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30同居协议,签字吧王爷


    “一定是我拿错了。”

    熊豹声音僵硬。

    他飞快过去,想从赤烈云煌手里夺走书信。

    谁知这个看似病恹恹的男子,只是左手两根手指轻轻一推,就挡住了熊豹。

    “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赤烈云煌慢条斯理地把信折好,塞进怀里,嘴角的笑意怎么都遮掩不住。

    同居!

    这个词非常好,他喜欢。

    这是月流萤主动要“引狼入室”,可不怪他。

    “是。”

    看着赤烈云煌的模样,肖玉嘴角抖了抖。

    王爷,人家勾勾手指,你就乐颠颠地送上门,您的尊严何在?!

    虽然之前他封闭了听觉,并不知道赤烈云煌和月流萤在马车里做了什么。

    但是王爷被压,还是下面那个,是他老肖亲眼所见。

    换成别的女人,早就被赤烈云煌剁碎当成花肥了。

    哪会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护着对方呢!

    这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不过,肖玉心中也非常感谢月流萤。

    至少今天从早上遇到她开始,赤烈云煌已经笑了许多次,这是从前不曾有过的。

    王爷他太孤单,太寂寞了。

    他身边需要这样一个人,能让他偶尔展露出人的一面。

    肖玉默默感叹后,出去招呼众人打点行李,搬家去战王府。

    得快!

    动作不能慢!

    没看到自家王爷已经迫不及待,恨不得马上去战王府和月流萤同居嘛!

    谁敢误王爷追媳妇儿,军法处置!

    熊豹没想到月流萤会以这样的方式邀请赤烈云煌去战王府当保镖。

    他更没想到这家伙狼子野心,居然如此迫不及待!

    此时,熊豹后悔极了。

    早知如此,他就算一个人日夜守着王府,哪怕守到吐血累死,也不能把狼崽子放进去啊!

    等王爷日后回来,他该如何跟月崇楼交代?

    熊豹离开的时候脚步有些虚浮。

    “王爷,咱们真要搬去战王府?”

    左夜揉着膝盖。

    刚才这一跤摔得太疼了!

    左夜灭杀战龙佣兵团时都没受伤,却被月流萤一句话给弄得内伤、外伤、混合伤。

    实在是“同居”二字杀伤力太大!

    更震撼左夜的是,赤烈云煌居然答应了!

    王爷,您不是厌女症患者吗?

    难不成月流萤其实是个大屌萌妹?爆乳萌郎?!

    左夜脑补出月流萤剃腿毛的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搬,越快越好。”

    “不入虎穴焉得……小老虎。”

    赤烈云煌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上带着病态的红。

    小老虎?

    左夜傻了。

    谁是老虎?月流萤么?

    她今天凶巴巴地怼皇子怼伯爷怼的大内总管的样子,的确像个母老虎。

    难怪王爷一直单身,原来他喜欢这款啊!

    这不是有受虐倾向么……

    左夜只是想想,并没说出口,他怕说出真相被赤烈云煌杀人灭口。

    西海王府的人各个都训练有素,很快就收拾好了一切。

    等浩浩荡荡的车队穿过大街,来到战王府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只有一个杏眼小萝莉。

    “大小姐和熊爷爷出去了。”

    明心把他们迎进门,随后递了一张王府的构造图给肖玉。

    “大小姐的邀月阁和王爷的紫竹苑在东边,两个地方是禁区,其他院子你们可以随便住。”

    “这里还有一张同居协议,大小姐说,王爷要是没有什么意见,就直接按手印签字。”

    明心看着赤烈云煌,十分认真地补充了一句:

    “我们大小姐人是世上最善良最好的人!”

    “她知道西海王府太小,让王爷住进来,还不收租金,你可不能欺负她哟!”

    ……

    明心的话说完,场上一片寂静。

    说好的开开心心一起同居的呢?

    结果怎么是各住一边,泾渭分明,互不干涉?

    从地图上看,邀月阁可以从侧门离开。

    只要月流萤愿意,他们住一个月也碰不着面。

    这就是所谓的同居?!

    亏得王爷一直催他们抓紧时间。

    结果月流萤说的同居,不过是大家一起居住在战王府的同一片蓝天下……

    人家明显是家里人手不够,把他们西海王府的人当免费护院使唤呢!

    肖玉抬头看着梁上的柱子,强忍着笑意。

    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啊!

    从遇到月流萤,她就不断带给他们惊喜,刷新肖玉的认知。

    自家王爷纵横西海,从无敌手,这回是真遇到克星了。

    其他人万分同情自家王爷的时候,赤烈云煌本人倒是没怎么失望。

    虽然他和月流萤接触不久,但她的古灵精怪和狡猾腹黑,他已经了解了一二。

    看了一眼月流萤写的同居协议,上面就两个词:

    “尊重,守护。”

    言简意赅,一目了然。

    别人看不懂,赤烈云煌却十分明白。

    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间,保持双方的独立自主性。同时,遇到危险,相互扶持帮助。

    最最主要的是,他得护着战王府。

    “小骗子!”

    赤烈云煌轻笑,清凉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宠溺。

    可不是个小骗子么!

    舔了他,认了主,结果溜了。

    现在说好的同居在一起,又闹着要私人空间,要尊重。

    “罢了——”

    看着协议上的小小红手印,赤烈云煌最终提起笔。

    签了名后,他又在印泥上摁了摁,将自己的大拇指按在月流萤的指印旁边。

    一大一小两个红指印并列在一起,怎么看怎么顺眼。

    “谢谢王爷!”

    没等赤烈云煌欣赏完,明心飞快地把协议收好,塞进衣服里。

    “同居愉快!祝你们在战王府有个好心情!”

    说完,明心转身跑了,独留下西海王府一干人,站在空落落的大厅里。

    这就完了?

    签了字利用完,就拍拍屁股跑了?

    “战王府的人真够心大的,也不怕我们有坏心……”

    左夜不知道该怎么说月流萤。

    说她单纯,她利用了赤烈云煌好几次。

    说她有心计,这种“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的样子,根本就是个傻大姐啊!

    不过,战王府的确比京城的西海王府宽敞多了。

    唯一的缺点是——穷。

    真是太穷太寒酸了!

    连小偷都会嫌弃这里!

    作为战王府的主人,月流萤的想法和左夜完全一致。

    她穷疯了,需要大量的真金白银。

    刚才月流萤在几家药店咨询了一下,哪怕她做最简单的丹药,原材料都买不起。

    怀里揣着王府全部家底,三百两银票,月流萤让熊豹带自己去了一个地方。

    她要在这里,赚到一百万金的启动资金。

    “给我一个舞台,我要干翻你们所有人——”

------题外话------

    求收藏求推荐!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