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19章 作死也是个技术活
    路航站在系统光柱之中,不自觉地兴奋起来。说到底,路航也不过是个大学生而已。一夕之间获得了非常人的力量,若是不激动万分才是反常。最初的紧张恐惧过去之后,路航开始好奇自己究竟能够变得多强大。

    “恭喜玩家完成自主任务,接下来开始清算奖励。”系统毫无感情起伏的提示音此刻听来真是无比悦耳。

    根据系统计算,路航击杀异化丧尸王获得4000进化点以及两片D级基因碎片和一片C级基因碎片。再加上完成C-级自主狩猎任务的2000点奖励点,路航简直是将强化开销补回来了还有余。

    就在这时,身旁的安忻却忽然冷冷地冒出来一句:“别高兴得太早。”

    这话若是落在别人耳中,肯定会让人不爽:辛辛苦苦拼着重伤完成任务,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数钱的快感,自己人就这么一盆冷水浇下来,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不过,自认这几天相处下来还算了解安忻的路航知道,安忻压根就没那个兴趣给人泼冷水:这丫头年纪轻轻,却是个无可救药的懒癌末期。她的冷若冰霜根本不是什么女王气质,而是懒得多管闲事而已。

    路航这个主导者,不就是因为打扰了安忻的小憩而被嫌弃了么?

    所以此刻听到安忻那冷冰冰的乌鸦嘴,路航的神经一下子绷了起来。

    果然,他身边原本舒适柔和的乳白色光骤然一转,化作一颗血红光球,直接将路航和安忻困顿其中。

    路航一凌,浑身气势因为感应到威胁而本能地攀升,却又因为手中忽然传来的温暖清凉而止住。

    “不要反抗。”安忻轻声叮嘱,同时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覆在路航手背上的柔荑: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会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

    另一边,路航虽然将气势收回,心头却隐约觉得不妙。尤其是安忻这一句“不要反抗”,更是让他背脊发毛。

    果然,系统的声音再响起来的时候,竟然带上了一丝冰冷的怒意:“玩家路航,透露游戏相关情报。行为严重程度:极轻;游戏暴露可能性:极低;仲裁结果:给予物质惩罚,先扣除进化点数1000点,以儆效尤。”

    有没有搞错?!

    路航一听这话,简直要吐血了:辛辛苦苦拼死拼活来的点数一下子少了六分之一,这种事情换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相比之下,安忻却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和路航这个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不同,原先身为引导员的安忻可是很清楚随意透露游戏情报会受到怎样的惩罚的。可惜路航这个家伙,和陈光宗对话的过程中直接就把她屏蔽了,任凭她怎么在戒指空间内双脚跳都没用。

    只是扣点数什么的,绝对是最轻一级的惩罚了。

    安忻等着红光散去,然后用力哼了一声,语气生硬地道:“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委屈?我最开始的时候就警告过你,不要自以为是地将游戏的事情向外抖。你以为你换个什么要事在身的说法系统就抓不到你的把柄了?如果你以为进化游戏的系统只不过是愚蠢的电脑程序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从来没有小看过系统。”面对安忻这种指着鼻子骂的态度,路航的语气顿时也变得有些冲了起来,“我做什么自己有分寸,不需要旁人来指手画脚。”

    “你——”安忻气结,憋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不知为何,比起路航的态度,那“旁人”两个字反而更刺耳更让她抓狂。

    “外面的监控应该都已经屏蔽了吧?”路航漠然转移了话题,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安忻一眼。

    “屏蔽了。”安忻深吸一口气,衬衫下的胸脯因此将布料绷得紧紧的,简直看得人血脉贲张。

    可惜,路航的注意力压根不在安忻的身上。他触动指令解除了中转站模式,然后看着面前死猪一样趴在审判桌上的会所老板,满意地勾起嘴角,神色清冷:“老板,睡够了?”

    “小路啊。”会所老板坐起身来,眼神有一瞬间的迷茫,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异化丧尸王被击杀的那一刻,这个老板就只剩下一张空壳了。现在他的一举一动,不过是顺着系统预先安排的剧本而已。

    他擦了擦光溜溜的前额上渗出的汗水,神色倒是非常平淡,颇有种认命了的样子:“你让陈警官进来吧。”

    路航应了一声,抬手朝玻璃外比划了一下,接着便转身向门口走去。然而,他走到审讯室门口忽又顿住了身形,然后转过来,深深弯下腰去:“老板,这些年来,多谢您的照顾了。”

    老板在现实中是否十恶不赦、又或者他是否只是系统创造出的棋子,这对于路航而言都不重要。他可以在任务中痛下杀手,也可以在现实中大义灭亲,但同时,老板给他工作又对他百般关照提携的事实却是不会改变的。

    路航这个人就是这样:必要的时候他大可以善恶不分,但唯独恩仇却永远都要分得清清楚楚——男人,绝对不可以没有原则。

    而等在外面的陈光宗早已经焦急万分:由于系统的干涉,他脑中根本没有路航进入审讯室之后的记忆。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恍惚而已,路航就抬起手让自己进去了。

    陈光宗实在不明白,单单站在审讯桌前一动不动能够带来什么改变。

    “陈队。”他正要进入审讯室内,却被旁边负责监控的干警喊住了,“这小子不太对劲。”

    “怎么?”

    “陈队你看。”干警移动了一下,露出自己的监视屏幕,然后按下了快倒按钮:只见屏幕上被一片白噪音填得满满的,连个模糊的人影都看不到,简直就像是监控系统临时出了问题一般。

    “这段白噪音,长度是四十五分钟二十八秒。”

    干警这句话一出,陈光宗的脸色立刻变了:他可不觉得,自己眼睛一睁一闭之间就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那么,监视录像中的一切又如何解释?

    面对这一切诡异的现象,陈光宗却不得不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一步步往审讯室走去。

    “一切拜托陈警官了。”路航见他走来,主动地向他点头示意,“还请陈警官还我一个清白。”

    “清白与否,自有定数。”陈光宗移开视线,躲避着路航坦荡荡的直视。路航对此只是笑笑,然后主动走回自己先前呆的那间审讯室内,顺手还关上了门,那配合的程度,就差找副手铐重新把自己铐起来了。

    审讯室的大门发出咔哒一声,自动从外面锁上了。路航坐在硬邦邦的椅子上,身子向后仰着,双眼微微眯起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

    系统严厉的惩罚措施给了路航当头一棒。他以后再想要打擦边球往外透露信息的时候,还得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点数够不够人扣。不然没有触碰系统底线被抹杀、却因为点数扣成负的而被处决,可就真的是要冤死了。

    没一会儿,自动门锁发出一声轻响,显然是有人从外面刷卡开了门。

    路航顿时收敛慵懒的神色,坐正身子,单手在桌面上轻轻敲打,顺便意念一动,将安忻与外界的联系给屏蔽了。

    他并不是信不过安忻,不过,总不能事事都让她在背后盯着做管家婆:如此束手束脚地行事,可不是他路航的风格。

    “小路啊,你到底是怎么说的?”陈光宗走进来,人还没坐下,问题就已经先抛出来了。

    路航摇了摇头,露出一抹苦笑:“陈警官,不是我卖关子。是这事儿你就听我一句,牵扯越少越是好。您做好您的人民警.察,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插手了。”

    路航这话说得端是巧妙,表面上看起来是三缄其口,实际上,却是从侧面肯定了陈光宗的猜测:这世界上的确是有某个势力在暗处搅动风云,而路航便是他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他不能直截了当地透露信息,但同时,他也并不介意与警.方合作。

    不过,既然是合作,当然双方都要拿出诚意来。

    陈光宗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惊涛骇浪的心情,然后道:“首先一点,小路你这案子肯定是洗干净了。你的老板推翻了原先全部的证词,将什么都招了。的确如你所说,你只是被牵扯进去没办法才不得不进行反击,当时的情况混乱,即便错手致人死亡,最多也只是防卫过度——当然,我们是不会用这一条对你进行起诉的。”

    “陈警官真是够意思。”路航微微一笑,表情幅度拿捏得非常好,既不让人觉得是故意在套近乎,却又流露出一股自然的亲切之意。

    路航的意思很明确:洗脱罪名那是理所当然的,不起诉也不过是友好合作的基础而已。空手套白狼在他这里行不通,真要做,就拿出些能够让他动心的东西来交换。

    陈光宗哪里会不知道路航的意思。他摇摇头,向单面玻璃外做了个手势,立刻便有人打开门塞进来一个文件袋。

    “你所要的资料,在这里面。”陈光宗将文件袋推到他面前,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我们根据条件相符的人筛选,最后找出的已经死亡且符合你描述的就只有这一例。不过路航,这个案子可是好几年前的悬案,不知道你的妹妹……是怎么认识的受害人?”

    “这话陈警官问我,我怎么知道?”路航礼貌地微笑了一下,神色毫无起伏,自顾自拿过文件袋打开,便取出里面的档案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