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21又遇背叛,王府危机乍现


    “自他成年后,和他订婚的女子非死即残,就像被诅咒了一样。”

    提起这些事情,熊豹眉头紧锁。

    皇上突然反悔当初的婚约,把月流萤指婚给西海王,叫熊豹措手不及。

    这是趁人之危,借月崇楼下落不明的机会,欺负战王府无人能给月流萤做主!

    要是月流萤真的嫁给赤烈云煌,出了事情怎么办?!

    “有人说,先皇和太子就是被他克死的,就连德妃的母家亲眷,在他出生后也在一场大火中死光光了。”

    “德妃因为有皇上这个真龙庇佑,才逃过一劫。”

    熊豹虽然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架不住发生在赤烈云煌身上的意外太多,让他不得不信。

    一个克死祖父、生父和外祖全家的人,怎么配的上月流萤呢!

    这门亲事,最好早早了断。

    此时,熊豹心中有些怨恨皇上把月流萤拖入这漩涡中。

    他是想让黑甲军对抗西海王的赤峰军?

    想让他们拼的两败俱伤,他来坐收渔翁之利吗?

    不过这些事情,熊豹并没有说出口,他不想让月流萤小小年纪就担心这些。

    “果然是邪门。”

    听了熊豹的话,月流萤微微一笑。

    真有趣啊!

    这一个个的意外叠加在一起,就往赤烈云煌身上打上了“天煞孤星”的标签。

    至于这些意外背后的真相如何,没人去探究。

    不过,这些是赤烈云煌该头疼的事情。

    月流萤只打算帮他治病,可没想着做别的。

    她在乎的只是赤烈云煌的天圣灵体,只要他活得好好的,为她提供血液就好。

    月流萤相信,赤烈云煌不会那么早完蛋。

    毕竟他可是扛过了三种剧毒,咒术和蛊术的人。

    “我肯定不会嫁给他的,皇上休想凭一张嘴来左右我的婚事。”

    把皇家秘事丢一边,月流萤和熊豹边走边聊。

    “熊爷爷,你再跟我说说府里的事情吧。”

    之前从后门进战王府的时候,月流萤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后来她从邀月阁赶到前门,路上也没见着几个人。

    现在又走了一段路,这下月流萤终于明白自己心里的不对劲是什么了。

    这偌大一个王府这也太冷清了吧!

    “唉——”

    见月流萤问起这个,熊豹叹了口气。

    自从月流萤无法习武后,月崇楼就想尽办法收集天南海北的灵药,用来给她治病。

    只可惜,无数钱财砸了进去,却收效甚微。

    那些灵药对月流萤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月崇楼不甘心女儿就这么过一辈子,心里始终抱着一丝希望。

    他高价购买更好的灵药,请著名药师来霓羽国给月流萤治病。

    三年时间,月崇楼前前后后花费了数百万金的巨资。

    这些年战王府封地上的收入,全部被他用来给月流萤治病。

    为此,月崇楼缩减王府用度,减少王府奴仆。

    这些他都悄悄瞒着月流萤,把好东西都供着邀月阁,供着月流萤用,不曾让她知晓。

    整个王府,也只有邀月阁的人不知道王府的处境。

    “其实王府很早之前就入不敷出了。”

    “这次小姐你失踪后,皇上直接下了通缉令。满京城到处风言风语,王府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担心皇上对战王府下手,所以把府里的奴才都打发走了。”

    “如今留下的人不到十个,他们都是跟王爷出生入死,负伤残疾的老兵,不肯这时候离开。”

    听熊豹这么一解释,月流萤才知道为什么王府空荡荡的。

    不过,她也深深地体会到了月崇楼对女儿的疼爱。

    别人都说月流萤是废物,都不看好她,唯有月崇楼一直坚持着,从没有放弃。

    他真是个很好的父亲!

    月流萤本就是弃婴,被二师父捡回神农岛,两位师父对她视若亲生,将她养大。

    如今重生,又遇到这样疼爱她的父亲,月流萤觉得自己很幸运。

    “我爹不会有事,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感受到了月崇楼的父爱,月流萤这一声“爹”也叫得十分顺口。

    “爹爹看护了我那么多年,现在他不在,我会好好守住王府的!”

    看着这么自信的月流萤,熊豹张了张口,面色有些为难。

    “熊爷爷,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见熊豹表情不对,月流萤问道。

    “小姐——”

    这时候,熊豹佝偻的背显得越发驼了。

    “是我对不起王爷,对不起小姐,是我有眼无珠啊。”

    “就在几天前,刘管家带着王府的银子跑了,其中还包括我刚刚筹集到的,五万黑甲军的军费。”

    “我已经去顺天府报案,其他人也散出去寻找刘一伟,不知道能不能抓到他,把银子追回来。”

    刘一伟?

    月流萤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八字胡,有些清瘦的中年男人。

    他也是月崇楼身边的老人,没想到竟然在关键时候捅了王府一刀。

    难怪刚才前门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可除了熊豹,王府并没有别人出现。

    原来他们都是去追刘一伟了。

    “熊爷爷放心,只要这人还活着,我一定会把他找出来。”

    “敢背叛王府偷我的银子,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月流萤说话时眼中寒光闪过。

    她最讨厌叛徒,也讨厌别人算计她,动她的东西。

    很不幸,刘一伟两种都占全了。

    她保证,这个人绝对会死得很惨。

    月流萤说话时,身上涌动的气息被熊豹捕捉到,他十分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小姐,你,你这是……”

    熊豹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猜的没错,我武功恢复了。”

    月流萤笑了起来,“也算是因祸得福。”

    “真的?太好了!”

    熊豹激动的脸颊微红。

    他是打心眼里为月流萤高兴。

    当初月流萤武学天赋出色,压得各路天才喘不过起来。

    本以为她会一帆风顺,谁知道月流萤十岁时会突然出现那样的意外。

    许多人碍于月崇楼,不敢当面嘲笑月流萤,可背地里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熊豹曾经看到月流萤偷偷抹泪,她是个要强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家的变化。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苦尽甘来,困扰月流萤和战王府的阴云终于过去了。

    “要是王爷知道这件事情,还不知道有多高兴。”

    熊豹苍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这是他今天最高兴最值得庆祝的事情。

    只要月流萤能立起来,王府就有希望。

    哪怕王爷下落不明,他们一干人也能守着月流萤,不叫任何人算计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