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24章 新的任务
    路航最后提出的要求很简单:希望陈光宗借用警队和警校的关系,替他找一个可靠的训练场所,进行系统的搏击和武器战斗训练。

    在被异化丧尸王一巴掌拍掉半条命之后,路航意识到自己野路子出生的战斗方法对付普通人虽然没问题,但是遇上力量速度都远胜过自己的怪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武之地。

    被动技能里的那个初级搏击术虽然听上去拉风,但实战价值么……很抱歉,基本为零。

    陈光宗刚听到这个要求,上看下看仿佛路航是个外星人:显然在他看来,路航给出的价码和要求的回报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多了。他若是知道对路航而言这神奇的“体能增幅药剂”其实是一打一打换着来的,恐怕要吐血。

    那天最后,陈光宗一脸纠结地提着装有五支稀释T病毒原液的手提箱离开,然后第二天就开车亲自将路航送到了市郊的一间独栋别墅外。

    接下来的几天内,路航彻底体会到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陈光宗给他找的导师是一名退伍特种兵,至于出身何处他自己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见面第一天路航就直接被对方给揍得完全爬不起来,那浑身上下散架般的剧痛差点让他没忍住让系统给自己修复,最后还是被安忻给劝下来,说什么不破不立,说白了就是自己作的死怎么也得撑着。

    幸好,黄先生有着一种古怪的草药,抹在身上火辣辣地疼入骨髓,可第二天起来,路航身上的磕磕碰碰就几乎全好了。何况黄先生出手虽然狠辣,却很注意不让路航过分地伤筋动骨,所以除了第一天给了路航一个下马威之外,路航后来几次都很快就恢复了。

    另一方面,说起作死这事,安忻对于路航出手T病毒原液的行为则是彻底无语:她很清楚,路航如此有恃无恐的原因只有一个——除非是涉及游戏根本需要直接被抹杀,否则,玩家透露游戏信息需要受到的相应惩罚都是在任务结束后的奖励环节中才一并清算的。

    所以,路航打的就是下一次任务里赚个盆满钵满,然后让系统无关痛痒地扣掉一些点数仅此而已。当然了,他真正决定给出病毒原液之前找安忻做了个详尽的风险评估,确定不会危及生命和正常进化流程之后,才最终将东西交给了陈光宗。

    不论如何,路航觉得用5支稀释的T病毒原液换来这名私人导师的交易当中,自己绝对是赚翻了:毕竟,这位黄姓特种兵如果单论肉体强度,完全可以将路航这个级别的新人进化者虐成渣渣。如果不使用强化技能,路航对上他那是百分百输定了。

    “人类之中,原来也有这样的家伙存在啊。”即便是安忻,都对此感到不可思议,“可惜了,你的老师体内有不少暗伤,若是全盛时期……不知道得有多威风呢。”

    “而且你说……T病毒没有办法将其治愈?”说起这事,路航就感到奇怪:对于普通人类而言,T病毒强大的细胞再生效果理论上是可以治疗一切伤痛的。

    安忻嗯了一声,声音有些凝重:“黄先生体内的暗伤实在太多了,最关键的是……好像还有一股奇怪的能量在里面。我现在实力不足无法确定,但是,他最严重的暗伤无时无刻不在破坏着他的身体机能,看上去很像是进化者的手段。”

    难道,进化游戏在历史中其实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了么?这对于路航来说,无疑是始料未及的惊人消息。

    可惜他现在实在是没有闲工夫去考虑进化游戏背后的真相和游戏的目的:一周的时间在忙碌的训练之中过得飞快,今晚,就是他的第二次任务了。

    说实话,他没有把握。不知道是不是危险直觉的被动技能效果,路航心头慌得厉害,总觉得这即将到来的任务并不简单。

    对此,安忻的评价非常直接了当:进化游戏里哪次任务是简单的了?有时间杞人忧天,还不如再去找黄先生讨教两招。

    就在这时,路航的门上响起咚咚两声有力明了的敲击。他连忙将安忻收回戒指之中,然后迅速地打开门,啪地立正站好,有如一颗苍劲的青松。

    门外是一名五官英挺的男人,如果不是一道刀疤斜着贯穿了整张面孔,看上去一定是个充满魅力。这,就是让路航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战斗训练导师:黄贯中黄先生。

    黄贯中看了一眼赤.裸着精壮上身的路航,眼中浮现不加掩饰的赞许:他并不是没带过徒弟,但是天赋如此优秀的还是第一个。路航不仅抗打击,而且有着惊人的学习能力。短短几天的时间,在黄贯中将实力压制到和路航一个水准的情况下,两人已经可以大战三百回合不停歇了。

    至于陈光宗所说的路航与某些不为人知的秘辛牵扯深厚、以及他行事怎样难以掌控,黄贯中根本就不介意: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路航这个人虽然平时做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绝对是那种比谁都拎得清的类型。

    “稍息。”黄贯中的五官略微柔和了一些,然后说道,“小路,有个任务交给你,想不想试试身手?”

    路航闻言,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他现在都不知道现实中的一切是真实的,还是那恶趣味的游戏系统为了完成对任务的自然过度而弄出来的中转场景。

    不过,既然黄贯中开口,于情于理路航都不会拒绝。他邀请自己的导师入内就做,熟练地为他端上一杯水。

    黄贯中从怀中取出一个黄色信封,轻轻放在桌上:“这里面是任务内容。任务发布人是我在上头的一个老朋友。这个任务不太对劲,我听小陈说,你似乎比较熟悉这一类的东西。”

    “好。”路航拿过信封,轻轻在手中掂了掂:A4纸大小的大信封挺实沉,里面的资料应该不少。

    果然,黄贯中示意他将东西放下,简明扼要地道:“这里面的资料你慢慢看,我先简单给你说明一下情况。任务时间有点赶,是今晚子时。除了你之外,可能还有几名自由佣兵会插手。”

    “好。”路航面色如常地应了一声,将这些信息都记在脑中,心中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什么叫做可能还有几个自由佣兵?说好的新人刚开始几次都是容易的单人任务呢?怎么这苗头听着不太对呢?

    另一边,黄贯中则继续进行说明:“任务地点在临港码头,第三泊区的12号仓库。根据线报,我们的目标是一群外籍黑手党,他们很可能在私下做着化学武器的交易。这个任务很危险,但是官方却无法插手。12号码头是注册在俄罗斯政.府名下的财产,如果我们动用正规的军队和警队,就会立刻将问题上升到外.交层面。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这几天看下来,你的综合实力绝对不亚于一名国际佣兵。”

    “多谢黄先生高看。”路航站起身来,利落地敬了个军礼,“一定不负重托。”

    “很好。”黄贯中点了点头,大方地一挥手,“装备方面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枪支弹药单兵作战武器,包括高科技侦查道具我们都可以提供。”

    那还真是大手笔。

    路航愣了一下,正想要谢绝,却听到安忻的声音在脑中冒了出来:“我们需要热能扫描仪器和声波检测雷达。这两样东西在初期的任务中都很有用。从系统兑换普通科技道具太划不来,现在刚好送上门来。”

    于是,路航流畅地将她的话重复了一遍,黄贯中一口答应,还好脾气地附赠了一套监听设备。

    “十一点过后,会有专车送你前往任务地点。”黄贯中看着自己年轻的弟子,复杂的眼神中浮现一抹担忧,“小路啊,这次任务也正好让你看看,你到底想不想要继续将自己卷进来。”

    “身不由己。”路航摇了摇头,虽然感激黄贯中的体谅和惜才之心,却无法告诉他事情的真相:这些威胁到黄贯中的同僚、子弟、甚至自身的任务,严格说来都是他们这些玩家造成的。应当置身事外的,其实该是这些国家的英雄才对。

    黄贯中看着他,点了点头之后,随口问道:“你妹妹的案子,进展怎么样了?”

    “还在查。”路航不知道为什么黄贯中突然提起这件事,脸色情不自禁地黯淡了一下。

    黄贯中沉吟片刻,道:“小路你说过,对方使用的应该是巨大的重斧?”

    “没错。”路航点头应答,心头忽然升起一抹希望:这是黄贯中第一次问起路媛的案子,难道……他知道什么内情么?

    果然,黄贯中站起身来降下了路航房间内的暗色床帘,然后道:“仅限于我们两人之间……这几年,你的妹妹路媛并不是这‘巨斧’唯一的受害者。不过,这卷宗以小陈的权限看不到,我也是听他讲了之后觉得熟悉,才将旧档案调出来查看的。如果你能够活着从这次任务中回来,就说明你有实力接触这些绝密案件。到时候,我会亲自将案件卷宗提取出来放到你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