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10章 丧尸狂潮(4)
    路航猛地就地一滚,用力过猛整个人狠狠撞在了墙上。即便如此,溅射者喷出的绿色腐蚀性毒液还是占了一些在他的裤管上。

    黑色休闲裤的面料根本挡不住强烈的腐蚀物质。只听刺啦一声,路航的小腿侧面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嘶——

    剧烈的疼痛一瞬间让路航失去了平衡。他刚刚撑起来的身子情不自禁地倒了下去,狼狈地在走廊上滚动,躲避紧随而至的冲锋者。

    “止血绷带。”安忻冷漠的声音里终于透出一丝焦急,“冲锋者动作笨拙,不碍事。优先解决溅射者。”

    “我说,你是不能帮忙?”路航没好气地抽出一截绷带随意在腿上裹了一圈,狼狈地闪避开逼近过来的两头冲锋者,然后抬手对准溅射者便是两枪开出,一枪打偏擦着对方的血淋淋的头颅撞进了墙壁、另一枪却正中红心,直接穿入大张的口气中。

    溅射者发出一声惨叫,本就扭曲的身体一阵手舞足蹈之后,猛地爆裂开来,绿色的粘液和血红的肉块落了一大片在攻击路航不中之后没能刹住步子的冲锋者粗壮的双腿上。

    更加凄惨的咆哮几乎穿透天花板。溅射者临死爆出的毒液显然比路航遭遇到的边角料要强上不止一点,居然生生将冲锋者的小腿腐蚀得干干净净。失去平衡的巨大丧尸摇晃一下,砰地倒在了地上。

    这时,路航的头皮猛地炸开,整个人条件反射般向旁死命一扑,然后调转身子,连瞄准都来不及便直接扣下扳机:原来,他刚才所在的位置是一间包厢的大门。冲锋者和溅射者的动静太大,惊动了里面藏着的一只女巫。看似脆弱的女性丧尸居然一爪子撕开了大门,直接朝着他面门扑来!

    近距离观察女巫,路航吓得差一点丢掉了枪。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女巫的血肉脑浆洒了他一身,令人作呕的恶臭几乎让他昏厥过去。

    安忻看好戏般的调笑适时地响起:“这下挺好的,权当给你隐身了。”

    的确是不错。

    路航面部抽搐着挤出两声干笑,仗着有了腐肉的掩护,剩下的一只冲锋者无法对自己进行定位,直接大喇喇地走到还在地上扑腾着的那只丢了一条腿冲锋者背后,一匕首收走了奖励点。

    至此,三头女巫每只给了他12点、一只溅射者20点、一只冲锋者15点,清算一下,路航手头一共握着1811点进化点。而此时,距离游戏结束只剩下90多分钟。

    至少,时间过得还是挺快的。

    路航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称号所带来的体力加成有多珍贵:如果是普通的人类,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已经无法移动了——且不说物理上的疲惫和疼痛,单单是生死一线的环境所带来的精神重压便足以让人崩溃。

    “还撑得住么?”

    安忻的话语虽然冰冷,在这孤立无援的游戏场景中却仍然能带给人巨大的安慰。

    路航嗯了一声,站住身子活动了一下受伤的腿部:止血绷带自带轻微的止痛效果。虽然被腐蚀的部位仍然随着他的移动而传来撕裂的痛感,但至少,路航已经可以正常移动了。

    剩下的一头冲锋者,路航并不打算放过。根据安忻的说法,系统并不会单纯为了刁难玩家而任意提升难度。路航之所以会碰上如此稀有的情况,纯粹是因为他之前拿低级走尸刷点数刷得太欢快,结果乐极生悲了而已。

    如今,路航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对这些强化过后的敌人,拿个点数还得要拼着重伤甚至遭受感染的威胁——如此看来,系统试炼玩家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如果继续提升难度,只会白白浪费珍贵的新血而已。

    换言之,只要路航不犯蠢轻视这场游戏,他就不会再遭遇什么超乎常理的挑战。

    “还剩一头冲锋者。快一点,速战速决。”

    安忻无疑是一名优秀的引导者:她的作风严厉到不近人情,却是一头雾水的新人们最需要的严师。不论她是出于怎样的动机才开始对自己尽心尽力,路航都很庆幸安忻是自己的引导员。

    路航抓着丛林匕首冲上前去,仗着高敏捷的优势绕着冲锋者快速奔跑,然后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丧尸向他砸过来的拳头上,然后用尽全力往下一蹬。

    丧尸体型再怎么巨大,也不过是个高头马大的人类的水准。此刻被路航这个成年人用力一踩,情不自禁地向前倒了下去。

    路航抓住这个机会,攀住对方的肩膀以基本的擒拿手段灵巧地翻上对方的背部。丧尸外衣下的腐肉被这么一挤压,顿时烂成了一片糊糊,贴在衣物下方的触感格外销魂,几乎让路航胃酸上涌。

    丧尸愤怒地咆哮着,迈出一步稳住身子,向背上的路航抓来,且张口就要往他攀在自己双肩上的手臂咬下去。

    然而,路航哪里会让冲锋者丧尸得逞?只见他仅以单臂吊在冲锋者身上,然后挥动右手,狠狠将丛林匕首埋进了丧尸后脑勺中。同一时间,他猛地坠下身子,冲锋者丧尸那一口沉重的烂牙自然就咬了个空。

    落地的路航屈膝前冲了一步卸去落地的冲击力,然后往旁踩了一步,轻易地避开冲锋者丧尸轰然倒下的尸体。同时,脑中传来系统的提示:

    【恭喜玩家路航清空该楼层所有丧尸,获得称号斩草除根,奖励进化点800点,D级基因碎片x1】

    刚刚经历过大战的路航听到这条系统提示,顿时觉得体内的疲劳都仿佛不翼而飞了:达成这条支线成就后,他手头的进化点一跃破了2500大关,而最关键的,还是那珍贵的D级基因碎片。原本他还为杀了一排变异丧尸,可除了包裹里自动多了一管血清之外毫无收获而郁郁寡欢,这任务的奖励无疑便弥补了路航的损失。

    “不要太得意了。”安忻在戒指里,看着路航那止不住上扬的嘴角,忍不住就想要打击他,“这只不过是一个D级任务而已。相信我,从C级任务开始,除非你有本事清掉整个场景里的怪,否则,别想有什么成就。还基因碎片呢——杀小怪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事情,也就是系统看在你是新人的面子上,照顾一下你的小心灵而已。”

    安忻的话虽然难听,但其中的道理却是十足的真金白银。大多数的新人,在初始任务里都会吓得六神无主,别说什么支线成就,能够活过去就不错了。

    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即便同样是D级任务,新人第一次场景也是最容易、回报最丰厚的场景的原因:初始任务的作用说到底,是系统用来评价新人潜力的途径。对于有潜力的好苗子,系统并不介意给他们一点甜头。这其中道理,和人越年幼的时候、越容易从父母那里得到奖励是一样的。

    路航看了一下视野边角的倒计时:被变异丧尸们这么一拖延,他的任务时间只剩下一小时不到了。原本路航恨不得倒计时能一眨眼变成零,可现在,他居然嫌弃时间有些不够用了:会所一共四层楼,可想而知,一层比一层的难度要大,而第四层中,说不定有什么稀有的BoSS存在,如果拼一拼杀掉对方,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报。毕竟,在对方的实力被压制在新手场景难度的前提下,路航反而是具有优势的这一方。

    “贪心不足蛇吞象。”安忻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当头浇灭了路航心中的盘算。

    是啊,他想什么呢?

    路航摇摇头,震惊于人类的劣根性:他从不以为自己是个赌徒心理过重的人,可如今呢?不过是被那D级基因碎片震撼了一下,就差点找不着北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路航定了定神,抬脚向三楼走去。然而,他才刚刚踩上三楼厚实的红地毯,身后的阶梯底部便传来一阵古怪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跑——!”

    安忻的尖叫瞬间打破了走道内的寂静。三楼的房门“砰”地打开,走尸和头部开花的溅射者们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然而,真正让她发出尖叫的并不是面前的敌人,而是路航背后,不知何时出现的追兵:红色的身体没有皮肤,趴在地上快速滑动着——赫然是《生化危机》系列中高敏高攻长相猎奇的大杀器——舔舐者(Licker)!

    在《生化危机2》中,如果不是爱丽丝及时出现,主角们就只有被教堂内的舔舐者们一锅端的下场。这些只剩下肌肉的怪物除了移动速度惊人之外,最关键的,是那一条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长舌。

    所幸,舔舐者们因为难度压制的关系,似乎失去了电影中一蹦就上天花板的逆天弹跳能力。但即便如此,追兵的速度对于路航而言也是致命的。他看了看前有狼后有虎的绝境,咬了咬牙,端起枪怒吼一声,便向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