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45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一个小小的药店老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算计战功赫赫的王爷?”

    就在这时,看戏很久的赤烈云煌缓缓开口。

    他修长素白的手指搭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桌上画着圈。

    美人如玉,这个词用在此时的赤烈云煌身上,一点儿都不过分。

    “能和太医搭上关系,联手在药材上作假,你们是为谁做事?你背后的主子为什么要针对战王府?”

    原来如此!

    赤烈云煌的话,让月流萤立刻明白过来。

    她从小生长在宗门,神农岛风气很正,很少有这种阴谋诡计,月流萤自然想不到这些。

    还是皇室的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多啊!

    看了一眼赤烈云煌,月流萤不由得在心中感慨。

    “没,没有人。”

    被赤烈云煌逼问,冯仙打了个寒颤,他不能说。

    事情曝光,顶多他以命抵命。

    可若供出主子,他全家都会死。

    “是我自己贪财,被金钱迷住了眼睛,也是战王太容易相信人,是他傻。”

    你!

    见冯仙这么说月崇楼,熊豹差点儿冲上去锤他。

    一个弄虚作假的诈骗犯现在还有理了?

    “是么?”

    赤烈云煌轻笑,也不点破。

    “去,把周太医给本王抓来。捏碎他的四肢,只留一口气,本王要亲自问话。”

    “是。”

    一阵风过。

    之后,是漫长的寂静。

    场上所有人,无论是国医馆的药师还是那些苦主,在赤烈云煌说完话后,全都安静下来。

    捏碎四肢……

    好粗暴……

    以前他们只听过关于赤烈云煌的传说,如今亲眼目睹他的行事章法,的确有些阔怕啊!

    原本三楼的人纷纷后退了一步,他们可不想被这个天煞孤星盯上!

    “你不说也没关系,我配点儿真话药剂就可以了。”

    冯仙的誓死抵抗在月流萤看来就是个笑话。

    “一管真话剂下去,保管你连自己祖宗十八代的事情都交待出来。”

    “不——”

    冯仙一脸惊恐。

    他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柳大师还不肯放过?

    冯仙哪里知道,眼前这位少年就是最大的苦主——月流萤。

    “都是我一人所为,背后没人支使。”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求王爷和柳大师不要迁怒无辜的人。”

    冯仙说完,一掌拍向自己头顶。

    他动作快,早有准备的熊豹动作更快。

    大概是受赤烈云煌的影响,熊豹直接一耳光把冯仙抽晕死过去。

    随后,他卸了冯仙的下巴和双手,免得他醒来咬舌自尽。

    看到冯仙这么惨,西门策和郭晓仁目光闪了闪。

    看来这事儿不会善了了!

    原本只是九珍楼药膳作假,没想到冯路会供出这么多事情,最后还牵扯到了战王月崇楼。

    看西海王的意思,他这是要追查到底,就连柳大师话语中也偏向战王府。

    不过半天时间,独龙死了,战龙佣兵团被赤烈云煌团灭。

    现在冯仙必死无疑,太和药店也彻底被毁了。

    今天到战王府要债的四大债主,已经完蛋了两个。

    这该不是个圈套吧?

    柳大师和赤烈云煌该不会是一伙儿的吧?!

    西门策和郭晓仁交换了一下目光,两人准备速速离开。

    “二位这是要去哪儿啊?”

    见两人悄悄后退,月流萤放下手里的账本,冲他们笑了起来。

    “刚才你们还说是冯仙的好朋友,怎么现在看他落难,你们也不搭把手,帮他一把?”

    “柳大师,冯仙是罪有应得。”

    西门策胖脸一团和气。

    “他藏的太深了,我们并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

    “对对对!”

    郭晓仁连连点头,大方脸看上去充满了正义感。

    “今天多亏了柳大师揭穿他的真面目,否则我等还蒙在鼓里。”

    “噢,是吗?”月流萤挑眉。

    “看来是我误会你们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偷偷溜走,去给幕后黑手通风报信呢!”

    “柳大师说笑了,我们怎么认识什么黑手。”郭晓仁尴尬地笑了笑。

    被月流萤这么一堵,外加上众人都看过来,目光带着审视,西门策和郭晓仁只好留下。

    此时,他们心里是恨死月流萤了!

    这人绝对是在跟他们作对!

    知道这两人肯定背地里在骂自己,月流萤转过头对成渝说道:

    “二哥,听说你把药丸送去豪气拍卖会,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看这个大主事,居然和冯仙这种人渣做朋友。都说物以类聚,他肯定也不是个好东西。”

    “刚才他们还说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转脸就不认人。这种不讲义气的人,你信得过?”

    我操你大爷!

    西门策差点儿爆粗。

    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豪气拍卖会这一次能搞这么大的动静,就是因为有成渝的五品人丹压轴。

    那些四面八方赶来的大贵族大商人,包括西边儿的王子,都是冲着成渝这个金字招牌来的。

    月流萤一开口,就要断了他的生路啊!

    “成大师……”

    西门策白胖团子脸此刻急得通红。

    “你不要说了。”

    成渝冷着脸,打断西门策的话。

    “我三弟说的没错,你人品太差劲,实在是靠不住,之前的事情就此作罢。”

    成渝原本觉得西门策是个好的,可见他对冯仙这么翻脸无情,实在是太过凉薄。

    而且,一边是结拜弟弟,一边是微不足道的一个主事,亲疏有别,成渝自然是要站在月流萤这边。

    “大师——”

    西门策想哭。

    拍卖会只有几天就要开始了,成渝现在反悔,他从哪儿去找人救场?

    这事儿要传到总部,他大主事的位子也就坐到头了!

    都怪这个姓柳的!

    西门策眼圈发红。

    我要杀了你!

    西门策低垂着头,胖手握得紧紧的。

    就在这时,砰一声,一个人棍砸在地上。

    “你们是谁?”

    周仓鼻青脸肿,被捏碎的手脚软趴趴地摊在地上。

    肖玉上前,把冯仙弄醒。

    看到冯仙的惨状,周仓心中一惊,随后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说,是谁主使你和冯仙卖假药给战王府的?”

    红玉面具?

    周仓惊恐地张大了嘴。

    是他!西海王赤烈云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周仓咬着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