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18不好意思,我不想当寡妇


    远处,一高大魁梧,满脸络腮胡的男人左手五指穿透宝忠的头骨,扣住了他。

    鲜血,顺着宝忠的脸往下流。

    他五官扭曲,表情无比痛苦,竭力地挣扎着,可是怎么都挣脱不了。

    随着宝忠的挣扎,血流得越多,发根部隐约可以看见溢出来的白色脑髓。

    “王爷,怎么处置他?”

    肖玉毫不费力地提着宝忠,就像拎着一只小弱鸡一样。

    他恭敬地朝着马车,等着赤烈云煌给宝忠下判决书。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从马车中传来。

    随后车帘卷起。

    一个披着黑色披风,身着玄色羽衣,戴着半截赤玉面具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男子高挑瘦弱,烈火一般艳丽的赤玉衬得他的脸极为苍白,雪一样透彻。

    “碾碎他的右手。”

    赤烈云煌吩咐肖玉道:

    “想伤本王的王妃,就要做好死的觉悟。”

    “是。”

    肖玉抓住宝忠右手,五指握拳。

    只听得“咔咔”声响,红衣太监右手全部粉碎。

    随着他一截一截往上,捏断宝忠的手腕、手臂、手肘,宝忠的惨叫此起彼伏。

    许多人捂住眼睛,不敢看这么凶残的画面。

    整条街都安安静静的,只有宝忠的惨叫,不断刺激着人们的耳膜。

    没一会儿,宝忠方才袭击月流萤的右手软趴趴地垂了下来。

    所有的骨节都被肖玉捏碎,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裹着碎成末末的骨头渣。

    “你,你是谁!”

    方才呵斥月流萤的蓝衣太监吓得双腿发软,声音颤抖。

    只是眨眼间,宝忠就被大个子折磨成这样。

    他可是一名武圣啊!

    “竟敢谋杀宝总管,还胆大包天冒充王亲贵族,你不想活了吗?!”

    肖玉称呼赤烈云煌为王爷,可蓝衣太监到御前伺候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个人。

    此人如此嚣张,明知道宝忠是皇上亲信,还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他想死吗?!

    赤烈云煌压根儿没抬眼看蓝衣太监。

    他缓缓下了马车,在离宝忠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么个狗仗人势的脏东西,活着实在是污染空气。”

    赤烈云煌捂着口鼻,眉头微皱,有些嫌弃宝忠身上的血腥味。

    “杀了——”

    这话,轻飘飘的,没有半分杀气。

    可说出来的内容,却让一干太监大惊失色。

    “住手,你好大的胆子!”

    蓝衣太监和其他人飞身而起,化掌为刀,袭向赤烈云煌。

    若任由宝忠死在这里,回头皇上会要了他们的命。

    肖玉武力值彪悍,所以他们把目标放在赤烈云煌身上。

    “呵,都杀了吧。”

    见几人来势汹汹,赤烈云煌不躲不闪,只是轻笑。

    “王兄,手下留情啊!”

    赤烈云霄急忙喊道。

    他话音刚落,一道红光闪过,五颗人头咕噜噜滚落在地,宝忠的头颅也被肖玉拍成粉碎。

    “袭击王爷,罪该万死。”

    肖玉手中长剑点地,鲜血一滴一滴滑落下来,染红了地面。

    在赤烈云霄喊出“王兄”的时候,熊豹终于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大小姐,他就是西海王赤烈云煌。”

    熊豹在月流萤身边小声解释道。

    “王爷是先太子的遗腹子,若他父亲还活着,皇位也轮不到那位。”

    西海王?!

    这下,轮到月流萤吃惊了。

    居然这么巧,她在城外遇到的王爷竟然是西海王!

    之前红衣太监念圣旨的时候,百姓们纷纷跪下,月流萤一眼就看到了远处的马车和肖玉。

    她没想到,自己都那么小心了,他们还能跟踪自己追到战王府。

    不过,月流萤也没怎么担心。

    她是唯一能治好赤烈云煌的人,谅他不会对自己如何。

    也因为有他们在,方才红衣太监那么嚣张跋扈,月流萤才会出手。

    别人会以为她莽撞,其实月流萤是笃定赤烈云煌不会见死不救。

    她要是死了,他也会完蛋。

    结果和月流萤预料一样,她借了赤烈云煌这把刀,顺利地杀了宝忠。

    只是,这西海王和传闻中还真的不一样。

    单单一条,传说中赤烈云煌面目可憎,丑陋不堪。

    可月流萤见过他的真实面目。

    若这样的容貌是丑,恐怕全天下的人都是丑八怪。

    “王兄……”

    看到地上的尸体,赤烈云霄忍不住头疼。

    为月流萤指婚后,皇上就下旨让西海王进京。

    没想到赤烈云煌这次真的来了,还来的这么早,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赤烈云霄只见过赤烈云煌的肖像画。

    刚才他对比了一些细节,比如赤玉面具,才认出来。

    没想到他的阻止还是晚了一步。

    “这些逆贼冒充太监刺杀本王的王妃不成,又刺杀本王。”

    “他们不该杀吗?”

    赤烈云煌咳嗽了一声。

    “看来皇城治安实在是太过松懈,比我西海城差远了。”

    “不如,把这皇城守卫的任务交给本王的赤峰军。”

    “本王保证,只需一千人,三天时间,就能把他们清理的干干净净。”

    赤烈云煌越说,赤烈云霄越是心惊。

    战王府的黑甲军以勇猛无敌著称,可是他们远不比不上西海王的赤峰军。

    若真有一千赤峰军进京,不出一日,皇城上上下下都会被血洗一空。

    要知道,赤峰军可是全大陆数一数二的军队。

    “王兄说笑了。”

    赤烈云霄尴尬地笑了笑,心中却非常嫉妒。

    赤烈云煌能如此嚣张,杀皇上亲信如同杀鸡,就是因为他掌握了绝对的力量。

    这股力量,就连皇上都不敢小觑。

    “本王是真心想帮皇叔分忧,咳咳,只是这身子实在不行……”

    赤烈云煌咳嗽得厉害,仿佛要把心肺都咳出来。

    “西海偏僻寒冷,王兄身体如此孱弱,这次不如住上一段时间,好好养病。”

    “宫里太医医术高明,民间也有不错的药师,相信他们一定能治好王兄。”

    虽然赤烈云霄心中嫉妒不已,可看到赤烈云煌嘴角的血丝,也忍不住暗自乐呵。

    这么一个病秧子,一看就是个短命鬼。

    这一次赤烈云煌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他必须留下命来!

    “这是自然。”

    赤烈云煌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看向月流萤。

    “本王还要多谢皇叔指婚,这个王妃本王非常满意。”

    “若是能早日娶她进门,本王就算立刻去死,也安心了。”

    满意你个大头鬼!

    现在,月流萤确定肯定,赤烈云煌认出了她,他就是冲她来的。

    “王爷好兴致,不过我可不想当寡妇。”

    月流萤表情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