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五十二章 隐蔽的会面
    这里的异世界,不仅是站在袁满角度,也是站在C.C.的角度。

    目前事务所联通的世界共有三个,除去袁满所在的三次元,以及C.C.所在的鲁鲁修世界,符合条件的只剩下一个。

    没错,袁满要带C.C.去的正是刀剑神域的世界。

    周末过去是周一,是学生上学的时间。

    但因为袁满的到来,亚丝娜毫不犹豫地请假了。

    桐人其实也想请假来着,但考虑到他们俩在学校的关系基本等于公开。两人一起请假,容易被人误解,再加上袁满也有事情要桐人去做,所以桐人只能心不在焉地在课堂上开小差。

    袁满要去的地方稍微有一点远,不在东京,而是在规模比东京稍小一些的横滨,准确的说是横滨港北综合医院。

    患有艾滋病的优纪,即绀野木棉季就在这里接受治疗以及某项实验。

    因为已经来过几次,亚丝娜很熟悉探病的流程。

    穿过擦得干干净净的两层自动门,走进采光良好的大厅,空气里漂浮着每家医院都有的消毒水味道。

    大厅里,抱着小孩子的母亲、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慢慢地交错行走。亚丝娜穿过这安静的空间,走向会面接待柜台。

    熟练地填写接待表格,默默地跟着护士来到一间被厚厚的玻璃墙所挡住的病房边。

    “优纪,木棉季就在这里。”

    玻璃墙的后面,一位少女,躺在由无数机器组成的山谷中。

    因为全身大半被机器遮挡,所以看不清她的容貌。能确定只有她很瘦,比娜娜莉还要瘦弱,足以称得上瘦骨嶙峋。

    看到这一幕的袁满,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喘不过起来。

    那个女孩的事情他很清楚,也知道她离死亡非常接近。但是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一位随时可能被死神带走的病人,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体会到生命是多么的脆弱。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作品永远只是作品,有些事不亲眼见证,亲身经历绝不会有那么深刻的领悟。

    如果他之前来到过这里,亲眼看见生命垂危的木棉季,他绝对不可能那么淡定的和桐人、亚丝娜商谈,也不会在等到两人有决定后才让鲁路修去联系相关的医疗机构。。

    “报告,我要最新的病情报告,越详细越好!”

    袁满的声音很怪,明明实在压抑,却又像是在嘶吼。

    “冷静点,激动并不能解决问题。”

    C.C.恰到好处地伸出手,扣住袁满的手腕,用力一捏,以这种方式平复他的情绪。

    在这种状况下,也就只有她这位见惯了生死的魔女能够保持平常心。

    袁满脸上的烦躁缓和下来,也让闻讯赶来的医生稍稍松了口气:

    “结城小姐,这位是?”

    “这位……”亚丝娜斟酌了一下言辞,答道,“嗯,是我的一位朋友,知道木棉季的事情……特地过来看一看,能不能麻烦您把最新的报告传给我们。”

    “可以是可以,只是……唉……”

    说到这里,医生长长叹了口气。潜台词很明显,就算给你们,又有什么用呢?

    “拜托了。”袁满将事先准备好的u盘交给医生,在医生交回u盘后,又对亚丝娜说道,“你去见优纪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亚丝娜点头,走进隔壁的房间:“我借用一下AmuSphere。”

    AmuSphere,《刀剑神域》世界公开发售的完全潜行设备的名称,可以将人类的意识投入到虚拟的世界中以达到身临其境的感觉,是该世界的尖端技术。

    亚丝娜正是要通过它进入虚拟的世界和优纪见面——优纪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足以支撑她在现实里进行对话、交流。

    HiV感染十五年,艾滋病发病三年半,优纪的病情已经是晚期。虽然进入无菌室,得以避免新的细菌和病毒感染。但体内已经有的病毒和细菌却无法消除,伴随着免疫系统的机能低下,它们影响正在慢慢增大。

    优纪现在现在,由于细胞巨化病毒症和非结核性抗酸菌症发病,视力几乎全部丧失。再加上,由HiV本身引起的脑病也在发,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移动。

    如果是在三次元,病人恐怕早就痛不欲生,坚持不下去了。

    幸好,随着完全潜行技术的诞生与不断革新,刀剑神域的世界里研究出了完全切断身体与意识联系的技术,并开发出医疗用潜行设备“Medicubiod”。

    虽然还在临床试验中,却能大幅减轻优纪的痛苦,并让不能动弹的她能够以另一种方式“自由”的活动。

    也因此,得到了选择的机会。

    是的,优纪自己来选择——这就是桐人和亚丝娜给袁满的答复。

    袁满、亚丝娜、桐人今天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选择。

    离开医院的三小时后,袁满见到了优纪,在虚拟世界中。

    见面的地点不是袁满熟悉的ALo或者ggo,而是一款听都没听说过的外国游戏。

    这就是桐人在亚丝娜探病期间的任务——寻找一款在日本能够登陆,但服务器和运营商都不在日本的游戏。

    这么做是为了防止情报泄露。不管是袁满还是桐人都很清楚优纪所使用的“Medicubiod”是由日本官方主导开发。一旦被他们得知超次元事务所的存在,势必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搞不好桐人和亚丝娜的人生就完了。

    所以,他们必须慎之又慎,将所有的痕迹全部删除。

    不是本国的游戏,避免被监控。

    登入的地址、身份信息全部是伪装的,就连医院那边都被植入了电子妖精结衣事先设置好的伪装后门,通过袁满交给医生的u盘。

    这也是袁满和亚丝娜为什么一定要跑一趟医院的原因之一。

    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亚丝娜先通过不引人怀疑的方式“面对面”和优纪拉家常,并在最后让她去ALo中的家里等她。

    而桐人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以讨论游戏为由,不着痕迹地透露国外游戏的信息,之后顺理成章地“切换”世界。

    与此同时,袁满在亚丝娜提前准备好的地方开始潜行,在游戏新手村里“正式”见面。

    虽然换了一个游戏,优纪的形象却和袁满的记忆中没有多少分别。

    十五岁左右的年纪,小小的脸蛋儿,露出酒窝的脸颊,微微翘起的鼻梁,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中放出紫水晶般的光芒,开朗明媚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身患重病,她元气满满地超袁满挥了挥手:

    “你好,所长大哥哥。”

    “你好,优纪。”

    看着这样坚强的女孩,袁满又一次坚定了自己想要拯救她的决心。

    “以这种方式会面的原因桐人应该都告诉你了,我想听一听你的选择。”

    PS:昨天说成绩涨势不行,今天更不行了,不带这样的,你们要的正戏来了,点击收藏推荐票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