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五十章 知识就是力量
    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

    这是C.C.的问题,回答的也是她本人。

    ——因为它忘记了自己的颜色。

    这里的雪其实就是暗指C.C.自己,她从出场开始就是一袭白色的拘束服。

    白色既是她的代表色,也是对她过往经历的隐喻。

    因为经历的太多,有太多的痛苦,所以才会遗忘,才会选择尘封。

    雪忘了自己的颜色,正如C.C.选择以C.C.的名字,而从来不提起自己的名字一样,将一切全部抛弃在过去。

    所以雪是白的,所以C.C.没有名字。

    这是当年袁满发在网络上的一片分析,也可以说是阅读理解。毕竟那会儿,他还是个中学生,阅读理解那一套玩的溜得很。

    就是没有深意的句子,都硬能扯出三分理来,更何况这种有感而发?

    所以说中国的教育啊,唉——咳咳,扯远了。

    总之,标准答案袁满知道,C.C.自己当然也知道,可问题是C.C.禁止袁满用这种方式取巧,希望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这让袁满十分头疼,因为复习鲁路修的次数过多,他根本想不到其他答案。

    不对,还是有一个答案的,之前看过的某位尾号152大佬的视频。

    记得他的回答是——

    打开手机浏览器,输入——雪为什么是白色的?

    紧接着,答案跳了出来。

    “雪花由无数细小冰晶组成。冰晶会反射光,所以最终光子会被反射出雪堆。雪中的冰晶会对各种不同频率的光都产生同样的影响,因此所有颜色的光都会被反射出来。可见光谱内所有频率组合在一起所呈现的‘颜色’就是白色。肉眼看见的雪的颜色是所有冰晶共同组成,而不是单独一个冰晶的颜色。所以雪花是洁白的,但不透明!”

    袁满深吸一口气,以极为惊人的语速一次性念完,末了还不忘换气,补上一句。

    “怎么样?明白了吗?知识就是力量!”

    “……”

    C.C.第一次被说得哑口无言,毫无回嘴之力。

    她此时看袁满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脑子出问题的智障。

    就这样,用关爱智障人士的眼神看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吐出一句。

    “我现在知道了,你为什么是一个初男。你这样说话,会把女人吓跑的。”

    然而,袁满不仅没有因为C.C.扎心的话语而及时醒悟,反而更加脑残地补了一句。

    “那你呢?”

    “我现在也想跑,但跑不了,所以——”

    C.C.一脚踹中袁满的小腿肚子,疼得后者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给我出去,让你和我一起看就是个错误。”

    “……真的要出去?”

    “出去!”C.C.不耐烦地挥手赶人,“接下来我自己看。”

    “好吧。”

    袁满讪讪地挠了挠脸颊,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本该是自己的房间,离开时还没忘了关上房门。

    不过,就在房门合上的瞬间,袁满脸上的尴尬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暗暗窃喜。

    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被魔女赶出来。

    C.C.看动画看得津津有味,袁满可是每隔几分钟就看一下时间,清楚的记得现在是凌晨一点四十八分。

    虽说袁满也不是没熬夜修过仙,但今天实在是有点疲劳,回家被爸妈盘问,回来又被C.C.折腾,去鲁路修那边散心还遇上狂热的大蛇丸。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钻进被子,好好睡上一觉。

    三分钟刷牙洗脸,外衣外裤一拖,直接往地铺里一滚,两眼一闭,就去见周公了……呃,好像现在更加流行见梅林?

    反正是谁都行,因为醒来后,肯定什么都不记得。

    一觉睡得昏天黑地,昏昏沉沉,完全不知道过去多久,因为窗帘比较厚,也不知道是黑夜还是白天。

    等袁满因为嗖嗖的冷风,稍微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恍惚看见一道黑影盘踞在头顶,吓得他当时就是一个激灵,本能地坐起身来。

    然后——

    一声“砰”。

    两声“哎呦”。

    “砰”,是因为脑袋撞到东西发出的声音。

    “哎呦”则是人类疼痛时的自然反应,一声是袁满的男声,另一个是女声。

    袁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住了,屋子里多了一个魔女C.C.。

    仔细一看,果然是她。

    黑暗中,穿着睡衣的魔女的眸子眨了眨,流转出盈盈的水光,像是受了委屈般抱怨:

    “你怎么突然就坐了起来?”

    袁满有些无奈,对于自己的住处多了一个人的事实,他还是感到有些不适应,皱眉反问道:“我还想问你呢——既不睡觉,又不看动画,跑到客厅来看一个男人睡觉,你的兴趣也未免太奇怪了。”

    “我对男人睡着的样子没有兴趣。”

    “那你还看?”

    “因为你的睡相特别有趣,整个人像是一只虾米一样蜷成一团。人大半在被子里,但背、脖子、脚和手肘都露在外面。”

    袁满啊了一声,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昨晚睡得匆忙,根本就没好好铺被子,睡上几个小时,扭成什么样子都不奇怪,怪不得觉得凉飕飕的。

    见袁满终于搞清楚状况,C.C.继续说道:“我好心好意地帮你盖被子,没想到你突然坐起来。”

    袁满看了眼被子,发现确实有调整过的迹象,连忙道歉: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错了。”

    “就这样?”C.C.眼波流转,继续扮着委屈。

    袁满知道她在借题发挥,却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有错在先呢?只能抱着早死早超生的心态,说道:“你说怎么办吧?”

    “呵呵……我饿了,做饭吧。”

    C.C.轻笑两声,轻巧地站了起来。

    “我本来就是为这事来找你的。”

    袁满隐蔽地撇了撇嘴——我就知道你没那个闲心专门来看我睡觉。

    当然,做饭的事他不会拒绝,因为他自己也饿了。

    正要顺势起床,却见C.C.身体一歪,忽然趴了过来,整个人压在袁满身上。两人肩靠肩,脸贴脸的亲密状态。

    袁满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蒙了,这塔喵是什么情况?

    做错事的明明是我啊,又不是你,你靠上来干嘛?

    难不成你要吃的饭其实是我?

    “呃……那个……”

    就在袁满犹豫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身上的C.C.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句。

    “腿麻了,扶我一下。”

    “……”

    袁满无语的望着身上的魔女。

    腿麻了……腿麻了……

    你这个磨人的魔女!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我还是做饭去吧!

    PS:昨天的数据不太给力啊,大家加油,点击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