打各路强者,威压多元宇宙,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建立一个大大的水晶宫,呸,事务所。

    然而,乐得找不着北的袁满忘了两个多元宇宙通用的道理。

    第一句:咸鱼翻身还是咸鱼。翻身不是跃龙门,不管翻几次都没法改变物种。

    第二句:乐极生悲。普通人太兴奋都有可能失控,何况是本身就难以控制力量的袁满?

    于是,袁满悲剧了。

    回到家刚一坐下,就把椅子坐塌了。

    伸手扶桌子,又把桌边掰下来一块。

    C.C.见状,让袁满离得远点,她来收拾。

    可才走两步,地板就裂了,只能躲进没铺地板的厨房。

    看见茶壶里还剩半壶陈茶,正好点口渴,就想倒茶喝。

    这回袁满学乖了,努力放慢动作,努力减轻力道,终于成功把茶壶拿起来,往杯子里到了半杯茶。

    很好,看来是找到窍门了。

    就在袁满这么以为的时候,他的手腕稍稍一抖。

    结果,茶壶把被捏断了。

    这可是C.C.居家生活使用次数第三多的东西,嗯,第二是电脑,第一是抱枕玩偶。

    最终,袁满被赶出了自己的家,灰溜溜地躲进事务所。

    至少,这里的地板墙壁足够结实,不会被破坏。

    好不容易消停下来,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事务所就一间办公室带一个卫生间,没厨房,没床铺,需要一件件从外往里运。

    谁来运?只能是C.C.。

    同居了这么长时间,袁满还从享受过这种全方位有人代劳的至尊待遇。

    现在是铺床叠被,往后说不定还有洗衣做饭。

    顿时,某宅男又是一股热血直冲脑门,飘飘然几乎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