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07嘴巴硬?试试鬼门针


    “听姐姐一句劝,现在立刻杀了月流萤,我保你日后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用之不竭。”

    “呸!”

    明心一口唾沫吐在文倩脸上。

    “小姐对你掏心掏肺,你居然背叛她,叛徒!”

    明心是个敢爱敢恨的性子。

    虽然她来王府的时间不长,却也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文倩叛主的行为让她十分不齿。

    当即,明心挥刀刺穿了文倩的右手臂。

    “力道太轻,方法不对,我来教你。”

    月流萤握着明心的手。

    “这种不痛不痒的皮肉伤根本不能给人造成致命伤害。”

    “看好了,应该这么做——”

    月流萤一刀刺入文倩丹田,她大声惨叫,当场晕厥过去。

    “既然注定是敌人,就不要留给对方任何反扑报复的机会,记住了吗?”

    “记住了!小姐好厉害!”

    小丫头眼睛发亮,一脸崇拜。

    月流萤让明心打来井水,泼在文倩身上。

    冰冷刺骨的水让文倩一惊,立刻清醒过来。

    此时,文倩看月流萤的眼神又惧又怕,还带着浓浓的恨意。

    月流萤待她十分亲近,从小就培养文倩习武,还帮她摆脱贱籍。

    现在武功被废,一朝被打回原形,叫文倩心里如何不恨!

    “文倩,我能助你腾飞,也能把你踩在脚底。”

    文倩眼里的恨意,让月流萤心寒。

    若没有原主的苦心栽培,文倩怎么会有今天?

    如今她恩将仇报,背叛主人,还不知悔改,真是罪不可赦。

    月流萤不过是把原主赐予文倩的一切收回,这一点儿都不过分。

    “说吧,到底是谁要找我麻烦,是谁想让我死在外面?你背后的主子是谁?”

    手头没有银针,月流萤叫明心找来一包绣花针。

    “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挖了你的眼睛喂狗!”

    “我要是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听了月流萤的恐吓,文倩抖了抖。

    “不会。”

    月流萤微微一笑。

    少女唇边的笑意像绽放的鲜花,层层叠叠,明媚无比。

    “不过,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知道月流萤杀意已决,文倩决定咬牙不说。

    她坚信只要等下去,那人一定会救自己。

    到时候她要把月流萤大卸八块泄愤!

    见文倩有意要拖延时间,月流萤指尖夹着绣花针“啪啪啪”拍进她身体里。

    “这是鬼门针,中针者如同进了鬼门关一般。”

    “随着周身血脉流动,这七根针会没入你的五脏六腑。”

    “听说那滋味儿很美,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没有人能在鬼门针下熬过一个时辰,既然你嘴这么硬,要不试试看?”

    月流萤话音刚落,豆大的汗珠布满文倩的额头。

    她五官扭曲,身体蜷缩成一团,全身大汗淋漓,没一会儿就湿透了衣服。

    此刻文倩终于认清了形势,忍不住开口求饶:

    “小姐饶命……是林家,林家大公子!”

    “大公子说,只要你死了,战王府就后继无人。”

    “按律法,大公子是王爷的亲侄子,他可以继承王爷的一切……”

    大公子?

    林雨桐的哥哥林天宇?

    月流萤挑眉。

    恐怕搞鬼的除了林天宇,还有他背后的林家吧!

    其实从血缘关系来说,林天宇和林雨桐是月流萤的堂兄堂姐。

    他们的父亲林崇海是月崇楼同父异母的弟弟。

    本是亲兄弟,却一个姓月,一个姓林。

    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桩陈年丑闻。

    多年前,月流萤的祖母月氏好心收养了好友的遗孤金玉瓶。

    因为金玉瓶温柔懂事,又和月崇楼年纪相仿,月氏干脆做主为他们订了婚。

    月氏心善,哪知自己是引狼入室。

    金玉瓶表面乖巧,背地里却和月崇楼的父亲林旗勾搭在一起,生生气死了月氏。

    而林旗也是个极不要脸。

    月氏去世不久,他就迎娶金玉瓶为继室。

    母亲被气死,未婚妻变成继母,叫月崇楼如何能忍,直接在婚宴上动起手来。

    林旗怕丑闻传出去,干脆倒打一耙,以月崇楼妄图奸污继母为由开了祠堂。

    他不但将月崇楼逐出了林氏宗族,还狠心地派杀手在路上截杀月崇楼。

    最后月崇楼被杀手重伤,幸好遇到贵人才保住性命。

    之后月崇楼就改随母姓月,和林家彻底一刀两断。

    而林崇海,就是林旗和金玉瓶生的儿子。

    后来月崇楼学成归来,在两军交战时救了霓羽国和皇上,被封为战王。

    林旗闻讯带着一大家人千里迢迢来认亲,结果吃了个闭门羹。

    皇上在知道林旗和月崇楼这对父子的恩怨后,封他为武义伯。

    谐音“无义”,实则是嘲弄林旗为父不慈,为夫不仁,是个无情无义的东西。

    没想到林旗不以为耻,还高高兴兴接了爵位。

    不过皇上册封时就言明,武义伯只是空头爵位,不享受朝廷俸禄,也不能承袭。

    这大概就是他们一直惦记战王府,想侵吞王府的原因。

    这一家人还真是人至贱无敌!

    “林家既然图谋战王府,为什么一直等到现在?”

    月流萤问道。

    “之前他们不敢,害怕王爷会回来。”

    “如今王爷生死不明,而您只要成年就能继承王府,大公子才急了……”

    文倩一说,月流萤懂了。

    在霓羽国,贵族女子和男子一样享有平等的继承权。

    月流萤是月崇楼唯一的血脉,王府的合法继承人,自然成了林家夺取战王府的绊脚石。

    现在月崇楼出事,林家想要霸占王府,必须首先除去月流萤。

    “那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月流萤问道,她想替原主求一个答案。

    “大公子说,等他继承王府当了战王,就立我为王妃。”

    王妃?

    月流萤冷笑。

    林天宇怎么可能瞧得上她?

    不过是拿空头支票哄着文倩,让她心甘情愿地为自己办事罢了。

    “照你说的,一切都在林家计划中,战王府已然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你还偷东西做什么?”

    月流萤拔下文倩头上的红宝石金尾凤钗。

    这是她十二岁生日时皇上的赏赐。

    “文倩,你可知盗窃御赐之物是死罪!”

    月流萤虽然嘴角含笑,眼神却冰冷刺骨。

    文倩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月流萤。

    她现在是怕极了,忙把林天宇供了出来。

    “小姐饶命,都是大公子让我偷的……”

------题外话------

    公众期一天一更,两千多字,遇到推荐或者编辑通知,会加更。上架第一个月,会万更走起。大家先养肥了再看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