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16林伯爷有疯狗病


    肖玉万万没想到马车上那个脏兮兮的少女竟然是失踪了多日,名声狼藉的月流萤。

    她当时跑的非常快,而且十分小心,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若不是肖玉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他们未必能找到战王府来。

    之前,月流萤就留给肖玉深刻的印象。

    现在观察了这么久,肖玉不得不说一句,这位准王妃和自家王爷十分般配。

    没瞧见大皇子在她面前吃瘪,林旗被她耍的团团转么!

    虽然赐婚旨意刚下来时,赤烈云煌削平了一个山头……

    可如今看王爷的样子,对这位王妃是很满意的。

    而且,她还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和王爷亲密接触他又不反感的女子。

    不出意外,王府是要办喜事了!

    月流萤并不知道赤烈云煌和肖玉已经找上门来了。

    她方才一番话说出来,就算林旗再傻,也知道自己被耍了。

    “你——”

    林旗气得胡子发抖。

    今天林家非但没有得到黑龙令,成为战王府的新主人,反而脸面丢大了。

    林家今天做的一切,都会成为一个大笑话,他们也会沦为贵族圈子里的笑柄。

    这些,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少女。

    如果可以,林旗真想一巴掌拍死她!

    “林伯爷,你的手怎么抖得这么厉害?是不是癫狂症发作了?”

    月流萤一脸关切地问道。

    “不对。”

    “你现在面红耳赤,嘴角抽搐,这样子和狂犬病很像。”

    月流萤有些紧张,后退了两步。

    “听说得了狂犬病的人喜欢到处咬人,和疯狗无异……”

    “熊爷爷,我们离远点儿,免得被疯狗咬了,还要自己贴钱买药。”

    噗——

    听到自己被形容成疯狗,林旗再也忍不住,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祖父!”

    林天宇连忙扶住摇晃的林旗。

    “月流萤,你好狠——”

    面对林天宇的指责,月流萤打了个呵欠。

    “狠?看来逮谁咬谁的疯狗病是你们林家的遗传。”

    “我什么都没做,是他自己脑补太多。怪谁呢!”

    “我可不像你,做贼心虚,到现在连个心魔誓都不敢发,连个娘们都不如。”

    “你要真有种就和我赌心魔誓,不过你敢吗?”

    被月流萤一连串的打击下来,林天宇连连败退。

    他认识月流萤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她发起疯来会这么癫狂!

    心魔誓能随便发吗?

    武者立下心魔誓,稍有差池就会影响心境,毁了武道。

    她拿心魔誓当白开水,想喝就喝吗?

    月流萤自己是废物,再也不能习武,她这么自暴自弃没问题,林天宇可不会。

    “你给我等着。”

    林天宇从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他心里暗骂着纳兰蓉和林雨桐。

    两人合力杀个废物都不成,真是比废物都不如。

    “熊爷爷,打他——”

    月流萤话音刚落,熊豹身形一闪,林天宇被拍飞出去。

    等他落地,已经双腿折断,晕死过去。

    “啊!”

    看到孙子在自己面前被人揍成一团屎,林旗想都没想就出手攻击月流萤。

    “你找死!”

    熊豹大喝,将林旗打飞,正好压在林天宇身上。

    只听咔嚓一声,林天宇受伤的双腿二度骨折。

    原本晕厥的林天宇疼醒,惨叫了一声,又再次晕了过去。

    “伯爷,宇儿……”

    金玉瓶跌跌撞撞扑了过去。

    “不好了啊,杀人啦,战王府杀人了!”

    看到林旗和林天宇的惨状,金玉瓶坐在地上披头散发,哭天喊地。

    “闭嘴!”

    见她撒泼,月流萤大喝道:

    “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得清楚明白。”

    “林天宇嚣张无礼,冒犯本公主,林旗更是在光天化日下谋杀我。”

    “你们林家如此张狂,连功臣之后都要杀,你们要干嘛?”

    “林家对皇上宠信战王府有什么不满吗?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月流萤一连串的问题,让金玉瓶不知如何应对。

    她平时的伶牙俐齿,在面对月流萤时,竟然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

    “大殿下,谋杀公主是什么罪名?”

    月流萤看向赤烈云霄,完全不给金玉瓶说话的机会。

    “流萤,你这又何必呢,你是个聪明人——”

    赤烈云霄皱眉。

    就算月流萤再要强,也改变不了战王府没落的事实。

    她现在折腾的越厉害,得罪的人越多,到时候就死得越快。

    林家在京城贵族中完全排不上号。

    他们没权利没实力,就是有点儿钱,空有个伯爵的名头。

    可其他贵族不同。

    月崇楼下落不明,战王府岌岌可危,大家都磨刀赫赫,等着割肉呢。

    林家,好歹和月流萤有血缘关系。

    在赤烈云霄看来,林家接手战王府是个不错的主意……

    “谋杀公主是死罪!林天宇该杀!”

    赤烈云霄不回答,远处却有声音传来。

    “阿萤!”

    随后,一个圆滚滚的人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阿萤,我回来晚了……”

    赤烈云卿大口喘气。

    他一回京,知道月流萤的事情后,还来不及进宫就赶了过来。

    看着面前的一团……

    咳咳,不,一座肉山,月流萤就算再淡定,也忍不住抖了抖。

    这一米八几的块头,三百多斤的分量,就算什么都不做,他靠体重也能震撼人。

    “阿萤,有我在,谁不长眼睛欺负你,我就揍他!”

    不等月流萤说话,赤烈云卿就开始噼里啪啦攻击赤烈云霄。

    “皇兄,你怎么能袖手旁观,看着别人欺负阿萤呢?!”

    “阿萤别怕,林旗要杀你,我亲眼所见。”

    “走,我带你进宫告状,父皇一定会帮你做主的!”

    赤烈云卿——

    搜寻了记忆,月流萤知道了眼前这胖子的身份。

    他是霓羽国五皇子,生母是宠冠后宫的德妃,也是原主为数不多的好友。

    月流萤幼时曾在皇宫住过一段时间。

    她和赤烈云卿年纪相仿,他们是玩伴也是好朋友。

    如果是皇家还有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必是赤烈云卿无疑。

    “五皇弟,父皇很忙的,你别闹。”

    看到赤烈云卿,赤烈云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嫉妒。

    都说他是中宫嫡子,可他知道自己在父皇心中的地位,远不如眼前这个胖子。

    因为,赤烈云卿才是父皇最心爱女人生下的孩子。

    “皇兄,我要做什么你管不着!”

    赤烈云卿呛声道。

    “阿萤,我们进宫——”

    就在这时,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现在战王府门口,为首的是个红衣太监。

    “圣旨到,朝云公主接旨!”



------题外话------

    最近几天家里有事,更新会比较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