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进化 > 第三章 引导者太冷能不能换一个
    路航离开了研究所,无所事事地在市区内晃悠了一圈,只觉得心头沉重难熬,仿佛压着千钧巨石般让他喘不过气来。

    从妹妹惨死、到收到吊坠、再到与警方合作——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至他应接不暇。但是他却不能就此停下脚步:多年的流浪生涯令路航培养出了优秀的第六感。

    而从收到吊坠的那一刻起,他便无时无刻不感到心惊肉跳,就仿佛有什么巨大的怪物在暗处匍匐着,只要他稍有懈怠,便会猛扑而至。

    这时,路航忽然停住了脚步。接近正午的S市人潮汹涌,但在周围嘈杂的交谈声、汽车鸣笛声、和电子广告牌的声音之中,路航却捕捉到一丝不和谐的声音。

    那是脚步声:落地有力、间隔规律,明显是有功夫底子的人所发出的脚步声。

    被什么人盯上了么?

    路航眯了眯眼,然后继续以原先的速度行走,路线却渐渐偏离,向开发程度较低的老居民区走去。

    被人跟踪这种事情,路航可谓是轻车熟路了。

    他所工作的会所,来的客人都是有一些身家背景的人。这里头最不济的,就是那些油头粉面的纨绔公子了——这也是被路航扔出大门频率最高的群体。他们没胆子找会所的老板报复,就只能找上几个三教九流堵住他敲闷棍。

    可惜,路航的功夫是从小到大在市最肮脏残酷的阴沟和桥洞底下生死磨练出来的,那些为了几个小钱来偷袭他的人,最后往往得赔上一大笔医药费,真是活脱脱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路航一边暗叹这群人永远学不乖,一边带着他们七拐八弯穿过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弄堂。周围的人声渐渐稀少,到最后,闹市的声音模糊成一片,只是远远地压在天际,什么都听不清。

    随着路航停下脚步,背后跟踪的人也同样停了下来。然而,和受雇前来的小混混们不同,跟踪者既没有开口、也没有发起攻击,似乎是在等待着路航先有所动作,一看,就是个经验丰富的保镖。

    路航略一思索,就锁定了背后的始作俑者:如果不出所料,这应该就是那个被自己丢出去的、稍微会些功夫的大少爷找来的帮手。目前看来,对方也是个练家子,虽然最也就是被打个半死不活,但路航可没有自虐的倾向。

    只要有一丝胜率,他也会去拼一拼:流浪的日子教会了他,在这个世界里若是不敢主动挥起拳头,最终必然只有被人压在地上殴打的份儿。

    路航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一步、两步、三步……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猛地降低重心弯曲膝盖,躲过雷霆般轰向自己面门的拳头之后,一个箭步抢上前去,一手挡住头部、一手挥出勾拳,斜向上砸向对方下颌处。

    果然如他所料,袭击他的人黑西装白衬衫、领口里还夹着麦克风,果然就是一名私人保镖。

    对方毕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两人你一拳我一腿颤斗一处,很快路航便落了下风,肚子上狠狠地挨了一拳,沉重的冲击力几乎将他的胃都打碎了,一股子酸意便冲上了喉头。

    路航重心一歪,脸上便又重重地挨了一拳。虽然他及时后退并用手肘挡住了后力,却仍然觉得口中一甜、右边磨牙的牙槽明显松动。

    下手够狠。

    路航很清楚,被这种保镖袭击,即便是在繁华处招来了警方也是无济于事:能出入那家会所的纨绔公子,都有着为自己洗脱罪恶的方式。更何况,靠奖学金和这唯一的兼职过活的路航才是不希望与警方扯上关系的那一个——在会所做安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出了事情得自己扛。

    若是大事小事都惹得条子上门,东家的生意岂不早就给败光了?

    路航硬拼着挨了几下逼上身去,然后从侧面照着对方膝弯狠狠一脚,然后趁着对方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扇到背后,双手成拳轰的一下落在保镖的左右太阳穴上。

    这一招路航练过许多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对方瞬间失去行动力却又不至于丧命。只见那保镖两眼一翻,碰的呀声脸朝下倒在了地上。

    路航抹掉嘴角的血迹,然后弯腰捡起打斗之中从口袋里掉了出来的紫水晶项坠。

    然而,尚沾着一点血的手掌刚刚接触到水晶表面,路航便觉得眼前炸开一片白光,即便他立刻扭头合眼,视野里还是留下了一团灼热的痕迹。

    什么鬼。

    路航抬起是手用力揉了揉双眼,可这一揉,便发现了不对:仍然保持着抓握姿势的手上,中指处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枚厚重的戒指:疑似碳钢的黑色金属戒体中间,用明亮的紫水晶镶了三道精致却不失男人气息的斜向装饰带。

    而原本被他握在手心里的项坠,此时却不翼而飞了。

    路航盯着这实沉精致的戒指,半晌说不出话来: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匪夷所思,项坠如何短短一秒就变成了戒指?

    如此完全违背物理法则的事情发生在眼前,让路航无暇适从。他转过身去,却发现被自己砸晕了的保镖竟然已经不见踪影,不觉得心头又是一紧,忍不住加快脚步向弄堂另一头走去:他有前科,如果被倒打一耙再告上一次恶意伤人,就不是拘留所和社会劳动这么简单能了的了。

    然而,路航走了半天,弄堂也已经被甩出老远,却没有在周围看到一个人。这对于热闹的S市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是这片老式居民区内,每天正午之前也是最热闹的时候,单是小花园里打太极拳的阿姨妈妈们就有一大群。

    果然不对劲。

    路航停下脚步,忍不住低声道:“这是哪里?”

    “这里是构筑在您的所在地基础上的独立平行空间,通称为‘场景’。您现在所在的,是‘中转站’。”

    一个冰冷的女声不知从何处响起,一板一眼地回答他的问题。

    路航猛地顿住步子,扎稳重心双拳握紧,然后断喝一声:“谁!”

    “您好,我是引导者第2037号——安忻。”

    伴着一声冷漠的答复,路航的戒指上射出一束光线,然后化作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性:看年龄,她和路航差不多,都是刚过20岁的模样。她柔顺的黑发松松地挽成简单的发髻,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尖尖的下巴;脸上戴着一副棕色的细框眼镜,嘴唇绷得紧紧的,没有一丝笑容。她身上穿着一套简单的oL装:深蓝色雪纺衬衫、白底蓝纹的一步裙,裙子下露出一双笔直有力的腿,小巧玉足则踏在棕色高跟皮鞋里——好一个制服诱惑。

    路航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视线上上下下将这名神奇出现、自称安忻的女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眼光着重在可能藏匿武器的部位徘徊之后,才问道:“什么是中转站?”

    安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如同机械般迅速答道:“中转站是拥有者初次激活宝钻后,临时生成的一次性场景,以便引导者向拥有者传授游戏必须的基础知识。”

    路航皱起眉头,问道:“什么是游戏?”

    “权限不足,无法回答。”

    路航略一停顿,重组语句道:“那么换一个问法:游戏的内容是什么?”

    这一次,安忻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完成任务,获得进化,然后——活下去。”

    活下去。

    这三个字,对于刚刚失去了生命中唯一的阳光的路航而言,听上去无比讽刺。当然,他并不觉得因为路媛死亡而自杀就是什么明智之举:他想要做的,不过是找出杀死路媛的凶手而已。

    路航很快适应了安忻给出的设定,问道:“你的上一任拥有者的信息,告诉我。”

    谁料,眼前的冰山美女露出一秒钟空白迷茫的表情,然后答道:“资料不足,无法回答。在上一任所有者死亡后,引导者的记忆会被自动格式化。”

    “是否有办法恢复你的记忆?”路航迫切地追问,得到的却是同样的“权限不足、无法回答”的响应。

    砰。

    路航挥起一拳,重重砸在一旁的树干上。虽然根据安忻的说法,这个中转站应该是虚构的,但是他的手砸在树干上,还是收获了真切的痛觉。

    安忻看了他一眼,波澜不惊地提醒:“虽然是平行空间,但是您在场景中所受的伤都是真实的。所以,还是请您不要太作践自己。”

    路航一听,顾不得指关节破了皮,厉声追问道:“如果在场景中死亡,现实中会如何?”

    “死亡。”安忻回答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路航原地做了个深呼吸,脑中浮现一个大胆的猜测:如果……媛媛是死在游戏中呢?

    可惜这不过是他的一己之见而已,如想验证,还得要以身试险,亲自探一探那所谓的“游戏”才行。

    这时,安忻的提问打断了他的思绪:“请问,您是否还有其他的疑问?”

    路航回过神来,斟酌片刻后,问道:“引导者和玩家之间,是怎样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