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二十一章 鲁路修的决意
    娜娜莉的治疗到底有没有出现差错,暂时不得而知。

    因为治疗计划被打断了,被电视里播报的一则新闻。

    十一区总督,克洛维斯皇子因公殉职。

    其实,早在两天前,克洛维斯就死了,死在鲁路修的手中,作为他叛逆与复仇大业的第一个祭品。

    不过因为总督死得太过突然,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有找到,就这么报出去恐怕会有一大批人跟着遭殃。于是十一区总督府的当权者们决定秘不发丧,等找到了不被殃及池鱼的办法,再行处置。

    就这样,两天过去了,总督府终于把一切安排妥当,这才将新闻报道出来。

    鲁路修是掐着时间点打开的电视,因为“资料”中已经告诉他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要做的是确认事情到底有没有如期发生——咲世子事件属于突发状况,这才是他原本的打算。

    看到电视机屏幕中似曾相识的画面,鲁路修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

    “果然是这样,那么接下来——”

    话音刚落,电视里又有了新的报道。

    “就在刚才,传来了最新消息。疑似杀害皇子殿下的男人已经被逮捕,根据官方公布,被逮捕的是名誉布里塔尼亚人,枢木朱雀一等兵。嫌疑犯原本为eleven,名誉布里塔尼亚人,枢木朱雀。”

    “有何感想?”新闻播完后,袁满问。

    鲁路修答:“我不会再怀疑‘资料’的真实性。”

    “还有呢?”

    “还有什么?”

    “后悔。”袁满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说明白,“克洛维斯与那次恐怖袭击毫无关联,却被你杀了,曾经的好友枢木朱雀也因此受到牵连,成了替罪羊。”

    没错,替罪羊。

    枢木朱雀并没有犯罪,只是因为他的身份最合适成为凶手,才被污蔑为嫌疑犯。

    他是前日本总理大臣枢木玄武的儿子,此次被扣上凶手的帽子就是为了拿他的身份做文章,试图将矛盾焦点转移到民族仇恨与阶级斗争的层面上。

    日本在被占领后,被划归为第十一区,国民也被称为eleven,这一称呼带有明显的歧视意味,在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也处处低于布里塔尼亚人一等。

    这样一来,eleven心中势必积累了相当的怨恨。为了安抚日本人的情绪,不至于激起民变,政府出台了名誉布里塔尼亚法案。

    eleven在做出一定“贡献”后可以得到的晋升,享有和布里塔尼亚人同等待遇。枢木朱雀因为身份特殊,所以被树立为标杆,也确实有了一定的成效。

    按照正常的占领流程,接下来就是用时间慢慢磨平战争的伤痕和日本的抵抗意志。可惜事与愿违,克洛维斯的死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总督府的官员们为了不受牵连,只能选择搞出一个更大的新闻。因为克洛维斯本人是种族主义者,所以他们顺势放弃安抚计划,改为激化矛盾,将责任推到以布里塔尼亚皇子和日本总理之子为首的两个民族和两个阶级上。

    届时,再来一场血腥镇压收尾,不仅能将功补过,说不定还能收获战功,一举两得,岂不美哉?

    只是,谁又能想得到这一切只是因为误会加上一连串的意外所引起的连锁反应呢?

    说句实话,袁满真的非常好奇鲁路修此时的心情。

    鲁路修满足了他的好奇:“后悔当然有,如果知道白羊宫袭击的真相,我就不会杀了克洛维斯。如果知道这件事会牵连到朱雀,我会换一种手段来达成目的。但是,后悔并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除非你能让时光倒流。”

    袁满摇头:“我很想有,但我没有。”

    “所以,后悔没有意义,我唯一能做的是如何利用这一切,让它们变得更有价值。”

    这就是鲁路修最大的特点,他会犯错,会后悔,但不会因此止步不前,他会将所有的一切都作为动力,支撑他继续前进。

    听到这样的回答,袁满不由在心中感叹:有些人能够成功不是没有原因的,geass什么的不过是外力,这种不断前进的人生态度才是他强大的根本。

    而大蛇丸则罕见地露出一丝认同,因为他也是这样的人,错也好,对也罢,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目的。

    鲁路修没有在意两人态度上的变换,继续说道:“朱雀那边,我会去救他,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我相信你能办到。”对于鲁路修的能力,袁满毫不怀疑,“不过我更关心的是你是否已经想好该如何处理和旧友之间的关系。”

    鲁路修和娜娜莉作为人质期间便是住在时任日本总理枢木玄武的家中。因此和朱雀相识,共同度过一段相当美好的时光,在这段过程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之后因为布里塔尼亚的侵略战争,兄妹两人和朱雀不得不分开,直到两天前的那场变故才得以再见。

    如果没有袁满的介入,之后两人会因为理念不同以及一些机缘巧合相互敌对,甚至演变到对垒沙场,不死不休的局面,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巨大的伤痛,也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虽然最后,两人再度携手,成功毁灭旧世界,创造出新世界,但这些伤痛不会被磨灭,失去的东西也回不来了。

    换袁满站在鲁路修的位置上,他真的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去救朱雀,因为他无法保证朱雀会不会又一次站上自己的对立面。朱雀和鲁路修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的像,都是那种认准了绝不回头的人,即使撞得头破血流。

    对此,鲁路修只是平静地笑了笑:

    “不必担心,朱雀是我的朋友,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不会改变。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只是那时的我们还不够了解对方。这一次不会了,我不会再让朱雀,不,不只是朱雀,还夏莉、尤菲,我不会再让他们离我而去,我不会再让那些悲剧重演,以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之名,以zero之名!”

    那一瞬间,鲁路修眼中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神采,那份坚定不移的意志令袁满为之震撼,也让大蛇丸感到了丝丝的动摇。

    这正是鲁路修和大蛇丸最大的不同点,大蛇丸可以为了目的舍弃情感,鲁路修却不会,因为那是他奋斗的动力,也是袁满愿意信赖他的原因。

    你可以说他傻,说他不成熟,但有一点谁都无法否认——这样的人更值得相交,更适合作为朋友。

    PS:点击收藏推荐票,我全都要,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