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33章 翼手来袭(9)
    路航的话一出,锦官却沉默下来。

    路航一愣,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但就在这一刻,异变突起。

    路航只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的氛围从身体右侧传来,狼狈之下,差一点从左边跌出了金色小径的范围。

    只听“咚”的一声,一颗长着四肢的巨大紫色眼球追朝一行人撞了过来。然而,他的身体狠狠撞在了无形的屏障上,啪的一声,像是果冻球一样爆了开来。

    那画面别提多销魂了。

    小夜的声音从后方冷冷传来:“为什么,停下?”

    锦官也立刻反应过来:“怎么了,小兄弟,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不,并没有什么。”路航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地平复着刚才一瞬间窜上去的心跳。不得不说,这个进化游戏真特么挑战人的神经强度啊。如果换成是更厉害一些的资深者,刚才那一瞬间或许已经发动攻击了。而若是自己这样第一次穿过跨剧本区域的新人,一时之间,说不定会直接从小径另一侧掉出去。

    不管哪一种情况,显然都是为了让玩家在下意识中打破“不得干涉另一剧本”的限制条件。

    这个设定简直充满了恶意啊。

    路航不禁为自己刚才那一瞬间天真的念头而感到无地自容;他竟然觉得进化游戏给出模棱两可的提示是为了给玩家一条生路。

    但安忻却忽然冷冷地开口了:“游戏,只会对真正的强者提供特殊的保护。对于系统来说,只有智勇双全的玩家才具有培养的价值,其余的人,只不过是土壤里的养分罢了。如果连那提示当中的秘密都无法破解,那么对系统来说,这个玩家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且不说在没有刻意分享思绪的情况下,为什么安忻能够如此准确地在路航脑海中接上话。她给出的推理却无疑是最正确的一种,仿佛一盆冷水,将路航当头浇醒了。

    没错,自己在得意忘形些什么?难道他以为自己摸清了系统的规律吗?不,这仍旧是一场以生命为赌注的游戏。如今下落不明的路远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

    而之所以说是下落不明,当然是因为至今为止路航都没有看到妹妹的尸体。如果说之前他还会因为“失血量远超致死量”这个事实而坚信路媛的确已经死亡,但现在经历过游戏的考验,路航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常人所谓的“必死”对于游戏玩家来说是无效的。即便失去了身体超过八成的鲜血,只要有特殊的道具在,游戏玩家仍然可以保住一条命。

    所以,路媛还活着的几率事实上并不小。路航更宁愿相信她是打开了一条特殊的隐藏任务路线,这样也就能解释清楚为什么身为游戏玩家,路媛却可以将自己的玩家身份(紫水晶项链)寄给他人,并以此作为媒介“邀请”一位新的玩家加入游戏。

    安忻静静地漂浮在路航的意识当中。如果路航兑换了内视的能力,他恐怕会惊讶地发现安忻的魂体并不是纯粹的蓝色,而是蓝红交杂的样子。换言之,安忻的魂魄成分有一半是疑心之卵。此时此刻,她如同一张蜘蛛网一样完全扩散出去,在路航的意识当中无限延伸。

    这样的状态下,她可以清晰地捕捉到路航哪怕最细微的情感变化。当她的灵魂触手接触到名为“希望”的情绪之后,安忻强大的计算能力立刻投入实践,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分析出了路航的思维。

    但竟然会真切地相信路媛还活着……这就是人类的可悲之处吗?

    对于路航的兄妹情深,安忻唯一的反应就是嗤之以鼻。

    但她口中还是说:“不过,那种小儿科的试探手段应该不会再有了。既然刚才没有让你离开重叠区域,系统应该也知道,接下来同样的方法也不会奏效。真没有想到,作为一个第二次任务的新人你竟然就会遇到重叠剧本这样的设定。不知道该说你倒霉呢,还是真的很有潜力?”

    “重叠剧本的出现,应该与玩家本人的实力无关,而是取决于游戏场景剧本、个人任务剧本、以及逻辑性三个因素吧。”路航冷静地答道。

    他的分析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首先,雷恩所在的Lybra本来就是一个正义组织,所以在这个任务中,他作为军方的“暗线”出现也是理所当然的。相比之下,锦官和刘勇浩从事的私人用兵这么一个暧昧的行当,即便触发与Lybra合作的剧情,接头人也未必会是雷恩。而如果无法处罚“神之义眼视野共享”的剧情路线,自然也就不需要担心什么重叠剧本了。毕竟剧本之间的重叠区域本来就不是正常情况下肉眼可见的东西。

    其次,雷恩本人的战斗力为零。这也就代表着,玩家本身的剧本当中必须要有“需要战斗力为零的记者出场”的剧情节点存在。这可不是什么缺乏逻辑的魔幻游戏。在进化游戏的世界当中,每一个剧情背后都是有千丝万缕的逻辑和设定在支撑的。只有在码头仓库这类占地面积广阔且存在躲藏地点的剧本当中,雷恩这样的角色才可能出现。

    当然,这其中夹杂了路航的一个推测:和小夜这样的战斗型女主角NPC不同,雷恩这种拥有神之义眼设定的角色是具有强烈的唯一性的。可以说,《血战》系列当中,小夜本来就是一个衍生主角,甚至她所在的整个《Blood+》番剧都是在原设定上为TV化而特地创造的。但是雷恩是整个《血界战线》系列的核心线索,如果他陷入危险死亡,那很可能会引起另一个剧本的全线崩溃。而这,就是路航所说的逻辑性。

    反正走在迷雾当中也没有特别的难度,路航索性在意识当中将这些都对安忻说了。后面的锦官和刘勇浩都不是第一次遇到队友沉默的情况,猜测路航是在和引导者交流,也不会开口去打扰。

    至于小夜……

    好吧,只要路航不停下来,她并不在乎这家伙究竟是在脑中YY将自己推倒之后的剧情,还是真的在思考和任务有关的事情。事实上,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些人类行动。其实她并不需要蝼蚁的协助,只要等力量完全觉醒,歌姬什么的都不在话下,而她身边的骑士更是跳梁小丑而已。

    就在这时,路航终于停了下来:“我们到了。”

    在他们前方的仓库和四周其他的建筑物比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甚至从外部并不能感受到任何显著的能量波动。

    但是小夜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然后瞳孔中立刻划过了一道血光:“没错,歌姬就在里面。咦?奇怪……”

    在进化游戏当中,路航最不希望听到的就是类似“奇怪”、“不对劲”之类的话了。尤其这话从一个NPC口中说出来,只要是玩过电脑游戏的人,应该都知道这显然是剧情更改的FLAg。

    “这仓库里有浓重的血腥味。”小夜的吸血鬼血统设定开始发挥作用了。至少外面的三个玩家,就连刘勇浩和锦官这样的资深者都没有察觉到什么血腥味。如此看来,现在几人经历的应该又是一段固定剧情跑不了。

    果然,小夜接着说道:“三个。奇怪。歌姬的骑士只剩下三个了。从气味上来看……应该是安歇尔和卡尔以及所罗门吧。”

    “哦?”这一次,路航发出了和锦官之前一模一样语气的哦声。

    锦官立刻接口:“看来小兄弟对这个剧本很熟悉。在我们贸然进去之前,不如给我们说说这三个骑士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吧?”

    对于这样正当合理的要求路航当然不会拒绝。只不过没等他开口,小夜先不满了:“你们,人类,很啰嗦。”

    “这丫头——”

    “哎,不要着急。”锦官拦住了火冒三丈的刘勇浩。刘勇浩也不是什么什么都不懂的莽汉,只是这个任务一开始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直憋着一口气没有地方发泄,再对上小夜冷漠的态度,自然就气不打一处来了。因为对刘勇浩这样的玩家来说,NPC就是NPC,死一百个都无所谓,要不是实力上被小夜碾压,他连对方的话都不会去听。这也是他和锦官组成固定队最主要的原因:刘勇浩的战斗力需要一个智将进行引导,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所以,当锦官伸手拦下他,刘勇浩立刻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乖乖地住了嘴。

    锦官笑着对小夜说:“我们和小夜姑娘不同。对我们来说,里头的人并不是我们的同类。小夜姑娘的那些情绪,我们自然也是没有的。”

    “你说,什么?”小夜柳眉倒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锦官笑了笑,依旧不动声色地说:“如果小夜姑娘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一对四,那自己冲进去就可以了。但指望我们因为你而改变自己的战斗策略,那就显然是不可能的了。我们人类讲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小夜小姐觉得与我们分享情报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那要在下说来……这个任务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噌——”小夜一下子将武士刀抽了出来,“那么,不如我现在就杀了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