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章 袁妈的突然袭击
    昏昏沉沉。

    混混沌沌。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片无法形容的沉寂与黑暗之中终于多了一缕光明。

    光明象征着秩序,意味着黑暗的终结。

    起初只是一丝丝,而后越扩越大,最后驱散了整片黑暗。

    “唔……好刺眼。”

    袁满用手遮住眼睛,痛苦地哼哼着。

    “谁,谁把窗帘拉开了。”

    “我!”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头顶的方向响起,“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在睡!”

    “几点?”

    袁满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分针秒针正好重合在一切,统一指向正上方。

    “十二点啊,还早,再让我睡会儿。”

    “睡睡睡,都睡成死猪了!是中午十二点,不是晚上十二点,给我起来!”

    “嗖”地一声,袁满身上的被子被人粗暴的掀开,卷起的冷风让他当时就打了个哆嗦,脑中的混沌瞬间一扫而空。

    他终于弄清了现状,也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是谁。

    “老妈,你怎么在这?”

    容貌有三四分和袁满相似的女人似笑非笑地反问道:“妈为什么不能在这?妈过来看看自己的儿子不可以?”

    “可以,当然可以。”袁满连忙点头,“可你不是和老爸出去疗养了么?”

    “我看你是睡昏头了吧,昨天我们就回来了,还给你带了不少好吃的。”

    “昨天?”袁满一愣,“你们不是周二回来吗?难道改时间了。”

    “真是睡昏头了,昨天就是周二。”袁妈弯起手指,用力在儿子的头上敲了一下。

    “昨天是周二?”袁满越听越迷糊。昨天不是周末吗?娜娜莉康复的庆祝会,难道自己失忆了?还是时间被人删除了?

    考虑到自家老妈就在眼前,说得又是那么信誓旦旦,他不好多说,只能问。

    “那今天是周三?”

    “昨天是周二,今天当然是周三,你这是怎么了?”

    袁妈说着伸手去抹儿子的脑门,接着又在自己的脑门上按了下。

    “没发烧啊……”

    “阿姨,您别怪他。他昨天为了处理一份委托,熬了一个通宵,早上六点多才睡。”

    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代替袁满回答。

    是C.C.,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一身居家打扮,头上戴着从《刀剑神域》世界购买的黑色假发,胸前围了一条围裙,手上还拿着一把银色的不锈钢锅铲,看上去完全不像是魔女。

    袁满傻眼了:“你这唱得哪一出?”

    怎么还扮上了呢?扮美厨娘。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又是一记母亲的暴栗,“什么叫唱哪一出?人家奚曦是在给你煮粥,怕你起来饿。真是的,这么好的女孩,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奚曦?好嘛,看来这就是C.C.为自己起的名字了,C.C.的谐音,听上去确实比曹操、草船什么的好了百倍不止——不愧是阅历丰富的千年魔女。

    以上为内心吐槽,怎么都不可能说出来,表面上袁满捂着头抗议:“妈,我的亲妈诶,我才是你儿子好不好,有你这么说儿子的嘛。”

    “废话,就是因为你是亲儿子,所以才最了解,你——唉……”袁妈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C.C.恬淡地笑了笑,安慰道:“别这么说袁满,他没您说的那么不好,我也没您看到的那么优秀。生活中他照顾我比较多一点,今天属于特殊情况。正好您来了,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袁妈依旧不依不饶。

    “妈,你就饶了我吧。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袁满举手投降加求饶,不然还能怎样?这可是亲妈。

    “好吧,看在奚曦的份上。”袁妈这才停止抱怨。

    C.C.见状,对袁满递过一个眼神,说道:“粥差不多快好了,我去看着。等一会儿,请阿姨多多指点,早听袁满说了,您和叔叔都很会做菜。”

    “你别听他吹牛,就是一般的家常水准。”袁妈连连摆手。

    C.C.再次点头示意,折返灶台。

    直到此时,袁妈才放下手,收敛笑容,扭头盯着自己的儿子。

    “说说吧,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还装傻是不?上次回来吃饭,我和你爸说你有女朋友了,你非说没有,现在怎么说?都同居了——奚曦给我开门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走错楼层了。”

    袁满扯了扯嘴角——谁也没想到您老会在我睡觉的时候杀过来,更没想到C.C.会去主动应门啊。

    但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一步,不说清楚肯定是不行的,只能照着之前设想的往下圆。

    “那个……妈,我真没骗你们,回家吃饭的时候我真是单身。”

    “后来呢?”

    后来也是,现在还是。

    当然,这么说出来肯定会被打死,所以——

    “后来我和奚曦说了回家吃饭的事,说我爸妈怀疑我交女朋友了,于是就……”

    “——变成这样了?”

    “嗯。”

    袁满点头,同时在心里补充。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我说的。我没有骗你,最多省略了一点关键信息。

    “好吧,看来我和你爸还算做了件好事。没我们推一把,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你说你也是,这么好的女孩在身边,不抓紧,还这么拖着,你怎么就这么傻呢?”

    “傻也是你生的,不是遗传你就是遗传老爸。”——没你们推一把,什么事都不会有。

    “你个死孩子说什么呢,不知道奚曦看上你哪点。”

    “遗传自老爸英俊的相貌?”

    “就他?还英俊?”说到这里,袁妈的声音又高了起来,“也就我当年傻,看上他了。你可千万别学你爸年轻的时候,听到没有,一点女人的心思都不懂。”

    袁满光棍无比:“老爸不懂,老妈你是过来人,总该明白吧。教教儿子,该怎么做?”

    “少熬夜,别让奚曦操心。对未来要有规划,虽然你现在收入还可以,但毕竟不是稳定的工作,万一要是那什么二次元产业不景气呢?妈给你的建议是,不管你从事什么行业,都需要留足至少五年的生活用度以及一笔用于应急的款项。”

    “知道了。”袁满听到了,记住了。

    这是长辈的人生经验,绝对是金玉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