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浴火小毒妃 > 149女人们的斗争


    看到皇上那种憋屈的模样,月流萤很开心。

    不知道赤烈景要是知道自己就是柳英柳大师后,会不会气得自刎呢?

    月流萤很期待这一天。

    刚刚来到这里的赤烈云霄正巧听到了月流萤的话,他的心情和赤烈景一样,懊悔万分。

    这个世上,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月流萤一样漂亮,还有五万黑甲军当嫁妆的女子了。

    父皇当初为什么要拆散他们?

    赤烈云霄再次把赤烈景恨上了。

    不过很快,他听说了赤烈云卿刚才的遭遇,惊得他一脸惊慌。

    不,母后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父皇,这件事情和母后无关。”

    “你是知道母后的,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事儿定是锦荣自作主张,父皇您要相信母后啊!”

    赤烈云霄连忙跪下。

    谋害皇子,这个罪名要是被扣在纳兰敏之的头上,她的后位就悬了。

    若是纳兰敏之被废,赤烈云卿原本嫡子的身份就会不在。

    那时候,他如何竞争太子之位?

    “父皇,母后不是这种恶毒的人,一定是有人陷害母后!您要明察秋毫,不要偏听偏信啊!”

    赤烈云霄一边磕头,一边为纳兰敏之求情。

    “你闭嘴!”

    经过今天的一系列的事情,赤烈景已经非常厌烦纳兰敏之和赤烈云霄这对母子了。

    他们净会给自己添麻烦!

    很快,姜涛压着锦荣过来,后面跟着纳兰皇后。

    “皇上,锦荣到底犯了什么罪?”

    纳兰敏之一脸糊涂,又有些气愤。

    锦荣是她的陪嫁,跟随了她二十多年,一直忠心耿耿,是她身边最得力最贴心的人。

    赤烈景这么大张旗鼓地抓锦荣,完全就是打纳兰皇后的脸。

    来的路上,无论纳兰敏之怎么问,姜涛只有一句“等娘娘见到陛下,自然就知道了”,这让她心里打起了小鼓。

    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姜涛亲自抓人?

    “你不知道?”

    赤烈景眯着眼睛,紧盯着纳兰敏之,想从她脸上看出端倪来。

    “臣妾要知道什么?”

    纳兰皇后皱眉,心里更是有种不妙的感觉。

    “皇上不用打哑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皇上要如此怀疑臣妾?”

    见她似乎真的不清楚,赤烈景让姜涛押着锦荣跪下,“让这个贱婢说说她究竟做了什么恶毒的事情!”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锦荣直挺挺地跪着,一脸迷茫。

    见她到了这个时候还装傻,赤烈景给气笑了。

    这是死鸭子嘴硬么?

    “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么?给朕掌嘴!”

    赤烈景一声令下,姜涛的大手像大蒲扇一样,“啪啪啪”地在锦荣的脸上。

    二十耳光下来,抽的她鼻口里冒血,脸肿的像紫红色的大馒头一样。

    “陛下,奴婢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惹您不快——”

    锦荣一头磕在地上。

    “就算皇上要奴婢的性命,也要让奴婢当一个明白鬼才行啊!”

    “好,好——”赤烈景笑得阴沉。

    害人者还有理了!

    “人证在此,你让他们做的事情,你自己不清楚吗?这么快就忘了,是不是到了审问室才想的起来?”

    赤烈景咬牙切齿道。

    “什么事情?什么人证?”皇后懵了。

    不止皇后,锦荣自己也非常蒙圈。

    等看到人证,她很吃惊。

    “小红、小夏子、小江子……你们怎么在这里?!”

    “看来你是认识他们?那你还装什么傻?”赤烈景身上气压越来越低。

    既然认识,他们肯定就是锦荣派来的。

    “姑姑,我们按照你的吩咐,迷晕了五殿下,把他带到这里,在屋里点了熏香,还叫来了朝云公主……”

    小宫女畏畏缩缩地说道。

    “姑姑,这事儿是你叫我们做的,事情曝光了,你不能不认账啊!”

    这下,纳兰敏之和锦荣明白了。

    “不!我从来没有叫你们做这样的事情!”锦荣摇头否定。

    “皇上,皇后娘娘,奴婢哪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算计五殿下和朝云公主啊——”

    锦荣连连磕头。

    “锦荣不会这么做的,陛下你不要相信小人之言!”纳兰敏之急了,这是个圈套,是要利用锦荣还害她的圈套。

    究竟是谁要这么做?

    是赤烈云卿?月流萤?还是赤烈云煌?

    纳兰敏之现在看着他们,觉得这些人都很可疑。

    “够了!”

    赤烈景伸手挥开纳兰敏之。

    “他们立了心魔誓,你认为心魔誓会有假?锦荣,你口口声声说不是你指使的,你也立心魔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吧!”

    心魔誓!

    纳兰敏之腿一软,被赤烈云霄扶住。

    难不成真的是锦荣做的?

    她为什么要这样?

    “奴婢,奴婢……”

    锦荣刚说了四个字,突然口冒鲜血,身子软软地倒下。

    怎么回事?

    月流萤想上前,被赤烈云煌拉住。

    这个时候,她不适合出手。

    “皇上,她在牙齿里含了毒药,是中毒身亡。”姜涛检查了锦荣的尸体后,小声汇报。

    “呵,她以为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吗?”

    赤烈景厌恶地看了一眼锦荣。

    “把她的尸体丢到乱坟岗去喂狗!至于她的家人,统统连坐!”

    “是!”姜涛一招手,两个太监抬着锦荣的尸体离开。

    “不是臣妾——”

    见赤烈景怀疑地看着自己,纳兰敏之哭了,“臣妾云卿的嫡母,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臣妾可以立心魔誓——”

    就在纳兰敏之准备发誓的时候,德妃来了。

    “湘儿,你来了。”

    见她一脸倦容,似乎没怎么休息好,赤烈景连忙上前拉着她。

    “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臣妾没事。”陆灵湘看着纳兰敏之,表情十分不忍。

    “皇上,姐姐是您的发妻,陪伴您多年,这么多人都在,您不能这样。”

    陆灵湘松开赤烈景的手,来到纳兰敏之跟前,想把她扶起来。

    “不需要你假惺惺装好人!本宫最讨厌你了!”

    纳兰敏之伸手狠狠地推开陆灵湘。

    “湘儿!”

    见德妃快摔倒,赤烈景连忙搂住她,随后一脚踹在纳兰敏之心口。

    “毒妇!湘儿好心为你求情,你居然这么对她。要不是看在你是朕的结发妻子的份儿上,朕早就废后了!”