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五十七章 拯救少女优纪(下)
    C.C.的潜入非常顺利。

    没有人怀疑这位身穿白大褂的女人的身份,因为她一举手一投足,每一个动作都完美地贴合了人们对于护士的印象。

    就像是那一位护士的鼻祖南丁格尔,真正的白衣天使。

    自然而然地走过大厅,乘坐电梯,沿着先前探病的路线,一路前进。

    沿途的各道关卡,需要专用的门卡才能通过的大门都在她到来的时候自动敞开。

    这是“电子妖精”结衣的功劳,通过探病时植入的后门,结衣已经彻底掌握了医院的电子系统。

    不仅是门禁的开关,还有监视摄像头。在结衣的控制下,所有和C.C.有关的画面都会自动被替换成之前的录像,不会留下任何影像证据。

    要知道这一次的对手可是国家的情报机关,一点点的疏忽都会导致重大的问题。

    顺利地来到无菌病房,C.C.在那面隔绝所有病毒和细菌的玻璃墙外停下脚步,伸手在玻璃墙上敲了敲,接着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自语道。

    “我到了,周围没有人。”

    “你站着别动,我马上过来。”

    听到脑海里响起的熟悉的声音,C.C.怪异地笑了笑。

    “呵呵,原来是这样的一种联系方式,和Code和geass之间的关系好像,说不定可以——”

    话还没有说完,袁满已经转移过来。直接出现在无菌室内部,优纪病床的旁边。

    并非冒冒失失的闯入,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此时的袁满已经不再是平日的打扮,浑身上下被防化服包裹,在穿好防化服后,还经过了严格的二次杀菌——在被鲁路修和大蛇丸控制的研究所内。

    优纪的身体已经如此虚弱,袁满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冒失让她的病情加重。

    “我们走吧,木棉季。”因为防化服的阻挡,袁满的声音显得异常沉闷。

    “等一下,所长哥哥,让我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小小的人影和刚才没有任何变化的躺着。但是,病床侧面的其中一个指示灯却在不停地闪烁,显示器的面板上浮现出一行英文“userTalking”。

    “好。”袁满点了点头,安静地等待。

    “可以了,所长哥哥,我们走吧。”

    “你听我的指挥,在不同的场景之间切换。”

    这是为了尽可能地减弱时空转移对优纪造成的影响。

    “三,二,一,零。”

    在袁满的倒数计时声中,空间变换。

    袁满本人,病床上动弹不得的少女,以及玻璃墙外等待的C.C.全部消失。

    在最后的最后,袁满也没有忘记叮嘱。

    “结衣,扫尾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来过,也不要让任何人追踪到桐人和亚丝娜。”

    “了解。”

    不知从何处,响起了结衣的声音,尽管袁满已经听不到了。

    独立于世界之外的事务所内部,早已做好了接应的准备,从研究所里专门搬来的病床,以及病床旁把玩着数根试管的大蛇丸。

    优纪出现在病床旁的瞬间,大蛇丸蛇一般扭动手臂,手指闪电般点中少女的额头。

    就这么维持了足足三分钟,才缓缓收回手。

    “如何?”摘下防化服头盔的袁满问道。

    事务所内部的状态非常神奇,虽然不是完全无菌的环境,却不会对伤患的身体造成任何不良的影响,很显然,这也是前任所长的手笔。

    正是因为有这种特殊的环境,袁满才敢放心地把优纪带入这里。

    大蛇丸呼出一口气,答道:

    “和我初步分析的结果一样,治疗用的查克拉能够暂时性就压制住她的病情,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一旦病情复发,那么查克拉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这样一来,就不能贸然移植木遁细胞了。HiV,真是可怕。”

    “连木遁细胞都不行?”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袁满依旧感到吃惊。这可是木遁细胞,《火影忍者》中名列前茅的强大力量。

    “话不能这么说。”大蛇丸摇头道,“单纯比较HiV和木遁细胞,当然是木遁细胞更加强大。是我的话,就算被注入高纯度的HiV,也会被木遁细胞吞噬掉。但是,这位小姐的身体已经和病毒融为一体,木遁细胞反而属于外来物——这么做不仅不能消灭病毒,还有可能让病毒进一步变异,产生所谓的耐药性,不愧是被称为攻克难度最高的难题之一。”

    “好吧,那还是按照原定方案,送优纪去研究所接受治疗。”

    大蛇丸这边不过是碰碰运气,成田连山那边才是真正的依仗。

    为了拯救病重的优纪,袁满可说是调动了事务所编制内外的所有人员。

    整个计划如下:

    鲁路修翘课前往成田连山,将克洛维斯的研究所纳入掌控,既能消除未来的隐患,也可以满足优纪的治疗需要,一举两得。

    紧接着,伪装成医护人员的C.C.潜入优纪所在的医院,为袁满提供精确定位——由于优纪的无菌室空间狭小,定位不能有丝毫偏差,所以袁满必须尽可能近距离的进行定位。

    然后,袁满进入无菌室,带人转移一气呵成。

    等候在此的大蛇丸第一时间为优纪做紧急处置。没了“Medicubiod”,少女每一分钟都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至于为什么没把“Medicubiod”带走,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两个世界的科技树差异,就算带走了,在鲁路修那边也没有虚拟世界供优纪潜行。

    其二,机械构造复杂,要接的线路很多,袁满不会拆。

    利用忍术暂时使优纪好转后,就是最后一步,送入研究所的无菌病房进行系统性的治疗。

    “再忍耐一下,优纪,很快就到了。”

    袁满伸出手,想要触碰少女的脸颊,却最终没有落下。

    眼前的少女实在是太过脆弱,他怕一不小心就碰伤了她。

    “嗯,谢谢所长哥哥。”优纪温顺地应了一声。

    从出生起就成为HiV携带者的身份,让优纪对于他人的善意与恶意有着天然的敏感。她能够感知到袁满发自内心的疼惜,所以格外的亲近。

    “闭上眼睛,倒数十秒。”

    “稍微再等一下,那边的那位姐姐。”

    得到了生命查克拉的字滋养,优纪的状态好了很多,努力转动脖子,看向病床的另一边。

    “是在叫我吗?”从行动开始就格外冷漠的C.C.微微一愣。

    “是的。姐姐,因为我离死亡很近,所以我知道活着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好,有所长哥哥这样关心你,爱护你的人,请不要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好吗?”

    说完,优纪闭上了眼睛,她敏感的不仅是善意和恶意,更有生死。

    袁满见状立刻发动传送,带着大蛇丸一同消失,只留下C.C.一人。因为优纪的一句话,C.C.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情感波动,继续待在这里,说不定会情绪失控。

    不过,C.C.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用力甩了一下头发,半是冷笑,半是怨愤的吐出一句:“你又知道什么?人生才刚刚开始的你,又如何知道无法死去的痛苦。”

    话虽如此,C.C.死水一般的心湖终究泛起了丝丝波澜。

    渴求死亡的她和渴望活下去的优纪就像是磁铁的两极,相互对立,却又无法忽视彼此的存在。

    PS:病了,真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