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33十万金,宰的就是你!


    官理和成渝一出现,月流萤就察觉到了。

    不过她没有在意他们,而是专注地答题。

    随着黑板上的问题越来越少,旁边的惊呼声也越来越多。

    每一个拿到解答的人,都对月流萤心服口服。

    收钱收到手软的熊豹终于意识到自家小姐的厉害之处。

    那些药师们眼睛亮闪闪,一脸崇拜地看着她,让熊豹心中与有荣焉。

    这才是我们战王府的大小姐!

    这才是王爷的女儿啊!

    大家静静地看着月流萤,过了一会儿,黑板上只剩下最后两道题。

    月流萤扫了一眼,放下了笔。

    “大师怎么不写了?”

    密切关注着月流萤的药师们有些不解。

    “对啊,一鼓作气干掉它们!”

    此时,月流萤在他们眼中已经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狂的一逼的臭小子。

    她是有真才实学的大师,是众人眼中膜拜的对象。

    一道题快则十秒钟,慢则一分钟。

    这样的答题速度和答题量,完全刷新了国医馆的记录。

    所有人都希望月流萤能创造奇迹,也等待着她创造奇迹。

    “小友怎么停笔了?!”

    官理笑眯眯地看着月流萤。

    他一身黑袍,是个白发银须,瘦瘦高高的老人。

    官理目光慈爱,十分和气。

    看月流萤的眼神并没有半分轻慢,是真的把她当成小友对待。

    “你快写啊!”

    旁边,成渝抓耳挠腮。

    他穿着简朴,是个矮墩墩,不修边幅的胖老头。

    虽然都是胖子,可成渝和西门策完全不同。

    他的眼里没有算计,只燃烧着对医学的热情。

    成渝头发是蓬松的自然卷,花白花白,炸开成鸡窝状,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糟老头。

    见月流萤停下,他的胖手不断搓着,恨不得捉着月流萤的手,让她赶紧写答案。

    一看就是个急性子。

    “太便宜了。”

    月流萤摇摇头。

    即便眼前一位是国医馆的馆长,一位是名号响当当的大师,月流萤面对他们时依旧落落大方,无半点局促和胆怯。

    “便宜?”

    成渝没明白,抓了抓卷发。

    “什么便宜?!”

    “这两道题的酬劳和它们的难度明显不符合。”

    月流萤手指点了点。

    “区区十万两银就想知道答案,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两道题一个涉及药剂的提炼,一个涉及丹药炼制时产生的丹云。

    这不是场上这些低阶药师能涉及的。

    如果她没猜错,出题人应该是面前的两位。

    他们很有钱!

    算了算,月流萤伸出指头。

    “一道题十万金,两道二十万,低于这个数我不会出手。”

    十万……金!

    熊豹差点儿咬了舌头。

    十万金是一百万银,二十万金相当于战王府欠债的五分之一!

    “少爷——”

    熊豹想提醒月流萤,就算王府再缺钱,也不能乱喊价宰人。

    官理是六品药圣,成渝是五品药圣,这二人战王府得罪不起。

    果然,在听了月流萤的话后,成渝的脸色变了变。

    虽然他也不差钱,但十万金有点儿坑。

    见二人不开口,月流萤挥了挥手。

    “各位核实答案后,把钱交给我包叔。”

    “要是你们不能确定答案的正确性,两位大师在这里,可以请他们审核。”

    “我这人最讨厌别人欠我的钱,所以麻烦各位讲诚信不要赖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哟。”

    说完,月流萤离开疑难杂症求助平台,去了药师评级考核那边。

    目前她没什么拿得出去的身份,考个药师也不错。

    而且,她也想知道这里的药师和上昆仑有什么不同。

    月流萤的狂拽,并没有引起药师们的反感。

    崇拜强者,是大陆规则。

    看着月流萤狮子大开口,对两位大佬漫天要价,那些药师们各个兴奋得不行。

    她做了他们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

    换其他人今天这样,早就被大师们拍飞了。

    可月流萤本事大底气足,所以连官理和成渝对她也是和颜悦色。

    我辈中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胆气和傲气啊!

    一时间,月流萤成了场上药师们的崇拜对象。

    “走,过去看看大师的评级会是多少!”

    一人吆喝,所有人都跟在后面,独留下官理和成渝,你看我我看你。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子,这么狂傲……”

    官理好笑着捋了捋胡子。

    “小孩子就应该这样朝气蓬勃!看见她,我仿佛也年轻了几十岁。”

    “狂是好事,就是太财迷了点儿——”成渝轻笑了一声。

    看着旁边数银票的熊豹,成渝觉得有些辣眼睛。

    他十分看好月流萤,甚至非常欣赏她。

    可是能不能别张口闭口都是钱?

    这是不是太市侩了点儿?

    药师可以端架子,可以清高傲慢,可以狂放不羁,可以高高在上……

    但这么爱钱是怎么回事?

    成渝直接给月流萤打上了“财迷”的烙印。

    “小家伙大概是偷偷离家出走,缺钱花,到我们这儿来赚零花钱了。”

    官理看出熊豹是武圣。

    能有武圣当保镖,可不是一般家庭。

    “走!去看看她还会带给我们什么惊喜!”

    成渝拽着官理,迈着小短腿,来到评级的地方。

    考核室外,是大片的透明水晶,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形。

    评级考核官看看月流萤,又看了看外面密密麻麻的人头,忍不住有些头疼。

    刚才的事情他都看到了。

    那两道题一道是官理出的,一道是成渝出的。

    他们出题的目的是为了激励众人,也是想发掘好苗子。

    结果这小家伙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居然对馆长和大师漫天要价……

    在国医馆这么嚣张,要不要给她出出难题?

    想了想,考核官魏琪没让月流萤抽签,直接找出了三甲级考题。

    看到魏琪手里的三甲考题,屋外的药师们忍不住为月流萤捏了把汗。

    “甲级考题?还是传说中三甲?我的天啊!”

    “考核官是要故意刁难大师吗?”

    “我上次不幸抽中了甲级,第一轮不到十分钟就跪了,这三甲岂不是要登天……”

    看到魏琪,官理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魏琪是他的徒弟,大约是想小小地“教训”一下月流萤。

    不过,官理也很想知道月流萤到底还有多少本事。

    药师考试分三个部分,辨药、炼药、活体治疗。

    魏琪大手一挥,桌上出现两百个格子,每一格里放着一种药材。

    “一个时辰内答出这两百种药的名字、药性。”

    小子,你刚才不是挺狂的吗?

    魏琪得意地笑了。

    这里面有几种药材他都不认识,月流萤第一关就过不了,她必输无疑!

------题外话------

    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没有评论没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