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23从富可敌国变成穷逼


    他头戴紫玉冠,身穿了一件暗纹紫龙袍。

    这身装扮非常居家,很有亲和力,赤烈景刚从德妃的关雎宫赶来。

    “若是真杀了月流萤也就罢了,可她和林家的丫头两个人联手,都没弄死一个废物。”

    “现在叫对方拿捏住了把柄,你让朕说什么好?!”

    赤烈景用不争气的眼神看着纳兰纪。

    被他一堵,纳兰纪抹了把泪。

    “可这跟西海王有什么关系?他凭什么强出头?还跑到臣家里耀武扬威?”

    “这是京城,不是西海城,容不得他撒野!”

    纳兰纪觉得自己可委屈了。

    赤烈云煌如此嚣张跋扈,皇上居然还帮他说话。

    他们难道不是敌对关系吗?

    “愚蠢!”

    赤烈景这一次是真的头疼了。

    “愚不可及!你真是蠢笨如猪!”

    他按了按太阳穴,声音有些低沉。

    “朕把月流萤指婚给他,他们就是未婚夫妻。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拉拢战王府,他会放过?”

    “别忘了,这个促进西海王府和战王府和睦的机会,还是你女儿干的。”

    “朕没追究她的责任,你居然还好意思来朕面前哭诉?”

    “你知不知道,纳兰蓉和林雨桐坏了朕的好事,打乱了朕的计划!”

    赤烈景压着火气,把纳兰纪臭骂了一顿。

    最后,他看在皇后的面子上,让纳兰蓉留在宫里养伤。

    至于承恩公府丢了脸,呵呵——

    杀死一个废物这种小事都没办好,他们和林家的脸面早就被人踩在地上了。

    一想到赤烈云煌刚回京,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杀了自己身边的亲信,赤烈景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

    这人,就是悬在他头上的刀。

    这些年,外界都猜测赤烈景迟迟不立太子,是因为德妃和五皇子,是他偏心。

    其实,赤烈景心里有苦说不出来。

    当年先皇传位给他,曾逼他立下心魔誓。

    立誓他只是暂时替赤烈云煌守着皇位,等人成年返回石碑城,这皇位是要还的。

    先皇为此,还写了一道密旨。

    这道圣旨封存在西海城,知道的人并不算少。

    当时,为了证明太子之死和自己无关,也为了得到想要的,赤烈景痛快地立了心魔誓。

    他原以为,弄死一个婴儿是小意思,赤烈云煌绝对活不到成年。

    谁知,先皇似乎猜出赤烈景会如此。

    他竟然把赤烈一族历代守护皇上的“凤羽卫”全部给了赤烈云煌。

    就是因为“凤羽卫”,赤烈云煌才能躲过大大小小的暗算,活到现在。

    而赤烈景这个皇帝,则因为心魔誓和缺少凤羽卫的支持,当的有些不伦不类。

    说白了,这皇位他只是替人照看。

    如今正主儿来了,他得还回去。

    可是……凭什么!

    “来人——”

    赤烈景周身气压极低。

    一股浓浓的风暴缠绕在他周围,让无极宫在炎热夏季变得极其阴寒。

    “皇上。”

    一个身材干瘪的男人出现在赤烈景面前。

    “计划失败,启动备用计划。”

    “无论如何,战王府的五万黑甲军不能落入赤烈云煌手中。”

    “至于月流萤,她既然命大活下来了,那小子对她也有意思,就让他们相亲相爱吧!”

    “月流萤,是最后的杀手锏,能不能杀死赤烈云煌,就靠她了。”

    “是。”

    男人迅速退下。

    他刚走没多久,一窈窕紫衣女子出现在宫殿门口。

    “湘儿,你怎么来了?”

    见到来人,赤烈景身边的低气压眨眼间烟消云散。

    他周身笼罩着一层又暖又和睦的光,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景哥,他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来人正是宠冠六宫,被誉为皇上心尖所爱的德妃陆灵湘。

    “我听说承恩公来告状,他手下的人打伤了纳兰郡主,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陆灵湘一脸焦急。

    她皮肤白净,五官柔美,清瘦纤细,眉宇间有一股淡淡的愁容。

    虽然不是顶美的女子,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温和,能叫人心情放松。

    “没有的事情。”

    赤烈景上前,牵着陆灵湘的手。

    “是纳兰蓉娇纵蛮横,和云煌无关。”

    “真的吗?”

    陆灵湘眉头微蹙。

    “可是纳兰大人带着郡主去了皇后的凤藻宫,听说蓉儿浑身是血……”

    听陆灵湘说纳兰纪去找皇后,赤烈景眼中冷光一闪。

    他没有怪罪纳兰蓉坏了自己的好事,纳兰纪还有脸找纳兰敏之撑腰。

    真当他舍不得废后吗?!

    “这件事情是纳兰蓉不对——”

    见陆灵湘担心赤烈云煌,赤烈景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云煌不过是维护未婚妻,到底不是他的错。”

    “唉,这孩子……”

    即便赤烈景解释了一遍,陆灵湘眉间的忧愁还是半分未减。

    “如果当初不是我求先皇把他送走,也许你如今就不会这么为难。”

    “景哥,求你看在卿儿的份上,不要太为难他。”

    “一切都是我这个当母亲的不好,是我不该,我没有照顾好他……”

    说到这里,陆灵湘因为情绪激动猛烈地咳嗽起来。

    她呼吸急促,脸颊通红,胸口起伏的厉害,仿佛随时都会晕厥过去。

    “太医,快传太医!”

    赤烈景急忙抱起陆灵湘走进后殿,将她放在床上。

    “湘儿,你别激动!”

    “朕向你保证,只要他不主动出手,朕绝对不会伤害他。”

    发生在皇宫的事情,月流萤一无所知。

    她整理了一下邀月阁,发现自己真是穷酸的可以。

    文倩被救走时,她装在包括里的金银珠宝也被那人一起拿走了。

    对方顺手把邀月阁搜刮了一番,如今留给月流萤的,只有空空的珠宝盒。

    月流萤从来都没有这么缺钱过!

    没等月流萤从自己由富可敌国变成穷逼这一现实中回过神,一大群人找上门来。

    “郡主既然回来了,王府有了当家人,那就请先还债吧!”

    “王府欠了我们豪气商会五十万金两年,该还了。”

    “还有我们的三十万金!这几年黑甲军军费都是从我们这里借的,这是借条。”

    “我这里八十万白银!”

    “上个月说还我五万,到现在都没见踪影,打算赖账到什么时候?”

    “战王在我们这里赊了不少药材,折合白银大约三十万两……”

    “我这里的借条请郡主过目……”

    “还钱,快还钱!”



------题外话------

    求推荐票,求收藏评论!读者群号116124190,敲门砖作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