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十三章 叛逆的鲁路修
    ——我要毁灭世界。

    这样的想法很多叛逆期的中二少年都有过,但基本只是说说而已,没有人会去殚精竭虑,更不要说付诸实施了。

    当然,基本之外的例外还是有的,那个人就是鲁路修。

    他本是世界上最强的超级大国——版图像美国,名字却像英国——神圣布里塔尼亚(不列颠)帝国的第十一王子。

    在他9岁那年,他的母亲,玛丽安娜皇妃死于刺杀,妹妹娜娜莉因此双目失明,双腿残废。更令他感到寒心的是父亲,即皇帝查尔斯冷漠的态度,最终导致他心灰意冷,主动提出放弃皇位继承权。

    于是,冷血的父亲把他和妹妹娜娜莉送到日本,作为安抚日本的政治工具。

    可仅仅过去一年,查尔斯便撕毁与日本之间的协议,不顾儿子女儿尚在日本的事实,对日本发动大举进攻,并成功将日本吞并,作为布里塔尼亚第十一殖民区。

    这样的行为彻底点燃了鲁路修的愤怒与叛逆之心。在鲁路修眼中,日本的生活比在皇宫里好的多,没有无休无止的皇位争斗,没有毫无人情味的冷漠。在这里他交到了朋友,和妹妹有了安身之地,如果可以,他希望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

    如今,这一块安身之地也没了。对于布里塔尼亚彻底绝望的鲁路修放弃了原本的姓氏,改名鲁路修·兰佩路基,决心要将帝国毁灭,为母亲复仇,为妹妹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

    然而,一个一无所有的孩子如何能和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对抗?即便他拥有天纵之才,无双的智谋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也只能默默隐忍,默默思考,等待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机会。

    幸运的是,命运在压迫了他十多年后,终于在十七岁这个拥有无数可能的年纪给了他一丝希望。

    某一天,他被卷入一场危险的骚乱。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名为C.C.的神秘女人,从她那里得到了“geass”这一不可思议的力量,这个奇迹般的力量终于让他有了和布里塔尼亚对抗的能力。

    望着倒在他面前的布里塔尼亚士兵,鲁路修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的亢奋,如此的激动。他终于可以不用在忍耐,终于可以将心中的宏伟蓝图付诸实现。

    只是当他强忍兴奋地返回家中,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妹妹,胸中涌动的情绪又迅速瞬间下来。

    即便得到了能够扭曲他人意志的“绝对命令权”,即便真的能够创造出适合妹妹生活的世界,她的眼睛和腿也无法复原。

    娜娜莉,终究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幸福的生活。

    之前有多亢奋,现在就有多么颓丧。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如果妹妹能够和普通人一样该多好啊!

    希望和失望的推动,让鲁路修的愿望空前强烈,天旋地转。

    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来到一片黑暗的空间之中,在黑暗的正中央,有光——象征希望的光。

    ……

    “哈~这个世界是怎么?总感觉越来越陌生……”

    穿着阿什弗德学院制服的鲁路修坐在窗户边,似乎是在看向远方,双瞳的最深处却有一丝丝的涣散。

    从哪个神秘的超次元事务所回来已经过去快一天了,每次一个人坐下来独处的时候,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然后发呆。

    上一次陷入类似的状态还是母亲逝去,妹妹重伤的时候。

    只不过那次是潜意识在逃避,而这一次则是十七年形成的三观在抵抗。

    不可理喻的geass,还有更加不可理喻的超次元事务所,彻底动摇了他这个还算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尤其是在用各种方法验证过后。

    geass的实验对象是学校里的学生,大致解明了能力与极限。

    超次元事务所则是通过脑交,咳咳,无其他媒介的脑对脑通讯,直接听到了所长袁满的声音。

    基本可以杜绝是幻觉或者做梦的可能,也基本可以排除大规模集团性欺诈的可能,这得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就为自己这个除了妹妹一无所有的普通高中生?

    付出和回报完全不成正比。

    “怎么了?鲁路修,又在发呆?”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女性,带着年长女性特有的温柔与知性,本人的容貌也与声音相符。

    自然卷的金发,窈窕的身材,出众的气质,她正是鲁路修所在的阿什弗德学院的会长,米蕾·阿什弗德。

    “会长,学生会的工作我已经做完了。”

    用最快速度收起散乱的思绪,露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形象,鲁路修在学校里一直都是这样,他早已习惯了伪装,即使米蕾是他认识许多年,仅有的几位可以信赖的友人。

    “我知道,你可是我最得力的干将呢。来,犒劳你的。”米蕾微笑着端来一杯红茶。

    “谢谢会长,其实你就是想偷懒吧。”鲁路修也同样回忆一个微笑。

    “啊啦,被看穿了啊。”米蕾吐了下舌头,毫不掩饰地说道,“所以你要加油哦,鲁路修,因为我是个没用的会长。”

    “又在说这种话,明明自己就很有能力。”

    鲁路修端起红茶,抿了一口,姿态比米蕾更加优雅。也只有在这种不经意的时刻,他才会流露出与过往相关的东西。

    “对了会长,你相信神吗?”

    “算是相信吧,因为家里有信徒。”

    这个答案显然不是鲁路修想要的,所以他换了一种方式问。

    “那……超人或者说特异功能呢?”

    “不信,除非我亲眼看见……你怎么了,鲁路修?是不是最近迷上这方面的电影了,这个话题你应该去找利瓦尔。”

    利瓦尔,全名利瓦尔·卡路迪蒙特,学生会成员之一,和鲁路修走得最近的男性友人。

    “我已经问过他了,他拉着我说了半个小时这方面的内容。”

    听到鲁路修的抱怨,米蕾笑容会心:“是啊,他最喜欢这个了,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你愿意陪他说,他高兴还来不及。”

    “我还是不说这个了。”鲁路修叹了口气,“会长,有个,不,可能是两个朋友要来这里做客,我需要两张临时出入证。”

    “朋友?学校外面的吗?”

    “嗯。”

    “真少见,你居然会有学校外的朋友。是偷偷溜出去的时候认识的吗?是什么样的人?男的女的?该不会是女朋友吧,这样的话,有人要……”

    见会长有收不住的趋势,鲁路修连忙打断。

    “是和医疗方面相关的朋友,来帮娜娜莉做个检查。”

    “这样啊……”米蕾不在多说,娜娜莉的情况她很清楚,也没少请过专家名医,“……你还没有放弃希望吗?”

    “怎么会放弃,我可是她的哥哥。”

    鲁路修抬起头,双眼背后弥漫出的执着与深沉瞬间让米蕾一阵心悸。

    娜娜莉,哥哥一定会治好你的,哪怕是和恶魔做交易!

    PS:很早就想说了,用查尔斯这个名字做不列颠的皇帝,一股恶意扑面而来——泰晤士河波涛动,三姐妹山乱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