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16章 吃力不讨好
    路航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取出有限的食材,埋头捣鼓起来,顺便,也向安忻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目前为止的强化。

    说来也奇怪,他自己肚子饿了,随便弄一碗泡面糊弄过去就算数,可是换安忻这个刚刚获得肉身的家伙要吃东西,路航却兢兢业业地跑去厨房认真做菜。

    他想,自己似乎多少把安忻当成了路媛的替代品。倒不是说两人的容貌或是性格多少接近,而是路航习惯了将自己放在照顾人的大哥哥的位置上:软萌温柔的路媛和冷若冰霜的安忻,说起来简直是两个极端,但这并不妨碍他将刚刚变成人类的安忻当成自家的小姑娘来对待。

    路航在这个世界上,实在是没什么在乎的事情。路媛的死就仿佛在他的心口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一点点往外蚕食着他的精神。

    如果不将这个洞填上,路航深信,自己恐怕很快就会崩溃:要不是迷失在进化游戏之中,就是被死在某只怪物的爪下。

    轻轻松松,路航端出一盘诱人的蛋炒饭来在桌边坐下。

    安忻捏着筷子,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不吃?”

    “吃饱了,这是给你的。”路航抓了抓头,说完了又觉得自己这态度似乎太容易叫人误会。

    所幸,安忻生性冷淡,根本就不会觉得路航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她只是随口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夹起一筷子香喷喷的蛋炒饭送进嘴里。

    咸淡正好、甜玉米和速冻青豆的味道很好地中和了蛋炒饭中的黑胡椒。

    安忻满意地点点头,难得地给出一句赞赏:“你的手艺很不错啊。”

    路航怔了怔,忽然发现这么两个人坐在餐桌边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说是敲门,那还是客气的了。事实上,那根本就是有人在外面锤门。

    陈光宗的大嗓门隔着门板就传了进来:“路航,你在吗?麻烦开开门。”

    麻烦开门么?

    路航皱了皱眉头,一边大声应着,一边以收取物品的方式将安忻给收进了戒指里。虽然他拜托了陈光宗调查安忻的背景,但路航并不觉得警方的动作会那么快:毕竟现在距离会所那边案发,还不到24小时呢。

    所以陈光宗此刻急吼吼地来访,多少让路航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警官,什么事?”

    他打开了门,却同时用脚背顶住了门框,不让陈光宗有机会进入屋子里。

    陈光宗叹了口气,道:“此一时彼一时,路航,我需要你跟我走一趟。”

    “怎么?现在才开始怀疑死者至亲的人,是不是太晚了一点?”路航看到陈光宗取出的手铐,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还是说,你们有什么难言之隐,要开始往我身上泼脏水了?”

    陈光宗听着他尖锐的话语,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摇了摇头:“的确是会所的事情,具体的你跟我走了就明白了。小路,别逼我动手铐你。警方只是需要问你几个问题,你配合一点,大家都比较好过。”

    路航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人却后退一步让出路来,然后乖乖伸出双手。

    咔哒。

    冰冷沉重的手铐落了下来。

    路航动了动手腕,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这个强度的金属手铐,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轻易就能够挣开。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路航并不想要轻举妄动:他隐约觉得,陈光宗找他应该是为了会所内那“自相残杀”的惨状。

    这么严格说来,路航的确是有罪的:那些人,的确是作为丧尸被他在场景内杀死了没错。

    陈光宗将路航带到警车内,然后沉默地带着他向看守所驶去。

    “不是先要把我关上48小时吧?”路航斜靠在椅背上,优哉游哉地问道。

    “不是。”陈光宗漠然地回答,“的确只是要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是询问还是审问?”路航动了动手,故意让手铐的锁链发出几声轻响,语气中不无讥讽,“审证人没必要上手铐吧?”

    陈光宗从车顶的后视镜里打量着路航满是讥诮的模样,然后很快收回视线,公事公办地道:“等到了你就知道了。只要你没做过错事,就没什么好慌的。”

    路航冷哼一声,嚣张地翘起二郎腿,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说这种无聊话了。你们真要对我怎样,难道我还有那个人权和你们讲道理么?要审就审,不过,拜托以后不要再找我做临时卧底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了。我不信你们编内就找不出一个可以用的人。”

    “你不用这么如临大敌。”陈光宗停下车来,带着路航往警.局大厅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即便你真的做了些什么,也是我们的污点证人,不会有问题的。”

    路航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懒得再说话。

    污点证人,那就是已经认定他有罪了。这样也好,他刚好能够看看进化游戏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到底有多少。

    陈光宗将路航推进装着单面玻璃的审讯室,然后解开他的手铐,只是将他的左手靠在金属椅子上。

    路航坐在原地调整了一下姿势,好整以暇地目送着他离开审讯室。

    不多时,一名刑警便走了进来。对方自顾自地在路航对面的座位上坐下,然后便一言不发地翻看着手中的笔记本。紧接着,两名干警进入房间中,一左一右地在路航背后站好,一旦他有所异动便会立刻飞身扑上。

    路航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冷冷勾着嘴角,在脑中与安忻进行沟通:“依你看,这是唱得哪一出?”

    虽然失去了引导者权限,但是安忻自身仍然保留了不少天赋:比如隐藏进化水晶的能力,又比如、通过意念与路航这个持有者进行通话的能力。

    “我怎么知道,你们人类闹腾些什么?”安忻的声音依然漫不经心,就好像很可能被捕入狱的人不是她的搭档兼希望所在的路航一样。

    路航也不在意,只是继续以意念道:“最可能暴露出我的行为的,应该就是我从现实世界购买的工具了。你不是也说过,进化游戏会自动覆盖游戏的痕迹,比如说丧尸、或者战斗的痕迹,但是对于从现实世界中购买的物品所留下的痕迹,系统是不会管的。”

    “很有可能。”安忻应了这么一句后,又立刻沉默下来,那样子,就好像她正忙着在做什么事一样。

    路航愕然,忍不住挑了挑眉头,最终决定不打扰安忻,无聊地抬眼盯着天花板。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进审讯室。毕竟他的本行是私人保镖,雇主所经营的又是处在灰色地带中的高级私人会所,因此,被招待来喝茶这种事情真是一回生二回熟。

    就比如,他清楚地知道面前这刑警的作用只是通过单方面掌握谈判节奏的方式来给自己增加心理压力的而已。不过,这种行为对路航而言非但没有效果,反而透露给他重要的信息:不论现在警.方手里掌握着怎样的线索,他们都没有把握、或者说并不想要将他定罪。从陈光宗今天的态度来看,应该是把他当做知晓内幕的人了,所以才大动干戈将他“押送”到审讯室来,试图从他口中撬出一些重要的情报。

    可惜对路航而言,这些雕虫小技根本不起作用。

    路航转过头去,快速开启了灵魂视野之后,轻易地锁定了陈光宗所在的位置。

    站在单面玻璃另一边的陈光宗顿觉身上一激灵,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路航的视线如此锐利,仿佛能够直接看穿单面玻璃的阻隔,直接与他四目相对。

    看到视野中蓝色的灵魂火苗心虚地窜了一窜,路航满意地裂开嘴,露出颇为嚣张的笑容。然后他收回视线,继续对着天花板发呆。

    他很清楚,自己对面的刑警熬不了多久的。等对方看到路航完全不被审讯室内的气氛干扰之后,就会放弃这种小儿科的虚张声势了。

    果然,对方坐直了身体,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往路航面前一推:“路先生,麻烦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文件夹从桌子那头滑到路航面前,几张照片因为惯性从里面散了出来,照片中凹陷的后脑勺和被匕首刺穿的前额血淋淋的触目惊心。

    路航随意地抬手翻看了一下这些照片,然后面无表情地将东西都放回了文件夹里,露出一脸迷茫:“警官说的话,我怎么不太明白?”

    审问的刑警砰的一声,狠狠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同时撑起威武的身躯,怒道:“这些伤口的形状,与你日前购买的凶器完全吻合——这么说,你明白么?”

    路航轻笑一声,抬眼看着居高临下的刑.警,道:“警官您可不要冤枉好人,‘凶器’这个词是能乱用的?”

    “小兔崽子,别给脸不要脸!”

    “我倒是不知道,现在协助警方调查原来是这么不讨好的事情。”路航撇了撇嘴,每一句话都经过细细的推敲,“怎么,是我带回来的录音分量不够重,诸位想要翻脸不认人了么?”

    那名刑警将桌子拍得啪啪作响:“你杀了人,还不承认?”

    路航看着对方,好笑地摇了摇头:“杀人?我那叫自卫。不信的话,您可以问问陈队。当时那些人药物摄入过量完全失去了理智,自相残杀的惨状您在档案里难道没有看到?那种情况下我不反抗,难不成乖乖等着他们扑上来从我脖子上撕掉一块肉?”

    那刑.警被他这么一噎,涨红着脸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那模样活像被掐住脖子的青蛙。

    这时,路航忽然顿了一顿,隐约做出侧耳倾听的样子,然后道:“还是说,诸位觉得发现了更有价值的污点证人,所以准备过河拆桥拿我做替罪羊了?”

    “你个小兔崽子,胡说八道什么!”

    “我说……隔壁房间里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的那位,不是我的老板么?”路航调整了一下坐姿,嚣张地将双腿直接翘到了桌子上,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微妙。

    他忽然意识到,即使失去了引导者的身份,安忻仍然在各方面都是个了不起的万能小帮手。就比如现在,根据她的说法,她调整了自己的波长直接接入了警局的监控系统。

    明明路航才是主导地位的工匠,可是在灵魂波段的实际应用方面,他不得不深深地给安忻跪了:什么叫天赋,这才叫天赋啊!

    “你也没必要自怨自艾。”安忻一边在网络中高速移动,一边居然好心地安慰起路航来,“我们引导者除了给玩家提供信息之外,本来,就是为了在现实中协助玩家们处理因为游戏而产生的麻烦事的。当然,目前我也就只能当当你的电子眼,如果你想要我采取再进一步的行动,就需要支付相应的进化点数了。”

    本来就是因为这该死的进化游戏惹出来的事情,为了将他的现实生活恢复正常,现在居然还要他付出进化点数?

    路航一听这话,脸上顿时憋得五彩缤纷,忍不住在心里大骂系统坑爹。

    “你误会了。”安忻在戒指里摇了摇头,依旧以毫无起伏的语气解说道,“今天的事情,说到底是你自己惹出来的: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将人类世界的造物带入进化游戏中,否则,如果玩家在现实中原本就身份不凡、一挥手就能弄到飞机大炮的话,岂不是完全打破了游戏的平衡性么?在现实中,你们想要怎么互相倾轧系统都管不着,但是在场景之中,就得乖乖地一步一个脚印用点数兑换装备和技能来通关,什么把点数换成现金再从现实中带道具进去之类的歪门邪道,就会像这样遭到惩罚。”

    安忻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喘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而且,你也不要觉得系统是在坑你。你为了处理现实的问题而付出的点数并不是‘被扣除’,而是‘解决问题所必须的投资’,换言之,是给了我任意支配那部分点数的权利。”

    “然后,你再通过适当地分配这些点数,将我从困境中解救出去是吧?”路航会意过来,轻轻点了点头:这样说来,系统倒的确是公平的。

    想到这里,路航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安忻,你现在到底算是个怎么样的情况?”

    “我也不清楚。”安忻的声音里终于透出一丝迷惑,“按理来说,我已经不是引导员了,可是引导员能做的:比如替你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和我的电子天赋倒是都还在,唯一消失的,好像就只有系统加诸引导员程序的限制。”

    所谓的限制,也即必须百分百无条件服从持有者的最优先程序。

    路航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便暂时将这个问题搁置一旁,转而摆出一副理解体谅的表情,好声好气地说道:“其实这位警官,我能告诉您的已经都说了。我是个良好市民,能够协助你们办案的地方当然会竭尽全力,可你们现在这种做法,也实在是太叫人寒心了。”

    那名刑警不知该说什么,却听得单面玻璃上传来两声轻轻的敲打。他连忙转过身来,警告性地瞪了路航一眼后,转身向外走去。路航见状,仍旧保持着嚣张的坐姿,实际上却是和安忻继续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片刻之后,安忻终于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听我说……”

    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长串,直说得路航渐渐坐直了身子、然后低下头去来掩饰他脸上的震惊:安忻所说的话简直匪夷所思,但是细细想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虽然她的提议非常冒险,但是那样做,总好过白白支付珍贵的进化点来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权衡利弊过后,路航的眼神顿时变得坚定了起来:“安忻,打开中转站。我们一次性,把这棘手的麻烦事处理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