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44章 试探
    “叮”。

    一枚青色尖梭撞在了路航的能量盾上。

    梭体高速旋转着,接触点由于高速的摩擦与空气压缩,爆出了一连串的火星。

    几秒钟后,梭体内的能量耗尽了。

    路航撤掉了能量盾,背上却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的攻击是给他的一记警钟——身为工匠,如果灵魂武器不在身边,那本人几乎就是脆皮一个。这样的设定在动漫原著当中或许颇有趣味,但放在瞬息定生死的进化游戏当中,却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难怪安忻建议他在工匠的职业路线的基础上,最好考虑一下肉体的强化、甚至可以兑换一些相性度高的血统。

    看来,如何弥补工匠自身战斗力不足的缺陷,的确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毕竟,在进化游戏当中不存在任何百分之一百安全的事情。就算路航从现在开始与安忻分分秒秒寸步不离,甚至将她固化在武器的形态储存在灵魂当中,路航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会遇到某个能够封印他能力的魔法类剧本。

    随便举个例子:在《Slayer》(秀逗魔导师)的世界当中,就有数种可以封禁他力量的手段和咒文。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更大的危险。作为灵魂武器,安忻不论防御力还是承受度都远比路航要更高。而按照噬魂者的原作设定,工匠消亡之后,武器并不会随之死亡、而是会进入重置的状态——这一点和进化者自身的性质颇为相似,或许正因为如此,安忻才能轻易地被路航当做武器绑定起来。

    还是以《Slayers》的世界举例:面对龙破斩强度的攻击,安忻作为一件“物品”残存下来的几率其实并不低。而大BoSS在强烈的魔法当中化为灰烬、武器却当啷一声倒地的画面,在日漫作品中也绝不少见。但是同样强度的攻击如果由目前的路航来承受,那就妥妥的只能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他可不想要成为某个角色大招爆发下“唯一的”牺牲者。

    “很不错呢。”房间里的斯文男人说。

    话语间,他的指尖又多出了两枚高速旋转的青梭。

    “这一次,来试试40%的力量强度如何?”

    话音刚落,青梭便又一次化作流光向路航掷来。

    路航没有藏拙,发动茧衣,一进一出间已经让两枚青梭打空。

    “哦?”男人扶了扶金色的镜框,好奇地眯起了眼睛,“有两下子。”

    “一照面就是这样的手段,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走错了什么二流玄幻小说的剧本。”路航说道。

    “你口中所说的剧本,就是你们这些人经常提到的任务吗?”眼镜男好奇地问道。

    路航脸色微变。

    因为,这一刻系统反常地提前给出了警告:“请玩家注意,任何透露游戏信息的行为将会遭受眼里的惩罚。”

    这句警告虽然听着官方,但不论是语气还是措辞都和路航印象中的系统提示不太一样。

    于是,路航决定装傻到底:“我不太明白你说什么。”

    “哦……是某种禁止你透露信息的保护措施吗?”眼镜男一猜一个准。

    他主动拉开了一把凳子邀请路航坐下。虽然是冷冰冰的审讯凳,但这会儿路航也不会多加挑剔。

    眼镜男接着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南宫珏。你不需要那么警惕——我和你们是不一样的。我并不在你们的圈子里。”

    路航依旧保持着沉默。

    南宫珏自我澄清的行为对刚刚听到了系统警告的路航来说,实在有点多余了。

    南宫珏说:“路先生怎么不说话呢?”

    说话间,他也将路航上下打量了一番。

    进入亚空间的能力不多见,但也没有真的稀少到哪里去。如果是通过扭曲空间造成伤害的攻击类力量那就另当别论,但路航这辅助类的能力,南宫珏还真看不入眼。

    但是这也不怪陈光宗。对方是个普通人,对于异能者的世界不甚了解。陈光宗也只是如实地将路航曾经表现过的一些力量、以及当时缺失的那一段录像送了上去而已。

    不过,对南宫珏来说,路航还是很有价值的。

    南宫珏斟酌了一下,挥挥手,就让陈光宗退了出去。

    南宫珏所在的势力,在上层的身份不仅敏感,而且很微妙。他所属的机构存在了几十年,但是渐渐地,周围的空气也已经开始改变了。

    可惜,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捕捉到这一改变的。不然,每一次时代变迁,也就不至于有那么多人被名为“势”的洪流给吞噬了,不是吗?

    早在很多年前,南宫珏所在的势力就已经察觉到了进化游戏的存在,只是不论他们如何试探,也没有办法得到任何与游戏相关的情况。至今为止,南宫珏对净化游戏的了解,也只是有一股超出这个维度的势力在发布某些任务,从而有选择性的培养强大的能力者,仅此而已。

    对于机构当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这股力量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南宫珏从这里头看到了机会。

    南宫珏将双手交叉在面前,手肘搁在桌子上,摆出一个颇具压迫性的姿态来。到底是身处高位的人。路航坐在他的对面,感受到前方连绵不断压迫下来的气势,额头上顿时渗出了汗珠。

    南宫珏说道:“路先生,不要太紧张,今天找你来只是想要和你彼此了解一下。对于你们这一类人的存在,我是很清楚的。我也知道你们身上有着某种禁制,一旦你们想要透露和那股力量有关的事情,就会遭受到严厉的惩罚,甚至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

    南宫珏的话听得路航心惊肉跳。

    只听他接着说道:“不过路先生倒是另辟蹊径。你给陈光宗的那些可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如果不是那样,你也不会这么快引起我的注意。本来我以为你是故意这么做,好吸引我们的目光。但是现在看你的反应……好像并不是那样?”

    路航依旧沉默着。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此前的策略当中存在着一个致命的漏洞:他忘了考虑官方的因素。

    路航并不是玄幻小说里那种通过领悟苦修获得力量的修炼者,因此,他自然而然地先入为主,产生了“这世上的能力者都是通过进化游戏得到力量”的误解。

    所以,虽然今天和南宫珏的接触打了路航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儿。

    于是,路航答道:“如果您怀疑我要畜养私军,那的确是个莫大的误会。”

    “我就说,你看起来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南宫珏绅士地微笑着。

    不得不承认,南宫珏的人格魅力很大。

    他的长相本来就斯文清爽,配上金丝边框眼镜盒一身挺刮的礼服军装,整个人乍看上去不仅没有军人的压迫感,反而有种平易近人的书生气质。\u001e

    尤其是摸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后,路航就不再怀有抵触心理,顺着南宫珏的引导,任由他带走了谈话的节奏。

    这时,南宫珏说:“所以我才想要当面和路先生见一见,问问你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路航道:“我一个普通人,当然是为生存做打算。我的想法很简单:将身边的人武装好了,日后发生什么事情,才不至于无处可去。”

    南宫珏问道:“听起来,路先生好像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您误会了。只不过是我的一些猜测罢了。”路航说,“不过……我最近发现,自己的猜测似乎都挺准确。”

    “嗯,那我也不妨猜一猜:你所做的这些……姑且称之为准备工作吧。这些准备工作,和你们这一类人所经历的事情,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吧?”南宫珏既然知道系统惩罚这回事儿,说起话来也自然非常小心。他对路航的兴趣越来越浓了,所以自然不希望自己一句话说得不妥当,搞得路航原地被劈成灰。

    这并不是南宫珏惊弓之鸟。

    事实上,这事儿还真是有前车之鉴的。

    至今为止,路航都认为只要自己不主动泄露和游戏相关的情报、就算是之前那么作死地暗示引导陈光宗去往游戏存在这个方面想,也只是会象征性地接受一些低级的惩罚而已。

    但这只是因为路航作为一个没有背景的个体,能够做到的事情很有限罢了。

    而南宫珏所在的“机构”不论人力物力还是政治影响力,和路航都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他们能做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了很多。

    两者一比较,机构虽然从来没有正面与系统接触过,可他们手中却反而掌握了许多经过无数次推演和试验后得出的、与系统算法有关的、玩家绝对接触不到的情报。至于这些情报是基于哪里得到的数据进行的推演、推演出来之后又是如何进行验算的……

    嗯,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不是吗?

    在机构获得的诸多与算法相关的情报当中,专门有一个大类,全部与所谓的“泄密惩罚系统”有关。

    而南宫珏,就是少数有权限阅读其中内容的人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