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十八章 波斯菊一般的女孩
    一天后,袁满和大蛇丸再度造访鲁路修的家。

    这一天天是鲁路修用来消化自己人生轨迹的时间,也是袁满自我审视的时间。

    不管起因如何,大蛇丸和鲁路修这两位高智商天才都给予了自己很高的评价,既然如此,就必须顺着演下去,否则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时间依旧是下午,差不多放学的时间。

    这一次鲁路修没有出来迎接,凭着还在有效期内的出入证,沿着上次走过的道路,两人成功进入阿什弗德学院,来到鲁路修的家。

    可能是因为校内治安很好,大门没有锁,袁满和大蛇丸自然而然地走过玄关,走进客厅。

    这个时候,鲁路修正好从娜娜莉的卧室里出来。

    瞥见眼中尚未淡去的朱红色飞鸟纹,袁满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问:“你……对娜娜莉用了geass?”

    “是。”鲁路修点头。

    既然是因为geass的作用失去视觉,那么就用geass来对抗,让娜娜莉取回视觉,最简单却是最有可行性的做法。

    “效果呢?”袁满好奇道。

    鲁路修的geass是以视线或者说光信号,需要眼对眼,理论上对于盲人是不通用的。

    但娜娜莉的“盲”,是记忆被geass干涉,自动忽视了大脑接收到的光信号,从物理学角度上说,鲁路修的光信号还是能够被娜娜莉的眼睛读取到。

    在这样的状况下,鲁路修的geass到底能不能对娜娜莉起效,袁满也吃不准。

    “不知道。”鲁路修摇头。

    “不知道?”袁满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要么有效,要么没效,还有中间选项的吗?

    “娜娜莉晕过去了,所以……”

    “晕过去就证明应该是起效了。根据我的理解,geass来源于人心深处的愿望,是意志力的具现。geass的比拼就是意志力的比拼,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爱娜娜莉的人吗?”

    听到袁满的分析,鲁路修的表情稍有缓和。

    “希望你说的是正确的。不过如果有万一——”

    “无妨,我也不是没有备用方案。我记得,忍术中的幻术也可以妨碍认知,干涉精神——”

    袁满说着扭头看向大蛇丸,后者回以一个古怪笑容,小声嘀咕。

    “还说没有预谋,连备用方案都想好了。”

    喂喂,这根本不是备用方案,而是首选方案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想过让鲁路修对娜娜莉用geass。

    不过有了之前脑补案例,袁满也习惯了不少,顺势往下说道:

    “如果你看完了我给你的资料,应该知道geass的力量不是无懈可击,只要有足够坚定得到意志就能抵抗甚至突破,娜娜莉在这一方面未必比你差。”

    “当然,娜娜莉可是我最自豪的妹妹。”

    别看娜娜莉一副柔柔弱弱,风吹就倒的样子,其实她的内心无比的强大。

    试想一下,经历了母亲死在眼前,双腿残疾,双目失明人间惨剧,又有几人能像娜娜莉这样每天乐观开朗的生活,用微笑迎接每一个遇见的人。

    她就像是一朵波斯菊,尽管是随处可见的野花,尽管生长过程注定艰辛,却依然能够坚持下来,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哥哥……你在吗?”一门之隔的卧室里传出了娜娜莉的呼唤。

    “我在。”

    鲁路修立刻推开门,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妹妹的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她的瘦弱的身体,贴心地拿过一个靠垫垫在背后。

    这种视若珍宝的温柔体贴,如果给三次元的那些痴女看到,毫无疑问会惊声尖叫,大呼男神。

    “娜娜莉,感觉好点了没?”

    “嗯,好多了。”娜娜莉努力睁开眼睛,“哥哥……我好像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点点东西,这个黑色的……是哥哥的头发……”

    “是啊,是啊,是哥哥的头发。”

    鲁路修的眼睛因为喜悦眯成一条缝隙,眼睛的两侧晶莹的液体渗出。

    是泪。

    他曾以为自己的眼泪在离开布里塔尼亚的时候就已流干,没想到居然还留了一份,为了妹妹。

    “真的吗?”娜娜莉仍有些不确定。

    “当然是真的,哥哥怎么会骗你呢?不信你摸。”

    鲁路修用自己的手覆盖住妹妹的手,带着她触碰自己的头发。

    “真的是头发,哥哥,我真的能看见了。”

    娜娜莉精致的脸蛋上绽放出了花儿一般的笑容,这份笑容正是鲁路修奋斗的源泉。

    “是因为袁满先生和大蛇丸医生吗?”

    “是啊,他们在检查的时候,对你进行了初步的治疗,等一会儿还要帮你做复查。”

    鲁路修说谎了,不得不说谎。因为被他的geass控制的人,不会有控制期间的记忆,一切都是潜意识的行为,所以娜娜莉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鲁路修哄她翻开眼皮,对着她用“治愈魔法”的全过程。

    娜娜莉不满地鼓了下嘴:“他们已经来了吗?唔,哥哥,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谁让你睡着了,你这贪睡的小猪。”看到妹妹可爱的样子,鲁路修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甚至有闲心开起了玩笑。

    “Mo~”

    娜娜莉撒娇似地哼了两声,下意识地坐正身体准备稍微打理一下自己。

    手收回的瞬间,她触碰到了丝丝的湿润,身体随之一顿。

    “哥哥……你在哭吗?”

    “没……”鲁路修本能地想要否认,却在看见妹妹努力睁大的双眼后点了点头,“没错,哥哥是太高兴了,所以忍不住,一会儿就好了。”

    “那我帮你擦一擦吧,哥哥可不能这样去见客人呢。”娜娜莉拿起放在床头的手帕,轻轻擦拭哥哥的脸庞。

    鲁路修这才反应过来,门外还有两个人,只能遗憾地放弃妹妹擦眼泪的珍贵时光,接过手帕,自己快速擦干泪水。

    “我自己来就行,你也要准备一下,接下来还有治疗要做。”

    “好的,哥哥。”

    “娜娜莉,你一定会恢复健康的,哥哥向你保证!”

    “一定会的,哥哥。”

    娜娜莉的声音还是那样的轻柔,但被被子盖住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握了起来。

    她不希望成为哥哥的累赘,尽管哥哥从不这么认为,一直都在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可她不希望继续拖累哥哥,继续给哥哥添麻烦。

    哥哥,我一定会尽快好起来。

    PS:进入一个月的关键期,继续求点击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