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13章 “您是进化者”
    路航驾驶的黄色柯尔维特严格说起来算是赃物,自然是不能再继续驾驶的了。无奈之下,路航只好上了陈光宗的警车,然后将头靠在车窗玻璃上装睡,以这种自己鞠躬尽瘁所以弄得筋疲力尽了的模样来堵住陈光宗的问话。

    毕竟,他根本就不可能告诉陈光宗今晚发生了些什么,不然,路航自己恐怕会被警方当成注射了致幻剂的瘾君子收押起来。

    这时,无线电里传出先行一步的警员的声音:“陈、陈队,这里的情况……不,您还是自己来看吧。”

    前去侦查的警员说完这句话便断了通讯,那震惊恐惧手足无措的声音却给车厢罩上了一层不详的阴影。

    路航但心里咯噔来一下,悄悄在心中呼唤起自己但引导者。

    安忻冷冰冰但声音立刻在脑海中响起,缺少基本抑扬顿挫的语气此刻听来却叫人颇为安心:“系统的善后工作是万无一失的,您不要多说话,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路航闻言,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警车很快便停在了会所前,玻璃大门外已经拉起了黄色但警戒线。

    “什么情况?”陈光宗走下车,大步来到负责警戒的下属面前。

    那员干警但脸色明显很苍白,仿佛刚刚大病了一场般:“电力被切断了,不过透过前门能看得到大厅里但状况。里面……”

    干警挣扎里一下还是没有勇气把话说完,只是向陈光宗递来一支手电。

    手电的光芒透过玻璃大门,在地上投下一块光斑。路航凑上前去,企图偷得一眼,却发现自己的夜视不知何时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只不过是这么一瞥,便轻而易举地看清了昏晦背后的真相。

    大堂之中,客人和工作人员横七竖八地躺倒着,乍一看去,简直像是旧社会专门用来弃尸的乱葬岗。路航很清楚地看到有些人的身下是一大片凝固了的血泊,有一些人却安然无恙,看上去只是睡着了一般。

    “这是……”陈光宗皱着眉头,用手电细细地扫了一圈,然后问道,“电力的问题,有办法修复么?”

    “单独的发电室就在这后方仓库的附近,我们的人已经着手在修复了。”干警利落地敬了个礼答道。

    说曹操曹操到,只听啪的一声,所有的照明一瞬间恢复过来,令漆黑的夜空亮如白昼。

    而正门背后的景象,也就因此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躺倒的众人之中,有一部分双目紧闭,还有一小部分却露出狰狞的神情,大张着嘴双臂前伸,不知是想要抓住什么救命稻草,还是试图将身边的同伴撕成碎片。他们的身下无一不是猩红的血迹,后脑勺的部分,则露出一个碗口大的狰狞破洞。

    这一幕,简直有如人间地狱。

    路航猛地后退一步,情不自禁地捂住了嘴。

    那后脑勺的破洞,他再熟悉不过了:他在与大堂内的丧尸战斗的时候,就是用铁撬一一将他们的后脑勺砸扁了去的。

    难道……那些人,就是游戏场景中的丧尸?

    杀死怪物是一回事,杀死活生生的人类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路航一瞬间失去了血色,捂着嘴向旁跑了几步,然后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同时在心中急切地呼唤着安忻。

    安忻的声音片刻之后响了起来,其中带着明显的不耐烦:“嚷嚷什么啊……大半夜的睡个美容觉都不行了?”

    美容觉是什么鬼!

    路航压低声音,愤怒地问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安忻从隐去外形的戒指里向外瞟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道,“都是你杀的咯。”

    他杀死的,明明是丧尸不是么?

    路航几乎将胃都吐了出来,好半晌才缓过来。尽管如此,直起身的时候仍然觉得头重脚轻。

    “丧尸、人类,有区别么?”相比之下,安忻这个引导员可要冷静得多了,“这个世界上的生物,说到底只分成开始进化的高等生物,和被时代淘汰的劣等生物而已。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和丧尸根本就是一样的。真不知道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激烈:你是被选中的净化者,即便是将这个城市中所有的人都屠戮殆尽,又有什么不对?何况这些人,本身就是瘾君子和害人不浅的毒贩子吧?你要是有多余的同情心,还不如想想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强化。”

    安忻的话虽然不好听,但却的确说到了点子上:身为玩家,路航说到底根本就是系统的玩物而已。因此,他其实根本没有那个立场去同情其他人:毕竟,他自己也随时随地可能丧命。

    但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杀死的丧尸,此刻会变成活生生的人类。

    就在这时,陈光宗侧头向他招呼了一下:“小路,你的身份卡还在么?”

    “在。”路航回过神来,走上前去弯腰照了一下胸前的卡片,高强度防弹玻璃制成的自动门便悄无声息地向两旁打开了。

    陈光宗带领着一众干警向内走去。路航犹豫了一下,迅速在末尾跟上,小心翼翼地在横七竖八的躯体之中寻找落脚点。

    “这里大多数人都还活着。”展开搜查队形的干警们很快便得出了结论。

    路航低头绕过一汪血泊,道:“剩下的呢?”

    “死得不能再死了。”陈光宗用脚尖轻轻踢了踢距离最近的一具尸体,眉头皱得死紧死紧。

    路航低头看了一眼后脑勺凹陷下去的死者,然后迅速移开视线问道:“你觉得……这里发生了什么?”

    陈光宗转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自相残杀。”

    “自相残杀?”知晓真相的路航一挑眉,抛出一句反问。

    陈光宗点了点头,将死者的伤口指给他看:“这些死者,彼此身上都有被人抓着头颅往地上敲打的痕迹。根据我们所得到的情报,这些人所服用的新型毒品除了具有惊人的致幻作用之外,同时还有着强大的麻醉神经和活性化肌肉的效果。他们身上的伤痕,很明显是附近的人留下来的。所以要我说,这些人是吸食了过多的毒品,结果陷入幻觉,开始向身边的人发起攻击。”

    路航嗯了一声,没有答话。他听着陈光宗头头是道的分析,却只是愈发觉得迷茫。

    或许在现实中,这些人的确如陈光宗所说由于毒品的副作用而自相残杀了起来。但是对路航而言,这些人却是他亲手杀死的:他还记得丧尸的后脑勺被砸碎时发出的声响、更记得颅骨被撬棒敲击后传来的阻力和触感……在这种情况下,路航宁愿相信游戏中发生的一切才是现实。

    这时安忻似乎是叹息了一声,接着便道:“就像我先前告诉你的,游戏的场景是建立在您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之中,因此,自然也会对现实产生影响。您没有必要被这些死伤数据干扰到,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点点滴滴其实都在系统的掌控之中。您很幸运,得到了成为进化者的机会。从今以后,我希望您能够明确地区别自己和普通人类之间的差异:您是进化者,是人类未来的希望。所以,我希望您不要被现实世界的伦理纲常所束缚。”

    伦理纲常?

    路航摇了摇头,心里颇为无奈:他很好奇,如果自己生存的世界在这一刻于安忻面前分崩离析,她是否会因此而动容变色?

    他很想问问安忻,她有个那么好听的名字,可胸膛内是否却空无一物?

    路航平复了一下心神,对陈光宗提醒道:“陈警官不如上楼看一看,老板的办公室在最顶楼,说不定……他安然无事。”

    “正准备上去呢。”

    陈光宗砍了他一眼,视线中满是探究:这里的景象实在是太惨了,以至于他无法想象路航究竟是怎么生还逃脱的。尤其,在没有电力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大门。可事实却是,路航不仅从会所中带着罪证录音逃了出来,而且还进入停车张偷了一辆拉风的跑车做逃跑工具。

    路航察觉到陈光宗异样的视线,道:“这里是有备用电源的,我逃出来的时候,备用电源还在工作。可能……是不久之前才耗尽了吧?”

    “可能。”陈光宗皱着眉,漫不经心地重复了一遍之后,便转而向楼上走去。

    他,实际上已经对路航起了疑心了。毕竟这里的情况那么凄惨,路航身上却连半点伤痕都没有,只是衣物破烂不堪,仿佛被一群猛兽袭击了一般。

    陈光宗知道路航的身手不错,但他却不觉得路航的身手好到能在一群因为毒品而化身野兽的疯子之中全身而退。

    路航察觉到对方的猜疑,不觉冷笑一声,先声夺人:“陈警官可真是够意思啊。让我做卧底的人是你,现在怀疑我有问题的人也是你。我倒不知道,什么时候良好市民配合警方工作还这么吃力不讨好了?”

    陈光宗回过神来,干笑一声:“小路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怀疑谁也不会怀疑你——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真觉得我立了大功,就不要三句话里两句半是试探。好过现在这样过河拆桥,东西给你带到了,你却反而开始觉得我有问题起来。”路航冷哼一声,丝毫没有给陈光宗面子。

    陈光宗干笑一声,没有答话。两人谁都不先开口,只是一致地向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