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夜幕天光 > 第52章 杂货铺里的熟人
    入夜,凉风习习。

    一条偏僻的街道上,刘老依旧在前引路,带着冷然几人不住行走,最终来到城中一处屋落前方远处站定。

    这间屋落样式古朴,像是经历了许多岁月,有些瓦片已经出现裂痕,仿佛一阵狂风刮过就会破碎。在门口处挂着一个红灯笼,灯火不甚明亮,幽幽熹微,并无其他装饰,被刘老称作是一间杂货铺。

    此刻,在几人遥遥观望着那件间货铺,在周围笼罩有一层氤氲光膜,是胡牧施展了“封音”结界,防止几人谈话讯息传出。

    “最后一次提醒你们,里面的前辈脾气火爆,性格怪异,一会定要谨慎言语。”

    刘老背对着那处屋落站立,满脸凝重的告诫几人,尤其重点看了看胡牧和冷然,后两者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要是一不注意说错点什么,惹恼了店铺里的张姓老前辈会很麻烦。

    毕竟,以那位的性格来说,行事时善时恶,甚至有时能一句话噎死人,却偏偏不喜欢别人反驳他,是一头只能顺毛抚摸的顶级倔驴。

    “一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流露不满,否则我也保不住你们。”

    刘老少有的呼吸粗重,已然在调整自身情绪。根据他的记忆,眼前这间杂货铺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之久,店铺主人从来没有换过,只是那一个姓张的老前辈。

    店铺主人很神秘,世人只知道其姓张,身形单薄,手段却和性格一样,强悍的令人头皮发麻。根据世间传言,其在早些年甚至出手镇杀过一些被认定会进阶尊者的大能,打得四面八方尽低头,虽然近些年很安生,几乎没有出手,但那种威名也恍若洪钟大吕,在老一辈修者的心中久久回荡。

    “我们只是来购置一些阵旗,早些买下所需,早些离去。”

    刘老以犀利的目光扫过几人,忽然一怔,因为冷然等人并没有点头回应,而是直直看着他的身后。

    在杂货铺处,那扇老旧的木门不知何时开启了一道缝隙,此刻有沙哑似的声音传出。

    “又是你们几个小毛孩子,非得在夜里前来,扰我安眠。”

    一个穿着残破道袍的老人推门走了出来,语气幽幽,似乎有些不耐烦。这一老人就是刘老所谓的张姓老修,明显比刘老等人要苍老得多,面色紫红,浑身干瘦,散发阵阵腐朽气息,仿佛一块干瘪的老姜。

    “前辈说笑了,在下不敢。”刘老赔着笑,没有丝毫恼怒,对方无论是年纪还是手段,都远不是他可以比拟的,称他为“小毛孩子”并不为过。

    “前辈打扰了,我等此次前来是想购置一些阵旗……”刘老等几人迈步,朝那个张姓老修迎了过去,拱手作揖。前几次来对方都是恼怒叱骂,这次仅仅是打趣,这样的落差让他们觉得还挺知足的。

    “嗯?”

    正当刘老几人想要进一步言明所需阵旗样式时,身后传来一声沉吟,让刘老吓了一跳。

    不是告诉你们别胡乱出声吗,怎么非得不听人言呢!

    他刚想出声制止,却看见冷然开口了,并且一句话吓得他差点摔个趔趄。

    “嗯?那老头,我们又见面了,原来你没死啊。”冷然直直看着那位所谓的店铺主人张姓老修,对方只是换了一件残破道袍而已,就是当初出手震撼海族异兽,在墨龙镇狱塔中出现的那个老人。

    “什,什么死不死的,别胡说!”刘老出声呵斥,微微移动,挡住了冷然,又讪笑道:“宗门小辈不懂事,胡言乱……语。”

    “你走开,别挡着我。”

    张姓老修一伸手,就将刘老拨弄开了,转而看着冷然上下打量:“不是传言你小子被器宗的人带走了吗,怎么在这里出现,莫非……这几个小毛孩子投入了器宗门下?”

    一听到对方提起那些事,冷然惊得连连摆手。

    “别乱说话啊,要是出点什么事你能罩我吗!”冷然微微皱眉,言语间很大胆。眼前之人或许性格怪异,但一定不是什么不讲情谊之人,他并不多么畏惧,因为他昔年藏在百囊衣中的奇物,都“送”对方手里了,不见僧面也得见佛面吧。

    “贤徒,你和这位老前辈相识?”胡牧诧异发问,两眼有些放光。要是能和这样一位强者攀上关系,刘老四人渡劫的事情就有着落了。

    刘老几人沉默不语,呼吸也悄然粗重,眸中流露殷切。王阶修者渡劫,动静甚大,很可能或招徕宗门昔日的旧敌,那群人是想看着赤霞门残破衰败,苟且偷生,不会放任他们平静渡劫。

    “认识倒是认识,但不算太熟,我给他送过礼。”冷然挠头,如果被敲诈也算礼尚往来的话,他也算和眼前的老人是点头之交了,至少混了个脸熟。但是,这样的程度,能让对方帮什么忙?

    “你身上有血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我不会闻错,是苍梧皇室一族的血。”

    张姓老修忽然嗅了嗅鼻子,眉头紧蹙着看向冷然,诧异不解。

    “毫无修为之时就进入了墨龙镇狱塔,身处精怪妖邪包围之间,却相安无事,并成功脱身走出墨龙镇狱塔。身上曾穿着百囊衣,内中无数奇物珍品,又沾染了苍梧皇室一族的血……杀了虞渊之子的就是你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从何而来?”

    张姓老修将见闻和猜测糅合在一起,心中颇不平静。一个如今才是炼骨境一阶,即所谓战者一阶的低级修者,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最近风闻的两大事件都有他的身影。

    “呵,你,这……”刘老等五人都傻了,哽咽难言。本以为收了一个逆乱之体的傻小子,结果对方的际遇竟堪称玄奇,甚至刘老都恨不得立刻返回赤霞门仔细查看典籍,研究一下逆乱之体究竟有何奇异,没有修行时就能屠掉寒王之子。

    冷然嘴角抽搐,难以想象一下子就被张姓老修揭了底。对方看似衰老无度,但确实该称赞“姜还是老的辣”么,仅仅嗅了嗅鼻子就猜测出这许多信息。要知道,自从他杀死虞康已经大半个月,药浴次数频繁,对方竟然还能嗅出是苍梧皇室一族的血液气息,这是什么感官。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冷然暗自叹息,开始解释事情的真相,为了保证不被当成异物研究,他隐去了一些事:“早些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经历特殊了些,我不断思索猜测,判断出有某种存在掌控我的人生轨迹,所以在苍梧山时我……”

    “你还去盗了苍梧山!”

    “去盗苍梧山的是你!”

    两声惊呼不分先后,张姓老修和刘老等人惊骇莫名,直直看着冷然,嘴唇干涩。苍梧古国如今是世间一等一的大势力,强者如云,灵脉无数,苍梧山中更是有可怕的神阵,一旦催发威力堪称毁天灭地。根据传言,苍梧古国为了镇杀那个盗墓的“搬山客”,将神阵催发了整整数个时辰,结果那位正主活生生的就在眼前,一点事没有?

    刘老几人心说,何止是没事,刚刚在餐馆还吃了十几斤烤兽肉,之前在宗门时还泡了几十次药浴呢,某人惬意自在的几乎没边了。

    很显然,这几人都误会了,没待冷然说完就打断他的言语,开始顾自联想猜测。

    “快随我进来,苍梧古国的人几乎倾巢而出,要擒杀你。”张姓老修忽然上前,一把将冷然拉进屋中,步履急促。

    张姓老修朝冷然几人解释,如今苍梧古国认定当时是有大敌挑衅,入侵苍梧山下的陵墓地宫不成,杀了寒王之子虞康泄愤,苍梧古国觉得这是奇耻大辱,联合以往的亲近势力,要掀起一场风暴,借此机会在这天光降临后的大世立威。

    “你的体质很怪异,似乎是逆乱之体。”

    张姓老修眼力非凡,在拉扯冷然的瞬间就探查出他的体质,微微皱眉。

    “如此体质,修为低微,骨龄非常年轻,又做过那些事……阁下是哪位老朋友的道身吗,当初在墨龙镇狱塔中故意与我玩笑?”

    张姓老修的语气很凝重,他想不通冷然的身份如何了,或者说凭借冷然所做的那些事,他从心底里觉得无法看轻这样一个少年。

    “我不是任何人的道身,真的不是。”冷然尝试着解释,对方却并未相信。

    “原来是斩去记忆,只是凭着一些执念行事吗,看来你的本体野心甚大。”张姓老修点点头,仿佛若有所思,随即看向一旁沉默良久的刘老等人。

    “赤霞门和苍梧古国也有过节,看在这位小兄弟的份上,我就帮你们一把吧。”

    张姓老修拿出四道符纸,递与刘老几人,又道:“贴上这种道符,你们渡劫期限至少还可压制两日,两日后你们再来,我会为你们炼制好强悍的渡劫阵旗。”

    “多谢前辈。”刘老几人躬身行礼,十分感激。能让张姓老修如此真诚帮助,实在是一件幸事。

    “小兄弟之前所赠,于我有大恩。待两日后我有闲暇,当度你一场。”张姓老修袖袍一甩,从冷然的胸前拘出一道轻淡如烟的血色,随即善意点点头,送冷然几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