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二章 望袁满圆满
    聆听完母亲大人的圣训,袁满走进厨房。

    “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没有。”C.C.自然而然地关掉灶台和抽油烟机,“你还是去隔壁刷牙洗脸吧,好好清醒一下。”

    “可我妈要我来帮你,说油烟和洗洁精是美丽的天敌。”

    这真是袁妈的原话,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不过这个“准”中,不包括来自异世界的C.C.。

    “我就算用洗洁精泡澡,用油烟当面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知道,但我妈不知道,她在用她的方式关心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抱养的,你才是亲生的。”

    “不,恰恰相反。”对于袁满这番评价,C.C.摇了摇头,“你的母亲真正关心的一直都是你。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是为了告诉我她或者说你所在的整个家庭都对我非常满意,让我能够毫无顾虑地和你相处,同时也希望优秀的我能更加体贴不成器你一些。”

    “这就是母亲。”袁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是的,这就是母亲。”

    C.C.伸长脖子,望了眼厨房外正在收拾特产的袁妈,轻声叹息。

    “尽管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无论是为人母,还是为人女。”

    “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妈当成你妈。”

    袁满刚一说完,就有点后悔,以她对C.C.的了解,她是不会答应的,说不定拿年纪说事,甚至影响到“伪装女友”的角色扮演。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C.C.既没有像以前那样冷冰冰地回绝,也没有用千年的时光压人,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我会试试看。”

    听得袁满好一阵不适应,他突然觉得C.C.有哪里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只能小心翼翼地问: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现在是你的‘伪装女友’,自然会把该做的都做好。真正有事的人是你才对。”

    “我?我能有什么事?”

    “看样子你还没睡醒啊,你已经睡了三天了。”

    “三天!”

    听C.C.这么一说,袁满脑中残留的最后混沌豁然开朗。

    为什么老妈会上门,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停留在周日,为什么今天会是周二。

    原来不是自己失忆了,也不是时间被人删除,是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在沉睡。

    三天前的周日,自己参加娜娜莉康复的庆祝会。

    在庆祝会上,第一个委托人鲁路修正式确认委托达成,于是自己被前所长预先留下的投影拉回事务所,正式移交了事务所所有的权限,最后还给了一份大礼包。

    没记错的话,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失去了意识。从那时开始算,到今天十二点,正好三天。

    “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又是怎么回来的?桐人和亚丝娜呢?”

    袁满昏迷的地方是事务所,没有他开门,C.C.、桐人、亚丝娜无法进行穿越,现在应该还在鲁路修世界。

    C.C.答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你在庆祝会的过程中消失了,等庆祝会结束,回到鲁路修家里,发现你昏倒在鲁路修家的沙发上,旁边站着一为自称事务所前所长投影的人。这个人把我们送回了各自的世界,也是这个人告诉我你会昏迷三天三夜,让我照顾你。”

    这样一来就都能说得通了。

    前所长是事务所的创建者,袁满所拥有的一切权限都是他给的,区区穿越世界怎么可能难得住他。

    从他留下投影、赠送大礼包的做法,怎么想也不会虎头蛇尾的人。不会放任桐人、亚丝娜失踪三天,怎么都联系不上,最后逼得家人不得不报警的尴尬局面。

    一想到这里,袁满立刻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和记忆,发现新增的祈愿点数界面还在,但也只是这样。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发现,不是说最后给了我一个新手大礼包吗?在哪里?

    再怎么说,自己都昏睡了三天,不可能什么变化都没有。

    左思右想,他把希望寄托在了C.C.的身上。

    “前所长他……有没有让你带什么话给我?”

    “有。”C.C.真的点头了,“他说,他用最后残留的力量开发了你的潜能,会昏迷就是因为身体需要时间来适应。”

    “我的潜能?他有没有说是关于哪个方面的?”

    袁满眼睛一亮,听上去很高大上的样子。难道是什么特异功能?要是有战斗力就更好了,这样自己就可以摆脱手无缚鸡之力,全事务所战斗力垫底的悲剧境地。

    “没有,他只说了希望你慎重使用,不要误入歧途。”

    “这句忠告听着有点意思,难道我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奇才?不知道和鲁路修的‘绝对命令权’比起来怎么样?又会以怎样的方式体现呢?”

    袁满越来越期待,甚至开始想入非非起来。

    能让前所长这样的大能说出“慎重”“误入歧途”之类的词汇,这份潜能绝不只是玩水、玩火、玩雷电这么简单。

    是各类作品中经常被定义为最高等级的时间、空间?

    还是玄之又玄的灵魂、因果?

    又或者贴近科学侧一点,类似于“一方通行”的“矢量操作”?

    难道是,最最Bug,曾经非常流行,后来怕说无脑傲天都不怎么用的能力“复制”?

    你的能力不错,可惜下一秒我也有了!

    想想就带感啊。

    就算不是这些被用烂了的挂逼能力,也没关系,只要不是那种一无是处,或者非常难用的力量,袁满都能接受。

    他啊,实在是平凡得太久了。

    发现袁满已经陷入YY之中,不可自拔,C.C.一阵好笑,她顺手拿起一个盘子,用背面贴住袁满的脸。

    瞬间,冰凉的现实打破了幻想的狂热。

    “醒一醒,该吃饭了,阿姨还在等着呢。”

    “啊。”袁满这才想起来,家里还有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妈。某种意义上,这比什么麻烦都更难应付。

    “我来端吧。”

    想着老妈派给自己的任务,袁满连忙走到灶台边,却被C.C.一把推开。

    “先去洗手,然后刷牙洗脸。”

    “是,是。”袁满耸耸肩,快步走进隔壁的卫生间。

    客厅里的袁妈看着飞一般洗漱的儿子和厨房中不急不忙地C.C.,笑得合不拢嘴。

    做父母的,不就希望看到孩子能有这样的生活吗?

    她为孩子起名袁满,就是希望他能够圆圆满满的,就像现在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