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49章 天赐之礼(2)
    也就在同一时刻,路航终于听到了这一次的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已触发】

    【任务难度:C级困难(单人)】

    【任务内容:活下去】

    【任务奖励:2000进化点,C级基因碎片x2、D级基因碎片x2】

    【备注:请玩家注意,本剧情有一定几率触发隐藏任务、世界观设定及特殊势力任务,请玩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探索】

    这一瞬间,他就想骂娘。

    他觉得吧,系统可能是真的想要玩死自己。

    这才是他的第三个任务、第二个单人任务,竟然就已经刷到了C级困难的难度了?安忻还说什么为了游戏的乐趣系统一般会鼓励新人发展——为什么到了他这里就变成往死里整了呢?

    安忻也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说:“不对劲……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系统竟然会给出鼓励探索的备注?看来,上面真的很重视你啊。”

    “先不说这种重视到底算不算是好事儿……”路航道,“你口中所说的上面,到底是什么?”

    “玩家权限不足,无法回答。”安忻冷漠地答道。

    路航几乎抓狂,说:“你已经不是引导者了,还玩权限不足这个梗?”

    安忻却不为所动,只说:“你知道得越多,就越可能引起系统的关注。现阶段来看,如果你想要活下去,那最好脚踏实地地在系统的种种试炼当中脱颖而出。”

    见路航露出一脸沉思,安忻又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这个剧本的内容了?”

    路航点了点头,用意念迅速地与她交流起来。

    这个剧本的原型,是一部叫做《天赐之礼(charismata)》的电影。

    这部片子可以说是2017年度雷声大雨点小的恐怖烂片的代表作了,全作除了将神经病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女主是一大看点之外,其余简直是故弄玄虚不知所云。

    当然了,这或许是近几年来异军突起的心理悬疑分类的普遍特征。\b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太多人觉得随便涉及一些当下流行的元素就能够拍出一部优秀的片子,结果却是悬疑不像是悬疑、恐怖不像是恐怖,甚至还不如那些卖血卖肉的**来得引人入胜。

    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天赐之礼》还不算是垫底。好歹人家的剧本写作是实打实的,部分长镜头和特殊镜头的运用也颇为有趣。这也是《天赐之礼》从诸多烂片当中脱颖而出给路航留下了印象最主要的原因。

    当初观影的时候路航还在想着,那么好的镜头和台本怎么偏偏写出这么个狗屁不通的故事,简直糟蹋了。

    但作为影片如今的“主角”,路航却无从去欣赏这什么拍摄的功力。

    因为《天赐之礼》可是烂片的三大致命点全中,连挽救都没有希望的那种。

    其一,太过僵化且完全只起到背景作用的主角设定:

    女主的渣男前男友、抑郁症、父亲死亡的阴影……诸多近年来大火的要素硬生生赛在一块儿,显然纯粹是为了吸引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女性观众群体,就算是妹子,稍微有点脑子的也只会对这样的设定嗤之以鼻。

    不仅如此,父亲死亡这些分明可以大做文章、将神秘学内容提升一个层面的设定却抛开了完全没有用,只在最后莫名其妙地跑了个过场,简直让人着迷。

    其二,动机手段都成谜的凶手。

    按照原作剧情设定,凶犯是在现实世界当中是一名英俊潇洒事业有成的年轻企业家。因为某些老掉牙的原因,这熊孩子觉得现实世界太无聊了,想要和恶魔做交易得到恶魔的力量。

    在这样的背景下,某人不知道从哪里学到完全不靠谱的恶魔召唤方式。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前几次召唤都失败了,不知道为什么选定女主作为最后的祭品,不知道为什么脑残一样割掉女主的舌头献祭之后却偏偏把女主放在用来隔绝恶魔力量的保护法阵里,最后在要献祭女主的颤抖之中被身为专业警务人员的女主扔到了保护圈外,然后光荣地领了便当。

    如此设定,路航当初看的时候活生生觉得自己的大脑受到了强-奸。

    毕竟他看的电影也不少,这种把猎物放在保护圈里自己站在保护圈外召唤恶魔的清奇行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其三,则是用神秘学装逼,又没有足够的背景知识。

    导演本人对于阵法的研究应该不浅,至少影片前后涉及到的几个所罗门法系的魔法圆画得中规中矩,连天使的姓名都写上了。但是除去魔法圆,全片的神秘学因素简直让人看不下去,就连和片名《天赐之礼》也没有半点联系。

    影片超过三分之二都将凶手刻画成了恶魔的化身,谁知道结尾处猛然一转,凶手变成了一个搞了半天连召唤恶魔的方法都没有倒腾明白、失败率高过80%的外行。更奇葩的是,恶魔和他交流的方式竟然是在墙上写字,不开心了还会加一道下划线表示重点,那行事作风活脱脱就是个熊孩子。

    既然如此,影片的疑点就变成了:如果凶手不是恶魔自身,那女主从头到尾被恶灵纠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惜,这个问题直到最终都没有解开,显然是导演挖了个坑圆不回去就指望观众真把女主当神经病了。

    接下来言归正传:

    根据剧本开头的旁白来推断,路航应该是取代了女主角的位置。原作女主就是一个刚刚上任不久的女警。因为过去的阴影,她在犯罪现场会产生严重的生理不适,再加上女性的身份,因此在警队当中处处被排挤歧视。

    在影片中,是女主最先发现了多个犯罪现场留下的数字,却仍然没有得到重视,最后破解数字之谜的功劳也是被队伍里的胖警探抢走,从而愈发加重了女主自身的抑郁和焦虑。

    在路航看来,这部电影的自由度是很高的。只要符合“宗教杀人”、“死状恐怖的尸体”、“超自然力量”这三点,其余的内容完全可以任由系统篡改。

    恐怕,这也是如此烂片却能够被系统视为C级困难级别剧本的原因了。

    路航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心想:如果自己按照电影原先的剧情来往前推进,恐怕会跌个大跟头。

    现在才刚刚发现了第一具尸体而已,和电影开篇便已经另有三个受害人的设定虽然对不上,但很显然,目前还处在剧本早期。

    如果按照原作来讲,到女主发现第二个受害人、并且与商场最大的股东兼投资人见面之前,剧情自身是没有发展的。

    这个时间可以看做是系统特地给玩家留出的反应时间。这么一想,路航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去引导陈光宗破案。

    一行人又在犯罪现场折腾了一会儿,等陈光宗亲自给那个倒霉保安、同时也是发现尸体的第一人证问过话之后,便将尸体打包,动身离开了。

    自己的辖区里出了这种事,陈光宗显然心情不好。

    他交代:“明天早上十点钟,来一队这儿开个专案会议吧。这事儿不能流到媒体那去,咱们也都低调一些。小路,明天你也一块儿来。”

    “好。”路航干脆地答应,也没有推辞陈光宗要送自己回家的提议,主动坐进了他的副驾驶。

    等车开出去几个路口,陈光宗才突然问道:“小路,你对这案子,应该挺熟悉的吧?”

    路航心里猛地一跳。他故作镇定地问道:“您这话怎么说?”

    “啧,看你这反应,还真是这么一回事了?”陈光宗不满地说。

    对方到底是负责整个S市刑侦的总队长,察言观色的能力绝不上路航这样的年轻人能比得上的。路航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露出了破绽,但一听陈光宗语气里的反感,便知道自己此刻最好乖乖地别乱说话为好。

    陈光宗叹了一口气,语气稍微缓和了几分:“不过,你也别太紧张:这话是你离开之后南宫少将跟我说的。他也提到,你受到某些特殊的限制,不能主动向我透露这些关键的情报。但是,小路啊……”

    陈光宗将车停在了路航租住的公寓楼下,摇下车窗之后,啪地点燃了一根烟。

    他语重心长地说:“我不知道在你眼里,这些案子、这些事件究竟算什么。但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命。”

    一时之间,车内陷入了沉默。路航盯着陈光宗明明暗暗的香烟,心想:如果是陈光宗被卷入进化游戏里,他是否会选择顺从游戏的规则,还是拼上性命抗争到底呢?

    或许是后者吧。

    路航斟酌了一下,说道:“陈警官,你说的话有对也有错。所以,我只挑其中一点和你说:我并不知道这个案子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陈光宗掐灭了还有三分之二的烟,凝神问道:“你没有说谎?”

    “绝没有。”路航摇了摇头,“我只知道,犯下这个案子的不是普通人。但是对方究竟是谁、在哪里、有什么手段,在这一方面,我和你们一样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