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002这么脏也来勾引本王?


    唔——

    月流萤的话传到纳兰蓉的耳朵里,她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你不是月流萤?

    你是谁?!

    湖水不断呛入纳兰蓉的鼻口中,她挣扎了几下,渐渐没了力气,缓缓沉了下去。

    “这么死还真是便宜你们了!”

    看着纳兰蓉被成群的虎齿鱼拽入仙回湖深处,月流萤洗干净双手,转身离开。

    凭着记忆,她来到了石碑城。

    刚到城门口,就看到进城的人正排着长长的队伍接受检查。

    月流萤忙跟队伍末尾的胖大叔打听情况。

    “朝云公主抗旨逃婚,与人私奔,圣上大怒,颁布了通缉令,正在全国通缉她呢。”

    胖大叔指着张贴在城门口的画像。

    “赏银足足一万两呢!”

    全国通缉?赏银才一万两,还是最廉价的白银?

    月流萤撇了撇嘴。

    穷逼!

    这个一国之君可真够小气的!

    她的身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廉了?

    更何况,她明明是被纳兰蓉抓走囚禁了起来,这些都是赤烈云霄亲眼所见!

    现在通缉令上却颠倒黑白,把她说的如此不堪——

    狗屁的抗旨私奔!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那些人还真是迫不及待地想毁了她啊!

    月流萤冷笑。

    什么屎盆子都想往她头上扣,真当她菩萨心肠好欺负吗?!

    月流萤的小脸脏得像花猫一样,胖大叔并没有认出眼的少女就是通缉令上的朝云公主。

    “大叔,为什么那边的马车进城没人检查?”

    平息了情绪,月流萤指着另一边虚心问道。

    那些马车扬鞭入城,守城的士兵个个点头哈腰,笑得像菊花一样灿烂。

    他们是什么身份?

    “这些人是来参加豪气拍卖会的,车头挂的七彩琉璃葫芦就是身份凭证。”

    胖大叔并没有因为月流萤衣服破烂,模样狼狈就瞧不起她,反而十分有耐心。

    “他们非富即贵,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听说这次的拍卖会上有成渝大师炼制的五品人丹,连西域部落的王子都来了!”

    区区五品人丹就有这么多人捧场?

    月流萤眼睛一亮。

    她找到发财的路子了!

    “谢谢大叔!”

    月流萤对胖大叔再三道谢后转身离开。

    有通缉令在前,她不能贸然进城。

    为今之计……

    月流萤盯着一辆缓缓过来的马车,唇瓣上扬了起来。

    不同于其他华丽马车的前呼后拥,这辆马车十分低调。

    只有一个高大魁梧,满脸络腮胡的男人驾车。

    快到城门的时候,男人停车离开了一会儿。

    趁这个机会,月流萤快步上前,撩起车帘钻了进去。

    车里十分昏暗。

    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月流萤忽然膝盖一软,一头栽进一个硬邦邦的怀抱中。

    好硬!

    她摸了摸被撞得酸痛的鼻子,一股清冷药香扑鼻而来。

    下一刻,月流萤被人无情地挥开。

    “滚下去——”

    赤烈云煌看着闯进来的不速之客,眼神冰冷,仿佛在看待一个死人。

    他没想到会有人这么不怕死,不但爬上马车,还主动投怀送抱。

    痛痛痛啊!

    后背狠狠地撞在马车棱骨上,正好压着伤口,疼得月流萤龇牙咧嘴,眼泪差点儿掉出来。

    不过,她才不会下去。

    她还得借助这辆马车进城呢!

    缓了口气,月流萤伸手扣住赤烈云煌手腕的脉搏。

    “血皇草,紫心莲,青玉参,北地乌蓝花……”

    “这位兄台,你病得不清啊!”

    不过片刻功夫,月流萤就从药香中分析出了里面的成分。

    盯着手腕上纤细素白又柔软的手指,赤烈云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把这些漂亮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断,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一定非常好听。

    “我是药师,可以治好你。”

    月流萤对赤烈云煌内心的危险想法一无所知,还不怕死地往前凑近了一步。

    “每晚子时不好受吧!咿,你还中了毒……而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赤烈云煌扣住了咽喉。

    “咳咳……”

    男子动了杀心,月流萤能清楚地感受到。

    她细弱的咽喉被人死死锁住,对方的手指长且有力,指肚还有薄薄的茧。

    不过,月流萤一点儿都不害怕。

    他有病,她能治。

    这个男人不会杀她,除非他一心求死!

    “这合欢蛊的雄蛊你身上养了五年……”

    月流萤哑着嗓子,小脸因为憋气涨得通红,眼神却充满挑衅。

    “找不到身怀双生雌蛊的女人与之欢好,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不过——”

    “天大的病在我这都不是事儿!”

    月流萤指着自己,骄傲十足。

    “放眼天下,也只有我能治好你。”

    “你来参加拍卖会,不就是为了那丹药么?”

    少女的衣服贴在身上,又湿又脏又破烂,还染了血。

    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被湖底的烂泥浆弄得脏兮兮,看着十分狼狈。

    唯有她说话时眼里飞扬的骄傲和霸气的自信,像璀璨耀眼的光,一下子照亮了马车。

    真美!

    这么明亮夺目的双眸,应该挖出来,盛在宝盘里慢慢欣赏……

    赤烈云煌一只手抚上月流萤的眼角。

    “那位给了你什么好处?”

    男子声音清冷贵气,带着一丝压抑的隐忍。

    谁?

    月流萤有些懵。

    没等她开口,赤烈云煌捏住了她的下巴。

    “失败了那么多次,这回换了新的方式来勾引本王了?”

    “脏成这样,真以为本王荤素不忌,毫不讲究么?!”

    指尖触碰到的肌肤手感很好,又软又滑,赤烈云煌忍不住捏了一下。

    男子指尖薄茧蹭出酥酥的电流,让月流萤身体一僵。

    她恼羞成怒,挥手拍开赤烈云煌的手。

    “我看你不止身体有病,脑子也有病吧!”

    身为丹王,受人尊敬多年,月流萤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胆大妄为,敢对她动手动脚的流氓。

    神经病,惹不起!

    若不是她现在太废柴,她一定狠狠教训这个混蛋,废了他的咸猪手!

    月流萤不客气地推开赤烈云煌。

    她要下车!

    大不了换别的方式进城!

    就在月流萤掀开车帘往下跳的时候,一股力量锁住她的腰肢,将她拽了回来。

    砰——

    冲击力太大,月流萤直接扑倒赤烈云煌,压在他身上。

    “你……”

    这一次,她终于看清楚了赤烈云煌的容貌。

------题外话------

    先放五千字来占坑,具体更新时间是这个月的22号上午8点。存稿还不够,而且有的地方需要修改,所以时间延后到22号!谢谢大家的收藏!看到很多老朋友,很开心!感谢一路有你们!么么!我滚去存稿去了!祝大家心情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