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39章 翼手来袭(终)
    小夜与歌姬之间的决战很快就结束了。

    战斗的结果虽然是毫无悬念的。既然系统已经决定要结束这个剧本,那手段自然是干净利落。

    对于玩家们来说,这却未必是一件好事。事实上,抛开路航这一次得到的那意义不明的阵营友好度不说,这个剧本当中玩家的收获几乎是零。由于剧本提前结束,他们最终只是获得了通关主线任务的基本奖励而已。至于击杀boss的奖励,那当然是想都不用想了,毕竟最后一战是NPC打的,和玩家们没有半点关系。

    相比起来,路航的收获反而算是丰富的了,毕竟他还有现实奖励这么一档子事。

    不幸中的万幸,两个资深者倒是没有将这事儿放在眼里。看来他们也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

    随着歌姬化作灰烬,晚餐没立刻被传送进了中转站里。他们看到的最后一幕是身染鲜血的小夜怀中抱着白皙可爱的婴儿,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看来这个剧本并没有彻底结束。”锦官若有所思地说道。

    刘勇浩咋咋呼呼地,说:“你小子总是纠结这些事情,也不觉得累吗?哎,老子就希望接下来能够排到一个痛快的单人本。这种以剧情为核心的剧本实在是太不对我的胃口了。”

    “你这真是……”锦官苦笑着摇了摇头。

    在这个过程当中,路航身体也已经修复完毕了。

    这事儿说起来也实在只能够怪路航倒霉。毕竟,恐怕谁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最后的最后被两位大boss对撞的余波给卷进去。这一下攻击几乎削掉了路航半个身体,若不是受伤后系统立刻开启了传送,路航可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挂了。

    即便如此,这一次治疗也愣是扣掉了他两千进化点。主线任务通关的奖励一共才五千点,两者一抵消,再算上任务期间使用掉的道具,路航这一次好险没有落得血本无归的地步。

    不仅如此,因为这一下冲击,就连刘勇浩借给他的护心镜都碎了。可想而知,如果没有这件道具在身上,路航恐怕当场就会死亡,连回来抢救的机会都不会有。

    这么一思索,其中的凶险顿时让路航变得脸色沉重,丝毫没有完成剧本劫后余生的喜悦。

    这时,锦官走了上来。

    他问:“小兄弟,感觉怎么样?”

    路航苦笑一声:“系统出品,质量当然是没话说的。但是这价格嘛……”

    “毕竟,系统是公平的。”锦官却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路航愣了愣,心思一转,立刻听明白了他的弦外之音。

    没听懂的就只有刘勇浩而已。他很是不满地说:“你这家伙这么说话,怎么还没让人砍死呢?小子,你别往心上去啊。道具碎了就碎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呗!”

    听到如此言论,身为其固定队友的锦官露出了一脸便秘的表情:“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搭档……”

    路航听着两人互相吐槽拆台,心情却复杂无比。

    锦官刚才所说的话侧面印证了路航的某些猜测。他预感,自己与《血战界线》之中的任务接触得太早,所以惹了系统不满。这最后的“意外”可以看做是系统对于他的某种警告:系统如果直接干涉玩家的行动,那么游戏自然也就失去了公平性、乃至是“乐趣”。所以,系统才选择了用这种无伤大雅的手段消耗路航的通关奖励,从而对平衡性做出调整。

    但是这个做法,却透露出了一些更加有趣的信息。

    路航摇了摇头,不急着做出结论。

    但凡是与系统有关的内容,路航都更愿意与安忻进行一番热烈的讨论。这姑娘没有任何生前的记忆,一天里大多数时间又不知道究竟是在睡觉还是修炼,除了系统之外,路航和她也实在没有任何共同话题。

    这倒不是路航身边有个妹子就觉得自己必须要推一推,而是因为安忻这个活动的情报库如果不加以利用,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小兄弟如果不介意,我们不妨在现实里也认识一下。”锦官的话打断了路航的思绪。

    路航皱了皱眉,但还是从锦官手中接过了名片。

    一般来说,中转站内进行交换的内容是不能带出去的。但如果交换的是现实世界当中的物品,那就没有这个限制了。

    这个系统如果多加利用,那么许多无法在现实生活中完成的交易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达成了。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想,那游戏系统的存在非但无关乎于任何进化,反而是这个社会的毒瘤呢。但凡是在现实社会当中,稍微有一些野心的人都可以借助系统的种种特性,达成自己一直以来无法做到的事情。

    所以话又说回来了,这个游戏的目的真的在于激活人类的进化基因,从而面对未来可能存在的某些危机吗?

    路航收回了心思,从锦官手中接过那张厚实的名片。

    名片上写着的职业是某家大型上市公司的法律咨询顾问。但是如果不出所料,这所谓的公司实际上应该是给私人佣兵在暗地里运作的幌子。

    路航笑着说:“某种意义上来讲,二回者身份还真是叫人头疼,如果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我并不希望与你们在现实生活当中有任何交集呢。”

    锦官听了这话,也没有表达出不快。

    他只是说:“小兄弟对于私人用呗这个行当似乎有一些误解,这也是挺平常的事,对普通人来说,这一行的确是负面印象为多。但是从游戏的层面来讲,不结盟的独行侠里头,能够存活下来的,至今为止还没有几个人。”

    “当然了,用这种方式活下来的每一个都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刘勇浩是个老实人,即便看出了锦官对路航有意招揽,还是将对方隐瞒的情报,一口气说了出来。

    旁边锦官的表情愈发复杂起来。他苦笑着说:“如你所见,我身边虽然未必缺乏战斗力,可是智商方面实在是一块短板。”

    “喂!”

    “有什么好喂的,难道我说错话了吗?”景观吊着一双死鱼眼,用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语气,将自己队伍的弱点全部暴露在了陆航面前,“我们这个固定队伍里统共就只有那么几个人。你说说看除了我之外,还有哪一个人愿意花心思去想剧本?每次遇到智商类型的剧本,我都担心自己会团灭好吗?”

    看得出来,锦官真的是带着一肚子怨气,连这么敏感的事情都直接说出来了。

    话是如此,路航却不会因为无聊的同情心,只见卖掉自己的前途。

    他无奈地笑了:“我这边的情况也有些特殊。必要的时候大家都是玩家,当然能够情报共享,但是所谓的组队,恐怕现阶段还是不可能的。”

    谁知道,刘勇浩哈哈大笑起来。就连锦官也是忍俊不禁,顾及到路航的面子才没有笑出声。

    最后还是刘勇浩先开口了。

    他说:“兄弟,你别听这娘娘腔胡说八道的。咱们也没在招募什么正式的队友。你不要有任何心里压力,该干嘛还是干嘛,我们换个联系方式,也就是方便以后万一有需要,可以相互之间讨论讨论。”

    这话翻译过来意思其实是很明确的:路航这会儿还不够格。

    别说进入队伍了。就连和他们接触,都只是因为锦官觉得他或许有一些潜力,所以破例将联系方式留了下来。

    安忻始终没听着外头的动静,此刻顿时觉得嘲笑道:“啧啧啧,太看得起自己,结果丢脸了吧。”

    对于安忻这种时冷时热的态度,路航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位大小姐说风就是雨的。如果试图和她讲道理,那只会是自讨苦吃罢了。

    安忻接着说道:“你以为资深者之间的队伍,真的是如此友好开放的吗?别傻了。即便他们真的是在物色新人,也未必是你想象当中那样子的。”

    这话,说得就很有意思了。

    路航不笨,涉猎也很广,稍微对比一下以前看过的那些无限流小说里头的情节,基本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但是他倒是不觉得,锦官所在的队伍真的会是那种农场养殖型的结构。

    可要说根据的话……

    也就只有路航自己的直觉作为根据了。

    安忻一听,果然对他的逻辑嗤之以鼻。

    笑完之后,她才正色道:“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这个游戏里,永远不会存在没有原因的善意和青睐。在你有那个资本和别人谈收益之前,我劝你,还是收收心吧。更何况……”

    “更何况,过早进入某个队伍的羽翼之下,也未必是一件好事。”路航替安忻把话说完了。

    那一头顿时沉默下来。

    虽然现在看不到安忻的模样,但路航却忍不住想象了这位大小姐因为预估错误而面红耳赤的可爱模样。

    这一想,反而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一个大男人这么欺负一个女人,好像的确有些……不太好看?

    见路航一脸古怪,锦官那一边还以为是他心里有了芥蒂。

    他忙说道:“小兄弟,这人讲话嘴上没把的,你别往心里去。直接招募你进入队伍,但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也不要忘了,每一个玩家都还有自己的现实生活。我们做佣兵的,认识的人多一些总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