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六十一章 新朋友
    “谢谢袁满先生,是什么礼物呢?”娜娜莉永远是那么有礼貌。

    “还记得我说要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吗?”

    “记得,难道——”

    “就是那个难道,虽然她现在正在无菌病房接受治疗,暂时不能出来,但你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交流,沟通。”

    袁满一边说,一边打开笔记本电脑,将屏幕和摄像头都对准了娜娜莉,接着点开某个程序。

    “测试,测试,这里是袁满。”

    “这里是大蛇丸。”

    大蛇丸的声音通过笔记本自带的音响传了出来,几秒钟后,屏幕中也出现了一身白大褂的男人形象。

    “我这边声音和影像都没有问题。”

    “这里也是,那么,有请主角吧。”

    袁满刚一说完,优纪独有的元气满满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大蛇丸的后方也随之出现一只纤细的手。

    “在,在,一直都可以哦,所长哥哥——新朋友在哪里呢?”

    “木棉季小姐,你现在还不能随便下床,请躺回去,否则我会立刻掐断通讯。”

    大蛇丸一百八十度扭头瞪了后方的优纪一眼,后者立刻乖乖躺下。

    “是——”

    “好了,大蛇丸,难得大家都这么高兴,就稍微放松一点吧。”袁满劝道。

    进入研究状态的大蛇丸不管做什么都无比严谨。这份严谨同样体现在了对优纪的管制上,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怎么做都有详细的计划。虽然出发点是为了优纪的身体考虑,但以少女活泼好动的性子,这些天真是憋坏了。

    “好吧。”大蛇丸犹豫了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从摄像头前退开。

    优纪和她所居住的病房终于呈现在视频之中。与横滨港北综合医院相似的风格,同样的无菌,同样有一大堆的仪器,不同的是,仪器没有那么浓的现代科幻风,而是更偏向奇幻一些。

    那是大蛇丸从《火影忍者》世界里带出来的科学忍具。优纪能在短短两周内恢复到这种程度,这些拥有神奇力量的科学忍具功不可没。

    尽管离健康的普通人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现在的优纪已经能够坐起来,做出挥手,伸腿这种简单的动作,被病魔夺去的视觉、听觉全部恢复正常,苍白的脸上也有了红润的光泽。

    “嗨~嗨~,我是绀野木棉季,你一定就是娜娜莉吧。”

    “你好,木棉季小姐,我是娜娜莉,娜娜莉·兰佩路基。”

    受到开朗的优纪感染,娜娜莉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你好,娜娜莉,很高兴认识你,叫我木棉季就行了。”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木棉季小,不,木棉季。”

    “啊,忘了说了,祝贺你恢复健康。”

    “谢谢,木棉季你也要快快好起来。”

    “嗯嗯,一定会的,等我好了,就来看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所长哥哥还说了,要让我返回学校,能和你一起上学吗?”

    “这……”

    这不是娜娜莉能决定的事,所以她看向袁满,袁满看鲁路修,鲁路修看米蕾,米蕾会意,微微一笑。

    “可以哦,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们怎么会拒绝嘛,到时候和娜娜莉一起加入学生会!”

    “太好了。”

    木棉季、娜娜莉,两位同样坚强,又同样单纯的少女高兴地拍起了手。

    “谢谢你,会长。”

    “谢谢你,会长姐姐。”

    “嗯嗯,好可爱,好想抱抱。”米蕾眯着眼睛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女痴汉。

    看得鲁路修一阵无奈:“会长,请适可而止。娜娜莉才刚刚恢复,木棉季小姐还是病人。所长,请把电脑拿开,我怕会长失控。”

    “了解。”袁满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笔记本挪开,交给等候多时的桐人和亚丝娜。

    “啊……”娜娜莉有些不舍。可能是因为同病相怜,明明两人才第一次见面,娜娜莉就觉得木棉季非常亲切。

    鲁路修轻声安慰道:“视频程序就在桌面上,只要不影响木棉季小姐的治疗,随时可以联系。”

    “真的?”

    “当然,不过视频的时候记得避开会长。”

    “鲁路修,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接连两次的针对,引起了米蕾的不满。

    “唔……”鲁路修托着下巴想了想,吐出一个少见的名词,“女色狼?”

    “!!!”

    米蕾身体一颤,双眼中透出难以置信的光芒,接着装模作样地捂着脸,呜呜呜地假哭。

    “鲁路修,你太过分了,居然这样说我。夏莉,妮娜,你们帮我评评理,我是这样的人嘛。”

    “我觉得鲁鲁说得没错。泳装开会,兔女郎装Party,会长的兴趣太恶劣了。朱雀,卡莲,你们也要小心,不要被会长抓到机会,不然就会被迫做这样,那样的事。”

    夏莉旗帜鲜明地站在鲁路修这边。当然,她没有说谎,米蕾这个大美人的兴趣确实比较恶劣,动不动就袭胸,搞出点荒诞奇葩的事情。

    连会长的小跟班,内向的妮娜都忍不住点头。

    被点名的卡莲和朱雀,虽然搞不清状况,却也只能跟着嗯嗯啊啊,默默记下。

    “你,你们——”几乎“众叛亲离”的米蕾颤抖得更厉害了,她转向最后一名学生会成员,“——利瓦尔,你说!”

    “我,我——觉得会长没有错!”

    利瓦尔张了张嘴,最终选择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谁让他一直都在暗恋米蕾。

    顿时嘘声一片,两头不得罪往往两头不讨好。不仅没能博得米蕾的欢心,还要承受夏莉等人的白眼,急得他是面孔而赤,到最后还是善良的娜娜莉出面帮他说话。

    看到这一幕的袁满,来到C.C.面前,又一次搭话道:“有何感想?”

    “两个小女孩的康复和我有什么关系?”C.C.依旧没有解除冰冷的外壳。

    袁满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的不是她们,是鲁路修,你有没有发现他变了不少。”

    “好像是有那么点。”C.C.也看完了《叛逆的鲁路修》,所以能够感觉出变化。

    如果说之前的鲁路修是固执的,偏执的,不会对任何人打开心扉,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开始试着融入他的朋友们,相信他的朋友们。

    “那么,你呢——?”袁满趁热打铁,“——为什么还要固执下去?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试着去改变?”

    “因为——”C.C.一开始放弃回答,却最终放弃了,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多管闲事。”

    碰了个钉子的袁满摸了摸鼻子,然后他——消失了。

    直接消失,什么征兆都没有。

    过于突兀的表现,终于让C.C.有了一丝情绪波动:

    “怎么就突然走了呢?难道是被我吓跑了?他——应该没有那么脆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