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五十六章 拯救少女优纪(中)
    天空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皎洁的月光一点点偏移,与山坡下方的灯火交相辉映。

    “空气真好。”

    穿着标志性的黑衣,背着一个黑色背包的桐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身边的亚丝娜一边对着天空舒展身体,一边连连点头。

    “嗯嗯,真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优纪,你看,天空很宽广,夜景也很美丽。”

    “对不起,亚丝娜,桐人。”

    背包背带上挂着的扩音器中,传出了优纪抱歉的声音。

    “因为我的任性,弄到这么晚,家里面,没问题吗?”

    “我没问题,小直会帮我和爸妈说的。”

    桐人对着另一边的摄像头摆了摆手。优纪的病情,妹妹桐谷直叶已经知道了,如果不是学校不同,她也会跟来。

    “我也没关系,晚回去是常有的事啦。”亚丝娜的反应和桐人如出一辙,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违反过家里的门禁,因为这样做会让母亲京子不高兴。

    但是今天,亚丝娜觉得不管回去后被怎么骂都没关系。优纪希望的话,不管走多远,她都愿意,为了这个“别样”的旅行,桐人专门背了一个超大容量的移动电源。

    优纪已经知道自己即将离开,所以想最后看一看这个世界,但是她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容许她这么做,于是桐人和亚丝娜想到了一个变通的方法。

    利用桐人、亚丝娜一直研究的课题“视听觉双向通信探测器”,实现潜行设备和网络联通,让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现实世界的远距离交换视觉、听觉。

    这样一来,即使优纪身在医院,也能看到外面的风景。

    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名为月见台,位于横滨的保土谷区,距离亚丝娜和桐人所在的学校有着相当的距离。

    可是两人没有一个人觉得辛苦,也没有在意周围人们怪异的目光,就像是一家三口出门旅行那样,自然而然地交流,倾听、感受优纪的雀跃。

    优纪住院的三年间,街道发生了不少的变化,每次遇到优纪感兴趣的东西,两人都会靠近,详细地解说。

    中央线、山手线、东横线……

    列车站,长坡道,商店街……

    面包店、水产店、邮局、神社……

    每过一处,优纪都会怀念地嘟囔两句。

    进入住宅区后,在有大型犬的房子啦、枝叶宽广的树啦之类上也会停留目光,发出叹息。

    不需要刻意询问,桐人和亚丝娜都很清楚,那是优纪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而在道路尽头等待着的,则是承载了无数回忆的,对于优纪来说最为重要的地方——“家”。

    那是一处贴着白瓷砖的房子,和周围相比略微有些狭小,但相对的有着相当大的院子。草坪上放着白木的桌椅,靠里的地方还设置着红砖围绕的大花坛。

    桌子由于风雨冲刷颜色变得暗淡,花坛的黑土上也只稀稀拉拉的长着枯萎了的杂草。两边的房子的窗户玻璃里,都溢出团圆的温暖橘色,但白色房子的窗户全部都关着木板外窗,完全没有生活的气息。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曾经在这个家里生活的,父亲、母亲和两个女儿的家庭,如今只剩一人了。而且这一人也在隔绝空气的门的对面,躺在机器环绕的床上,一步也无法走出来。

    “谢谢你们,把我带到这里。”

    此时的优纪,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

    “虽然在这个家里生活还不到一年……。但是,那个时候的每一天,我都清清楚楚地记得。之前是住在公寓里的,所以有了院子非常高兴。妈妈因为担心感染症不太愿意,但我总是和姐姐跑来跑去地玩……。在那个椅子那里烤肉,还和爸爸一起做过书架哦,非常快乐……”

    “以后会有更多快乐的事情。”亚丝娜温柔地安慰,“虽然有些人已经回不来了,但你还有我们,还有很多的朋友,等你病好了,我们可以一起烤肉,一起做暑假,一起创造更多,更快乐的回忆。”

    “就是啊,袁满所长那么厉害,一定会治好你的。”桐人也跟着说道。

    “嗯。”优纪含着泪点头,接着又有些遗憾地耷拉着脑袋,“但,但是——到那个时候,这个家可能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亚丝娜不理解。

    “现在啊……这个家好像在亲戚中大受欢迎。好像是准备拆了之后盖便利店啦,或者把地卖了啦,抵押出去啦……大家好像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前一阵好像是爸爸的姐姐的一个人,甚至完全潜行来见我。明明因为知道我们病的事情在现实里拼命避开的说……要让我……写遗书……”

    “那群混蛋!”听到这里,桐人忍不住一拳砸在墙上,“他们还是人吗?”

    “没,没关系的,因为在现实世界里我根本拿不了笔也盖不了印章。”

    说到最后,优纪露出了促狭的笑容,受到她的感染,亚丝娜和桐人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然后呢?”

    “然后啊,那个时候我拜托她说希望这个家能够原样留下来。管理费的话,爸爸的遗产应该能支持十年左右的。但是啊……好像果然不行。我想多半会被拆了吧,所以,在那之前,还想再看一次……”

    “这可不一定,失踪不等于死亡。”桐人想到了什么,对着手机说道,“结衣,查一下失踪多长时间会被认定为死亡。”

    “好的爸爸。”万能的结衣在一秒钟内找到答案,顺带消除了上网痕迹,“下落不明满四年,或者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从事故产生之日起满二年的,优纪才会被认定为权利能力消灭(等同于中国的宣告死亡)。”

    “四年,非常好。”桐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我们真的需要好好感谢袁满所长,不然这间充满回忆的家,就会被那群混蛋给夺走了。”

    “优纪,你放心地去治病。这个家就交给我和桐人来守护,我向你保证,等你回来的时候,这里一定会和现在一样。到时候,我们举办一场盛大的烧烤宴会,让所有的朋友都来为你庆祝。”

    亚丝娜所描绘出的美好场景,让优纪充满动力。

    “嗯~嗯~就这么说定了。”

    “啊,说定了,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啊!”

    屏幕中,优纪的影像突然模糊了一下,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干涉。

    “好像到时间了,所长哥哥来接我了。亚丝娜,等我哦,等我身体好了,就回来找你。”

    “嗯,我会等着的,不管多长时间都会等。”亚丝娜用力点头。

    “桐人。如果你敢让亚丝娜伤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你的,我可是‘绝剑’。”

    “我知道。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比一场吧,所以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一定会的。亚丝娜,桐人,再见。”

    “滋啦滋啦”地电流声中,少女的虚拟影像消失了,这也意味着她和他们的离别。

    不过,月光下的少年少女并没有觉得伤感,因为离别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在此之前,他们会好好守护这里,守护优纪的归处。

    少女与少年相视而笑。

    “回去吧,桐人,直叶还有叔叔阿姨应该等着急了。”

    “你才是,这么晚回去没问题吗?那个,你家里门禁好像挺严格的。”

    “没关系的,一定,因为我从优纪这里得到了勇气。”

    “居然不是我啊,伤心了。”

    “尽管伤心吧,‘绝剑’的手下败将。”

    “那是我让她的,下次我会带上双剑,让他见识见识黑衣剑士真正的厉害。”

    “我很期待,加油哦,桐人,优纪也是。”亚丝娜展颜一笑,笑容会心。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桐人神情坚定。不仅是游戏,现实里也不会让你失望。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些压力,我会用实际行动让你的家人无话可说!

    PS:病了,状态很糟,老书停更,新书靠存稿。果然双开三更对我来说太极限了,最近一段时间身体和生活质量都眼中下降,看在作者这么拼的份上,多多支持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