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05小骗子欠收拾,老处男惹不起


    想在青天白日下,众目睽睽中带走一个王爷,还不被人发现,貌似不太可能。

    这个想法月流萤只能放弃。

    至于赤烈云煌的病——

    虽然很麻烦,要花费工夫,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本来,他是死是活和月流萤没有关系,可现在不同了。

    赤烈云煌是天圣灵体,她帮他治病,他当她的灵药。

    各取所需,一举两得。

    完美!

    马车里的两人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南辕北辙。

    为保证赤烈云煌的“药效”达到最佳,月流萤认为当务之急是给他治病。

    此刻,她终于认真起来。

    等仔细一把脉,月流萤发现赤烈云煌也真够倒霉的。

    他身上混有合欢蛊和三种剧毒。

    若非赤烈云煌体质特殊,将毒压制在丹田,他早就人死骨头烂,坟头一片青了。

    除此之外,月流萤还在他身体里发现了一种非常古老的咒术。

    蛊毒和剧毒并不算太难解,唯有这咒术才是最叫人头疼的。

    咒术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月流萤手里《神农药经》中的《毒经》部分早就残缺不全。

    所以即便她身为丹王,对咒术也是知之甚少。

    暂时找不到解决咒术的办法,只能先缓一缓,以后再想办法。

    “相逢即是有缘,我这个人心肠最软,最见不得人受苦了。”

    “你运气不错,身上的蛊和毒我都能解——”

    月流萤一边写一边说道。

    “我给你写几个方子,这上面的药材缺一不可,药的年份一年都不能少。”

    “等你集齐了药材,我们再来谈诊金和治疗的事情。”

    放下笔,月流萤又在赤烈云煌身上闻了闻。

    天圣灵体自带一种独特的奇香,嗅觉灵敏的人仔细一点就能闻出来。

    为了避免自己看中的“灵药”被截胡,月流萤故意伸手在鼻子下扇了扇。

    “喂,你是不是不爱洗澡啊,身上怎么有一种臭味,像……狐狸精的味道!”

    一个男人长这么俊,可不就是个男狐狸精么!

    月流萤心里想道。

    无视赤烈云煌的脸色变差,她又写了一张纸。

    “这几种药磨成粉,制成香膏,装在香囊戴身上,能压制你的臭味。”

    “记住了,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戴上香囊,可别再污染空气了。”

    这香囊除了能压制赤烈云煌身上的奇香之外,还能让月流萤寻着味道找到他。

    “反正你一时半刻也死不了,有些药十分罕见,你慢慢找,不用急。”

    放下笔,月流萤在旁边的盒子里取了几个金锭子揣怀里。

    “这是问诊费,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说完,她撩开车帘拍拍肖玉的肩膀。

    在肖玉回头的那一刻,月流萤捏碎一颗药丸,吹了口气,顺手解开他的听觉。

    闻到药香,肖玉立刻浑身软麻,毫无力气,变成一滩烂泥。

    “一炷香之后你就能恢复正常。”

    “记得转告你家王爷,做人不能太下流,无耻会被天雷劈!”

    不管自己的话在肖玉心里掀起多大惊涛骇浪,月流萤跳下马车,很快消失在街角中。

    半个小时后,肖玉一脸自责地站在赤烈云煌面前。

    他真是太大意了!

    “属下失职!”

    赤烈云煌无视肖玉,修长的手指拂过月流萤留下的药方,左手上的白色蝴蝶结微微抖动。

    “本王很臭吗?”

    等了好久,肖玉耳边传来这样一句话。

    “啊?”

    肖玉愣住了。

    王爷最爱干净,洁癖症十分严重,他怎么可能臭呢!

    就在肖玉不知道如何回话时,赤烈云煌下了命令。

    “去!把她找出来,哪怕掘地三尺。”

    赤烈云煌面不改色,唯独耳尖烫的吓人。

    等找到月流萤,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下—流—无—耻!

    “这位姑娘要是不愿意来,怎么办?”

    肖玉虚心请教道。

    那可是大佬的女人,难道他能动粗不成?没见她连大佬都敢惹嘛!

    听那姑娘刚才的语气,她是被王爷强迫的。

    没想到王爷清心寡欲这么多年,热情起来竟然如此豪迈狂放……

    果然是老处男开荤,惹不起。

    肖玉心里暗暗想着。

    不来?

    赤烈云煌把玩着月流萤遗落的珠钗,眼前浮现出一双灵动狡黠的桃花眼。

    这个没心没肺的小骗子!

    舔了他,认了主,居然还逃了。

    真皮!

    这是欠收拾!

    一想到方才左手掌心的温软触感,赤烈云煌唇角微微上扬。

    “好言好语请她不来,就绑来。若遇到反抗,直接打折她的腿。”

    男子慵懒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狠劲儿,说出的话叫人不寒而栗。

    呃……

    肖玉额头一片冷汗。

    打断腿?

    这么粗暴地对待娇软可人的小姑娘?

    果真是钢铁般的直男!

    王爷凭实力单身,怨不得外面有那么多流言蜚语。

    月流萤并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

    她先找了家客栈,订了间上房。

    又让人准备热水沐浴,还请老板娘帮自己买了一套衣服。

    等泡在舒服的热水里,月流萤才松了口气。

    刚才,她拿了一个金锭子让老板娘跟自己说说最近京城发生的大事。

    老板娘头一次见到出手这么阔绰的人,自然是搜肠刮肚,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原来,在月流萤失踪的这段时间,她沦为了全京城的笑柄。

    因为抗旨逃婚,和人私奔,“朝云公主”四个字已经成了荡妇的代名词。

    关于她的风流故事被人编成各种话本子,传遍了大街小巷。

    而皇上的通缉令更是让月流萤的“荡妇”之名响彻全国。

    这明显就是有人在带节奏!

    先前正因为考虑到这些可能,月流萤才没有直接回王府。

    既然有人刻意要毁了战王府毁了她,她这副模样回去,必定会被有心人抓住大做文章。

    月崇楼出事,战王府没了主心骨,王府上下未必是铁桶一般坚固。

    与其匆匆回去,倒不如养好精神,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那群敢败坏战王府和她名声的魑魅魍魉——

    月流萤发誓,一定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让他们后悔活在世上。

    被囚禁的太久,月流萤洗了很长时间才觉得全身舒坦。

    洗澡的时候,她仔细打量了这副身子。

    冰肌玉骨,蜂腰鹤腿,素手纤纤,胸围鼓鼓——

    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等看到镜子里的容貌,月流萤更是吃惊不已。

------题外话------

    肖玉:王爷,你会单身到死的!王爷:本王已经贿赂了兔子,放心,用不了多久就能抱得美人归!兔子:放屁,本兔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本兔是史上最刚直不阿的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