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六十二章 再会前所长
    袁满当然没那么脆弱。

    就算真的脆弱,也不会被吓跑,他还指着C.C.帮他应付老爸老妈的查岗。

    之所以突然消失,还是老套路,强制传送。

    不过和前两次强制传送相比,这一次稍稍有点不同。

    袁满出现的位置不是事务所中央的所长席,而是待客用的沙发,而本该属于所长的位置上则被一道人影事先占据。

    看到出现在所长席上的人影,袁满并没有慌张,因为在这个人面前慌张没有任何用处。

    矛盾是他的招牌,神秘是他的特质,他正是超次元事务所的创立者,兼第一任所长。

    “是所长您啊,吓我一跳。”

    “现在的所长是你,我是前所长,别叫错了。”人影纠正道。

    “好吧,前所长。那个,我能不能先提个建议。”

    “你说。”

    “下次回来的时候麻烦提前打个招呼,让我有个准备的时间。别老是强制传送,我那边正在开庆祝会,被人看见不好解释。”

    “没问题,我会注意,如果是回来的话。”

    “什么意思?”袁满听出不对。

    “因为现在的我没有回来,你看到的只是事先留在这里的一道投影。等你达到触发条件,就会自动出现。”

    似乎是为了证明这一点,人影让自己的变得淡了一些,看上去更有3D影像的感觉。

    行吧,您是大能,手段了得,我个小菜鸟反正是无法理解。

    在心中默默吐了个槽,袁满恢复淡定,继续发问:“什么条件?”

    “两个。一个是你惹出收拾不了的大乱子,我出面善后。”

    “那我肯定不是。”袁满摇头道,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至于大乱子指什么规模的乱子,一个投影如何善后,袁满没有兴趣知道,因为那太过遥远。

    “不错。”

    前所长投影赞许的点了点头,不知是单纯地肯定,还是暗指其他。

    “你属于另一个条件,通过新手试炼,即正式完成一件委托。”

    “您不说,我都忘了。”

    袁满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原来,鲁路修的委托标注已经从“实行中”变成了“已完成”。

    是啊,娜娜莉看见了,能走了,可不就是完成了嘛。

    虽然时间跨度有些长,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袁满作为超次元事务所所长所达成的第一件委托。

    果然,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不仅是对鲁路修、娜娜莉,还有对袁满自己。

    “先别急着高兴。”前所长对着笑容满面的袁满抬起手,“等我事务所的权限都移交给你,再高兴也不迟。”

    “权限?都?您是说,我现在掌握的还不是所有的权限?”

    “当然不是。党员有预备期,新员工有实习期,你这位新上任的所长自然也有考察期,也就是所谓的新手试炼。而且,你不觉得堂堂‘超次元事务所’就这点规模太寒酸了吗?”

    前一点我承认,至于后一点——是你自己的锅吧。你把东西搬空,现在还来问我?

    察觉到袁满怪异的眼神,前所长咳嗽一声,继续说道:“总之,你通过了新手试炼,我就可以放心地将权限都移交给你。你看这里——”

    前所长伸手一指,一幅建筑建构的3D投影图像浮现在袁满眼前。

    “——这是我担任所长期间,事务所的全图,红色的那一块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

    “教学楼里的厕所?”

    不知为何袁满想起了这种比喻,因为红色区域在全图就那么大一块。

    “你这比喻方式可以去JoJo世界了。”前所长扯了扯嘴角,“不过大差不差吧。”

    “您这是……要将这么一大块地方都交给我吗?”

    袁满兴奋得热血上涌,却被前所长接下来的一句话浇灭。

    “很遗憾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前所长不急不忙地说道:

    “因为那是由我一点一点建立起来,属于我的,你的事务所要你自己亲手建造。”

    袁满追问:“如何建造?”

    “要解释这个问题,需要先从事务所的运作机制说起。”

    “事务所只为真诚祈愿者打开,这不是没有原因的,支撑事务所的力量或者说能源正是祈愿的力量。”

    “通过强烈的祈愿,事务所得以与各个世界建立联系。通过强烈的祈愿,契约有了强制力保证实施。同样,因为强烈的祈愿,事务所才得以扩大规模。”

    “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事务所的报酬标准会那么宽泛,甚至很多时候并不对等。比如你和亚丝娜的交易,治疗艾滋病的技术独一无二,可你要求的金钱、设备、TheSeed,在《刀剑神域》的世界很容易就能搞到。而且你还没有规定对方交付报酬的时间,怎么看都是亏本生意。”

    “这——”

    老实说,袁满之前真的没想那么多。但前所长一提,他还真就觉得不对劲。

    看似都是两个世界的尖端技术,但自己这边的渠道是独一份,那边则是渠道广泛,物以稀为贵。

    “——为什么,这样的契约还能成立?”

    “还是因为祈愿。”前所长微微一笑,“越是纯粹,越是真挚的祈愿对于事务所的作用就越大。即使没有那些报酬,亚丝娜的这份祈愿也足够抵消治疗艾滋病的技术。”

    “原来如此。”袁满明白了。

    事务所的一切都建立在祈愿之上,这才是事务所的根本,而穿越、契约强制力之类的都是附带的。

    “您建立这间事务所也是为了收集祈愿?”

    “有这部分的原因,但不完全,具体是什么暂时不能告诉你——等你将事务所扩建到足够的规模再说吧。”

    “这才是您说的权限?”

    “没错,这才是事务所全部的权限,也是最核心的部分。收集到的祈愿越多,事务所能办到的事情就越多。”

    “包括达到您现在的高度?”话一出口,袁满就开始后悔,因为这种问题多少带有点挑衅的意味。而他这个弱者,挑衅前所长这样的绝对强者,后果真的难以预料。

    好在,前所长并没有在意袁满的挑衅,反而据实相告:“只靠事务所本身不可能,因为这只是一件死物。不过,无尽的多元宇宙拥有无尽的可能,说不定真的有那么一天。”

    袁满的眼睛又一次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