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章 欢迎来到超次元事务所
    ——这是一份没什么意义的的调查问卷。

    填了不会有奖品,不填也无所谓,不过你已经点开了这份问卷,并浪费了人生中宝贵或是不宝贵的几秒钟,不如就填一下吧,反正只有一个问题,大不了再浪费一分钟的时间。

    这是出现在袁满电脑屏幕中的一句话。

    他的电脑没有中毒,也没有被黑客攻陷,之所以看到这个界面,完全是因为他有强迫症。

    最近,某和周角度数一样的浏览器是越来越流氓了,推送广告的手段不断翻新,不仅会在浏览器里时不时弹出,更会在屏幕右下角的图标栏里不断闪烁。

    作为一个早期的企鹅用户,他早已习惯了在小图标闪烁的时候去点击,哪怕点开之后立刻关掉。虽说后来他基本不在电脑上登企鹅,但常年养成的习惯岂是说改就能改的?

    每次中招都告诫自己不能再点了,随它去吧,可每次都忍不住点开。

    这一次也不例外,看到图标闪烁,本能地移动鼠标,按下左键,然后就看到了这句让他哭笑不得的话。

    第一反应——“咦?居然不是广告?周角公司这是怎么了,转性了?”

    第二反应——“该不会是公司自己搞的什么调查吧,什么你对我们的产品满意吗?之后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吹一波,这是他们公司惯用的伎俩。”

    习惯性的鄙视和吐槽过后,才是正常的思考。

    “这个文案看着不错,挺对我胃口的,我就大发慈悲,浪费一分钟来看看你到底在捣什么鬼——反正我很闲。”

    说是一个问题,真的只有一个问题,一句话,跟着一个空白的文字框。

    问题是:如果你即将穿越到一个你熟悉的二次元世界,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

    “周角公司这是想干什么?好好的流氓软件不做,问什么穿越二次元的事,难道也想从二次元中分一杯羹?真以为死宅人傻钱多好骗?还是以为帝企鹅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杜绝流氓软件,从我做起!”

    脑子快,手也快,立刻移动鼠标,对准“X”图标。然而,就在即将点下的一刻,他的食指停了下来。

    “等等,不对,周角公司在流氓软件里是老大,但在二次元方面完全就是个萌新啊。贸然跨行是大忌,这些年多少人想从这里分一杯羹,却无人能动摇企鹅的霸主之位。它要是愿意过来找打,那不正好嘛。”

    “对,不仅不能叉掉,还要积极配合,增加信心,能坑到固然好,坑不到也没关系——反正我很闲!”

    抱着这样的心思,袁满点进文字框,认真填写答案。

    作为宅圈中的一员,还是其中混得比较好的、以二次元文化圈为谋生手段的硬核宅,这种事他在中二时期就幻想过不止一次,也得出过很多答案。

    什么获得力量,一飞冲天,大杀四方。

    什么组建势力,自己过一把大Boss的瘾。

    什么泡尽纸片人老婆,打下一个大大的水晶宫。

    但在最终指尖最终敲出的,却只有八个字——挽救悲剧,弥补遗憾。

    可能是鬼使神差,也可能是一时犯傻冲动,可能是最近糟心的作品比较多,有些厌烦了。

    的确,悲剧会让一个作品升华,给读者带来最强烈的印象,但人都是向往美好的,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在美好的故事里看到悲剧。

    有点傻,有点一厢情愿,有点不切实际,却是他的真实想法,至少这一刻是的。

    “因为我叫袁满嘛,如果周角公司真的能做到,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做大做强。”

    自嘲地笑了笑,从小就被家人寄予美好寓意,前半生过得还算圆满的男人输入了那八个字外加两个标点,轻轻敲下回车。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在不危及自身的前提下,毕竟他叫袁满,不叫圣人。

    按键弹起的瞬间,袁满的眼前突然一黑。

    恢复清明的时候,视野中充斥着陌生的景象。

    没有熟悉的电脑,不再是熟悉的出租屋,而是一个开阔而阴暗的封闭空间。

    空间里唯一的光亮,是一盏油灯,灯火昏黄,照亮了下方不知道用什么木头制作的桌案,以及趴在桌案背后的男人。

    男人给人的感觉很矛盾,看上去不大,细节却透着沧桑的痕迹,像是黄种人,却又有点白种人的特征,脸很干净,容貌称得上英俊,嘴边的微笑很舒服,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安心。

    察觉到袁满的目光,男人站起身来,用温和的声音开口说道:

    “你不是在做梦,袁满。”

    第一句,就吓了袁满一跳。

    男人并不给袁满说话的机会,继续开口说道:

    “不要惊讶,也不要激动,更不要去胡思乱想,因为没有任何好处,只会白白浪费你的脑细胞。我既然能从把你从电脑前弄到这里,说明我拥有远远超出你想象的能力。相信你应该看过类似的话,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抵抗都是徒劳。”

    “……”

    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不得不承认男人说的是对的。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做什么都没有用。如果是一场幻梦,那就更无所谓了。

    “希望我做什么。”

    “你很聪明,也足够冷静,我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男人嘴角又上扬了几分,似乎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

    袁满也因此确定了一件事——刚才那一番话是男人故意的,目的是最大限度打消一个人突然来到陌生环境的种种情绪。

    如果他不这么说,或许接下来的对话就是各种二次元作品中司空见惯的——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又是谁?为什么把我弄到这里来?诸如此类,不仅浪费口水,更浪费时间。

    能说的,自然会说。

    不能说的,就算问了,人家也不会告诉你。

    难不成还想强行逼供?你有这个能力吗?

    所以放弃挣扎,多听少说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你的心中有不少疑惑,之后也会给你提问的时间,在此之前,先听我把话说完。这里是超次元事务所,我是这里的创立者兼所长。欢迎你来到这里,袁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