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11章 丧尸狂潮(完)
    路航目前面对的危机有三:

    第一,是背后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爬行者大军。根据安忻的说法,最合理的猜测是一楼大堂里他没有杀光的走尸在难度等级提升的时候也发生了变异,成为了系统设置给他的第二道夺命关卡;

    第二,是那些要命的溅射者们:路航放眼望去,走廊里的溅射者至少15头,想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怎么看都不可能。想到这里,路航忍不住将会所服务经理的十八代祖宗给问候了个遍:来会所的客人背后哪一个不是香车美人都不缺,谁会稀罕那些“服务人员”?现在倒好,香艳没香成,全都变异成了要命的溅射者,那些阔少们要是还活着,看到自己胯下承欢之人瞬间变成头部开花的变种丧尸,真不知道从此之后还提不提得起枪。

    但是对路航而言,最要命的还是病毒的威胁。低等走尸虽然速度慢,但胜在力气大而且人数众多,而且只要被咬到一口就等同于立了死亡FLAg,实在是叫人觉得棘手。

    但是现在这情况下,路航也没有选择。他咬了咬牙,转头取出一枚信号弹咋进背后的爬行者追军之中混淆对方的视线,接着便一头向面前的丧尸大军扎了过去。

    称号带来的体力加成、以及紫水晶自带的敏捷加成,帮助路航平安无事地逼近了最近的两只溅射者。

    砰砰两声枪响,由于近距离射击的关系子弹从溅射者腐烂的头颅中一穿而过,一如钉进背后的两头丧尸脑内。

    路航猛地向后一推,然后扯起地上一句了无生机的尸体挡在身前,躲过溅射者死亡后炸开的大片绿色脓液后,将尸体往前一扔充当垫脚石,一个箭步越过了地上还在不断汩汩冒着毒液的溅射者的尸体,继续头也不回地向前狂奔。

    安忻看着地上腐烂不堪的女性尸体,啧啧了两声道:“可惜了那些毒液,如果能提取出来,能够炼化成不错的特殊子弹。”

    路航听了,好险没脚下一个踉跄,忍不住吼道:“活不活得下去都还难说——现在到底是谁贪心不足?”

    安忻的声音听起来却显得意犹未尽:“早知道会出现变异僵尸,就提前兑换一些注射器和提取设备了。真是糟蹋好东西。”

    路航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彻底对她那坚韧到变态的神经和非常人的思维模式甘拜下风。他一脚踹开旁边扑上来的丧尸,然后又狼狈地躲过迎面而来的毒液,谁料这时,一条湿滑的舌头缠上了脚踝,猛地将他向后拖去!

    该死!

    路航迅速抽刀、回手,干净利落地劈断了爬行者的长舌,附送子弹一颗,嵌入对方的头颅。然后,他硬是在丧尸之中开出一条路来,然后闯入一间包厢内迅速锁上了门,并将沉重的沙发竖起推倒在门板上,以期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你这是干嘛?”安忻的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和疑惑:作为引导者,她很清楚这么一扇门板几件家具,是绝对不可能阻挡得了外面的丧尸大军的。路航现在的任务时间还剩下45分钟左右,而这简陋的防御措施能够顶住5分钟就已经上天了。

    路航靠在墙壁上,呼哧呼哧直喘粗气,汗水如同小溪般从前额两侧淌下,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肺部火烧火燎的痛感,过度分泌的肾上腺激素让他整个人都仿佛瘾症发作的病人一般抖个不停。

    “你有没有办法提取血清里的病毒。”路航此刻筋疲力尽,一句质问硬生生被他说成了毫无起伏的陈述句。

    安忻沉默了一秒,立刻道:“可以了。现在这个纯度,百分百可以提取出不完整的丧尸病毒,30%的几率可以提取出无副作用的完整版T病毒。”

    “不需要完整版。”路航本来就没打算要走丧尸这种审美过度异常的进化路线,“不完整病毒的发作时间是多少?”

    “每个人的反应时间都是不同的,不过平均来说,在30分钟到1小时之间。副作用包括全身麻痹、高烧、细胞组织坏死,严重时可以致命。”安忻只是略微一愣,便明白过来:看起来,路航是想要通过自己服食病毒的方式来避开这些丧尸的攻击。

    “那正好。”果然,路航一扯嘴露出一个难看得要命的笑容,忽然乒呤乓啷将包厢中的家具全部推倒重排,很快便在窗边搭出了一个简单的防卫要塞。

    他端着枪,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在丧尸的攻击下摇摇欲坠的大门,一边庆幸着溅射者在看不到猎物的情况下不会使用毒液攻击,一边问道:“安忻,你需要多少时间提取血清?”

    “在提了。你等下!”安忻的回答中,不耐烦和焦急五五参半。也不知道她做了些什么,路航视野中的任务剩余时间倒计时下就多出了一个百分比的读数,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稳定地增长着。

    看来,那应该就是病毒提取的完成度了。

    有了直观的数据比对之后,路航那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叫他给放回去了一点:在《生化危机2》中,阿什福德博士(Dr.Ashford)的女儿安琪(Angela)就是因为体内有着大规模的T病毒感染,因此得以在童尸密布的校园中生存下来。然而,溅射者这种并不存在于生化危机设定中的变异丧尸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就未知了。

    不过对于路航来说,迷惑住走尸和爬行者已经就足够了。剩下的,他有把握自己解决。

    路航握着枪放缓呼吸,整个人几乎和手中的武器融为一体。门板的晃动越来越剧烈,终于,在病毒提取进度达到65%的时候寿终正寝,在丧尸们的拍打之中“啪”的一声裂成了数块尖锐的木板。

    轰隆一声,冲在最前面的爬行者们如同他们那在电影中被爱丽丝一十字架砸扁的前辈一样,被路航架起的实木沙发直接给砸成了半身不遂。然后,随着路航刁钻的一枪穿过丧尸之间的缝隙正中一头拖动着手脚往前移动的溅射者,被压住的怪物们嘶吼了几声后就没了动静。

    路航稳稳地举着枪连连射击,每一次都是盯着刚刚冒出头来的溅射者们打,完全将它们当做了自己手中的范围性攻击武器。在没有溅射者可打的时候,他就专挑贴着地面的红色爬行者收拾。视野中缓慢上涨的进度条令路航变得格外暴躁。他略微站直身子换取更优秀的射击视野,都不记得自己已经杀死了多少的丧尸,只知道自己所在的包厢整个儿都已经散发着腐尸的恶臭,几乎要让人窒息。

    路航又打空了一只弹匣,手中终于只剩下两匣28发子弹。就在这时,他空着的左手中忽然多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管,同时响起的还有安忻的催促:“快点,直接喝下去!”

    路航看着试管中浅蓝色的液体,好不犹豫地倒进了嘴里,同时还不忘抬起手来,将刚刚跳起来扑向自己的爬行者一枪爆头。

    病毒入肚的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禁止下来。原本,距离路航最近的那些丧尸的手都已经快要伸到了他脸上,但此刻他们却统一地停下了动作,空洞腐烂的双眼中仿佛透出了迷惑的神情。

    咔哒。

    路航丝毫不敢大意,迅速换好弹匣后抬手灭杀了视野中的最后两只溅射者,接着取出了崭新的三棱军刺,替代在战斗中被溅食者腐蚀了的丛林匕首。

    按理说没有了变中丧尸的骚扰,眼前的走尸和爬行者们无异于化作了移动点数。然而,路航却没有忘记《丧尸危机2》中被病毒大规模感染的安琪跟着吉尔的时候,仍然遭受了攻击的事实。

    不论理由是丧尸的生物本能也好、还是吉尔主动进行攻击触发了他们的自卫机制也好——路航在这种时刻,实在是不想要节外生枝。因此,考虑到在丧尸如此密集的环境中主动攻击的不良后果,路航最终还是忍住了巨大的诱惑,没有对四周那些对他视若无睹的丧尸和爬行者动手。

    他慢慢地走出了丧尸的包围圈,踏上通往四楼、也就是老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的阶梯。就在这时,一阵地动山摇的惊天怒吼忽然从顶上传来,巨响之下,路航仿佛被千钧重锤砸中了脑袋,轰隆一声整个人都有了一瞬间的恍惚,鼻血直接就流了下来。

    那是什么?!

    他惊恐地抬起头来,清楚地感觉到地板的震动。楼上,似乎正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向这边靠近。

    “居然是变异丧尸王!你又触发了场景升级的条件?!”安忻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戒指里传了出来,“我说你怎么就那么作死呢!”

    “我也不知道。”路航苦笑了一声,看着持有物中可怜兮兮的子弹数,和从现实世界中买来的武器,果断地转过身去:不论楼上的东西代表着多么诱人的奖励,都绝对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触碰得了的!因为,路航在听到那一声吼叫的时候,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恐惧和战栗几乎剥夺了他的神智。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逃!逃过15分钟,就能够结束今晚的游戏了!

    路航脚底抹油的决策无疑是正确的:只听背后一阵巨响,三楼的天花板连带四楼的地板直接被撕开了一个大洞。两层楼高的巨大怪物一路摧毁着建筑物向路航这个胆敢屠杀他的士兵、入侵他的领地的渺小人类追来。

    这头变异丧尸王单单是小腿就有路航整个人那么高大,巨大的脚掌每一次落下,都能让整座会所抖上一抖。在这样的环境下,保持平衡对于路航而言变得异常困难,尤其雪上加霜的,是他渐渐开始感到头重脚轻,身体内仿佛有一把烈火,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化作灰烬。

    刚才是谁说发病时间半小时到一小时不等的。

    路航咬牙切齿,忍不住在心底怒骂安忻的不靠谱:他服下病毒到现在,十分钟才刚过好吧?可这手脚酸软浑身盗汗的模样,不就是她说的副作用么?

    安忻察觉到他身体的异样,不由得叹了口气:“你的好运总有用完的时候。可是现在,不管怎样都得撑下去,不然,你就死定了。”

    死么。

    路航眼前仿佛浮现出自己染血的公寓:路媛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不论如何都得撑下去——因为被卷入这个游戏之中而无处可逃,所以,她才在那小小的公寓之中负隅顽抗到最后一秒,直至被袭击者残忍地虐杀成一块块碎肉么?

    想到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竖着两个麻花辫的妹妹,路航硬生生提上来一口气,拖着仿佛踩在棉花中一般的双脚往楼梯口冲去。

    视野角落里的倒计时只剩下最后十分钟,原本因为高度紧张而一眨眼就似乎消失不见的时间,此刻却又一次变得缓慢起来。

    “给我撑住!”安忻在戒指内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唯一能做的却只有不断提醒他,“楼下没有特殊丧尸了,只剩下最低级的走尸。一路往外冲出去吧!大门应该已经解锁了!”

    s解锁了么?这就是说……连系统都觉得他对上丧尸王一定没戏,所以解除了场景的限制,允许他出门逃命了?

    路航在这个时候,还有闲心胡思乱想。但不论是否为心理作用,分散出去的意识似乎真的缓解了身体的不适。路航一路踉跄着奔下二楼,然后笔直往大堂冲去。

    然而,背后忽然传出一声爆吼。无形的音波呼啸着穿过走廊,然后狠狠地轰在路航的背上。他只觉得身体腾云驾雾,还没回过神来,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只听咔嚓一声,左脚上便传来钻心刺骨的疼。

    这是断了吧。

    路航粗重地喘息着,身体上的痛感已经超出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极限。即便如此,他还是用双手扒着地面,靠着惊人的意志力和手臂肌肉力量硬是拖着身体往前挪动。

    那一声音波震得他浑身内脏都仿佛移了位,喉咙口有腥甜不断上涌,又一次次被他依靠吞咽空气这种最原始的方法给强压下去。

    路航意识到,自己还是把进化游戏想得太简单了。系统所说的新手任务、D级难度、以及场景对怪物实力的限制致使他对形式产生了错误估计。其实,他的实力根本就不够看,即便只是最低级的丧尸,只要数量够多也照样可以虐得他屁滚尿流。而遇上丧尸王,即便是受到场景难度压制,也照样分分钟把他秒成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路航靠着病毒的掩护作用来到自动门附近,第一次痛恨会所使用的高档防弹玻璃。他撑着满身的伤爬起身来,用职员卡开了门。

    左腿痛到这时已经麻木了。尤其是裹上绷带之后,路航甚至隐约产生了一种自己其实完好无损的错觉。

    他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料裹住拳头,生生一拳砸碎了一辆车的车窗,打开门坐了进去。异化丧尸王的咆哮愈来愈近,声波震得公路两边的行道树噼里啪啦断下枝桠来,差一点就能直接将路航连人带车砸扁。

    路航手中握着两根引线,咬着牙控制颤抖不止的双手反复让顶端的铜丝接触。

    一次。

    两次。

    随着地面又一次沉重的震颤,发动机终于传出了悦耳的轰鸣。路航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轮发出尖锐的摩擦声,接着,明黄色的克尔维特呼啸着窜了出去,身后的地面重重挨上了丧尸王的攻击,轰隆一声凹陷下去。

    草!

    路航从后视镜里看到背后土石四溅的壮观情景,忍不住骂了声娘:这要是被擦到一下,还有活路么?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又变得雾气弥漫。会所建在S市无人的郊区,要穿过一大片林地才能回到市内。路航机械地踩着油门、换挡转弯,头脑却是越来越模糊,眼前的景物也变得影影幢幢,仿佛有着无数幽灵。

    就在他即将晕过去的刹那,周围的景色却幡然一变,化作无边无际令人心安的温暖乳白色光海。

    【恭喜玩家完成新人任务:丧尸围城(D级),接下来进行通关清算。】

    清算么?

    路航依旧坐在车内,沉默不语地听着系统开始计算他的奖励。

    【通关评价:A】

    【通关奖励:2000进化点,D级基因碎片x4】

    【通关评价:有胆有识,冷静到变态——经鉴定,你的骨子里是个疯子。另外:和冰山引导员之间的互动什么的,意外的很有爱呢!不如努力地开始推到她如何?】

    【恭喜玩家获得专属称号:苦心孤诣,具体加成与称号技能请在角色面板查看。请问玩家是否选择耗费点数修复身上的伤口?】

    “是。”

    不等路航开口,安忻便先一步替他2做出了选择。

    一道温柔的光芒从天而降,很快消散为细小的光点,钻进路航面目全非的左腿之中。

    两次攻击都挨在同一条腿上,他的运气也不是一般的差。

    路航低下头去,便看到左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而五脏六腑受到音波冲击留下的伤害、以及丧尸病毒要人命的副作用也在同一时间消失。这一刻,他浑身仿佛浸泡在温度恰好的浴池之中,从毛孔到细胞都传出舒爽之感。

    【已扣除点数50点。感谢惠顾。】

    系统的服务果然昂贵,然而,效果也是立竿见影。路航捏了捏拳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强化了不止一点点,这么看来,系统不仅取出了丧尸病毒带来的副作用,很可能还帮助他的细胞将病毒给整个儿分解吸收了。

    路航可是记得,在电影中注射了T病毒的爱丽丝进化到了怎样令人发指的地步。

    说到底,路航还只是个大学生而已。此刻他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立刻呼出了人物面板。

    和第一次看到的原始数据比起来,路航如今的数值可真是今非昔比,简直就是一夜奔小康:

    路航【苦心孤诣】

    LV2

    体力8

    攻击12

    防御5(+1)

    敏捷13(+4)

    精神9(+2)

    幸运3

    残留进化点:4561

    残留基因碎片:D级基因碎片x5

    目前持有物:格洛克手枪x1、弹匣x1、基础防弹衣x1、止血绷带x3、求生套装(现实产品)x1

    很明显,“苦心孤诣”称号的加成,全都加在了防御和精神上。这个结果让路航略有些无语:这加成的方式,弄得他好像卧薪尝胆十年的越王勾践似的。

    “能不能别挑挑拣拣的了?”安忻出现在他身边,冷冷地犯了个白眼,“新手任务之后就获得个人专属称号,可是非常稀有的。何况对于敏捷型玩家而言,防御原本就是一大弱项,这个称号,完全就是解了你的燃眉之急。”

    “我明白。”路航没想到安忻的反应这么剧烈,不觉有些讪讪,心想:这个引导员的脾气啊……实在是不怎么样。

    路航手指一滑,转而打开自己的技能面板:他很好奇,这个称号会给他怎样的技能:

    苦心孤诣(被动)

    技能等级:C-

    技能描述:在单人任务中,技能领悟几率提高5%

    大概是知道路航已经自己领悟了无视系统吐槽的天赋,这一次的技能描述正常且简洁,完全不见用方括号带出的画外音。

    这个系统,终于放弃恶意卖萌了么?

    路航盯着简洁明了的描述,慢慢咀嚼着其中的意味。

    “这是个好东西。”安忻走到他身边,探头一起看着面板中的内容,“在正式场景中,玩家有一定几率会领悟技能,换言之,省去你一笔兑换的费用。虽然是仅限于单人任务,但是提升5%就数值方面来说并不低。另外,不要忘记领取你的现实奖励。”

    “现实奖励?”

    “就是那个警察让你帮忙弄的录音。”安忻说完,转身走开几步,算是给他足够的私人空间。

    系统的声音随之响起:“是否兑换现实奖励?”

    “是。”

    路航刚刚给出肯定的回答,周围舒适放松的乳白色光芒便如潮水般退去。一眨眼,路航便回到了拉风的黄色克尔维特跑车中,只是口袋里多出了一支录音笔。

    不等他反应过来,周围便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