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11打脸,让你们通通脸疼


    “谁?谁在说话?给本爵爷滚出来!”

    林旗怒目看着四周,想找出说话的人。

    “不过一段日子没见,武义伯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此时,一身天青色长裙的月流萤出现在战王府门口。

    “你……”

    林旗在看到月流萤后,吓得后退了两步。

    他身后的金玉瓶更是慌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鬼!有鬼啊!”

    金玉瓶尖细的声音像金属,划破了众人的耳膜。

    “大小姐!”

    原本陷入绝境的熊豹见到活生生的月流萤,立刻喜出望外。

    “大小姐你回来了!”

    熊豹激动的眼圈发红。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要不是旁边还有许多不相干的人,他大概会喜得掉眼泪。

    “熊爷爷,我回来晚了。对不起,让您受委屈了。”

    月流萤冲熊豹行礼,感谢他对王府的维护。

    刚才,月流萤并没有直接出来。

    她在暗处把所有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听的明明白白。

    熊豹对王府的忠心耿耿,月流萤都记在心里。

    而林家丑陋的嘴脸,还有赤烈云霄的恶心面孔,她也记得真真切切。

    “月流萤,你竟然还活着——”

    赤烈云霄被眼前的一幕惊着了。

    他看了一眼林天宇,发现对方也是一脸呆滞,像见了鬼一样,这才好想点儿。

    看来林天宇也是不知情的。

    “多谢殿下关心,我不但活着,还活得特别好。”

    一改对熊豹的亲切态度,月流萤对赤烈云霄没什么好脸色。

    她不是傻子,如何看不出来赤烈云霄的恶毒。

    原来这个冷漠自私,人面兽心的男人,就是原主曾经的未婚夫。

    也是原主记挂在心,爱慕了多年的意中人。

    此刻,月流萤真心替原主不值。

    “你能回来就好,战王府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合法的继承人。”

    “小五不在京里,要是他知道你平安,一定很开心。”

    虽然月流萤的出现打了赤烈云霄个措手不及,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态度。

    见他眉眼含笑,月流萤更是讨厌这个虚伪的男人。

    果然不愧是皇家的人!

    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真不错!

    纳兰蓉为了他对原主恨之入骨,不但折磨羞辱她,最后还置她于死地。

    因此,月流萤本以为赤烈云霄非常出色,否则也不会被叫一个少女嫉妒得面目全非。

    如今这么一看,也不过如此。

    且不说别的,单说这张脸,就比她在马车里见过的男人差远了。

    更何况赤烈云霄对曾经的未婚妻这般无情,人品又这么差,这种货色谁喜欢谁拿去!

    月流萤冷笑,懒得搭理他,转而看向林天宇。

    若不是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看模样,还以为这人是谦谦君子。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听说林雨桐和纳兰蓉被人救了,她们的运气还真是好。

    不过没关系,她既然能杀她们一次,就能杀她们第二次。

    她正后悔,在仙回湖让她们死得太痛快了。

    这一回,定叫二人后悔被人救起来!

    “堂妹没事儿我就放心了。”

    林天宇此刻也缓过神来。

    他脸上在笑,心里却抽搐的在滴血。

    月流萤不是死在仙回湖吗?难道纳兰蓉没能杀死她?

    这不可能啊!

    只要林雨桐按照他的计划行事,月流萤必死无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眼看着有赤烈云霄的帮忙,自己马上就能成为战王府继承人。

    谁知事情突然反转,月流萤竟然没死。

    谋划了这么久,煮熟的鸭子飞了,叫林天宇心中如何不恨!

    只是,恨又如何。这光天化日之下,他总不能杀了月流萤。

    看来只能以后再想办法了——

    “还请林公子不要随便认亲,你姓林,我姓月,我们有关系吗?”

    “若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来战王府认亲,我岂不是忙死了。”

    面对敌人,月流萤素来毫不客气。

    不等林天宇说话,她当众举起右手对天发誓。

    “天地可鉴,我月流萤一没有抗旨逃婚,二没有和任何人私奔。”

    “更没有做出辱没战王府,辱没我父亲的事情。”

    “我月流萤无愧于心!”

    心魔誓!

    众人惊呼。

    赤烈云霄和林天宇更是目光一紧。

    方才熊豹逼林天宇立誓,他各种推脱不肯。

    现在月流萤一上来就以心魔誓证明自己的清白,让全场人哑口无言。

    只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笼罩月流萤,最后汇入她眉心。

    那些本来相信流言,想看月流萤被天雷惩罚的人,在看到她安然无恙后,一个个都呆住了。

    为什么天道没有惩罚她?

    没有天雷,没有反噬……

    难道明月流萤说的是真话,那些流言都是统统都是谎言?!

    是他们冤枉了她!

    “大小姐……”

    熊豹见月流萤如此,对她心疼不已。

    她这么小就要扛起战王府,担起责任,还要面对这些流言蜚语。

    她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啊!

    “熊爷爷,我没事。”

    看见熊豹眼里的心疼,月流萤摇了摇头。

    在她看来面对流言蜚语、诋毁诽谤,最正确的方式是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反击!

    不要说什么流言止于智者,也不要把决定权交给别人。

    若大家心里真有一杆秤,有公正和良心,他们又怎么会任由这样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呢?

    所以,她要打脸!

    要让所有人都脸疼!

    就在人们都惊呆,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月流萤再次举起右手:

    “天地可鉴,在仙回湖林雨桐和纳兰蓉并没有救我,她们把我扔进湖里,要杀我。”

    “至于大皇子带来的这个男人我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他。”

    “我这些天究竟在哪儿,大皇子、纳兰蓉、林天宇和林雨桐他们最清楚。”

    在用心魔誓证明自己清白之后,月流萤继续打脸林天宇和赤烈云霄。

    林天宇把林雨桐塑造成英勇救人的英雄?

    她偏要揭穿她杀人凶手的身份!

    赤烈云霄弄个丑男人,口口声声说他和月流萤有奸情,想毁了她又踩上一脚?

    她就要让赤烈云霄自己打自己的脸!

    还要指出他明明知情,却偏偏故意诋毁自己。

    果然,在月流萤立下心魔誓之后,赤烈云霄和林天宇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



------题外话------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